深城华隆区的张灵珊家。

在给俞静瑶打过电话后,她开始变得坐立不安了起来。

本想明天乘早班飞机回金陵的,可是心里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让她决定订晚班飞机回金陵。

想到就做。

立马订票,收拾行李。

穿着家居服的张灵珊刚好过来,见到这副情景惊疑道:“怎么啦?现在要走啊?”

收拾东西的何潇潇,刚打算说话、电话便响了,拿出来一看是俞静瑶打过来了,立马接起来。

电话里,俞静瑶压低声音说:“姐,你快回来,出事了。”

俞静瑶把情况粗略的讲了遍,最后道:“我现在在厕所,我要出去了,你赶快回来。”

何潇潇憋着眼泪说:“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匆忙开始收拾东西,然后朝张灵珊说:“灵珊姐,麻烦你送我到机场好不好?”

张灵珊什么也没问,说了句“好”,转身到自己房间去换衣服了。

随后张灵珊开车送何潇潇去机场。

一路何潇潇都自责不已。

她不是怪有女人贴到韩义身上。

在知道韩义身价后,她便知道以后的感情之路不会一封风顺;

她自责的是,以前每次身体不舒服,都是韩义陪她去诊所;现在韩义生病了,自己作为他的女朋友,居然没能陪在身边,她不能原谅自己。

她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女朋友的责任,没有关心他,照顾好他,连他生病了都不知道。

想着想着何潇潇眼泪下来了。

开车的张灵珊抽了张面巾纸给她,“有什么心思跟姐说说,一个人憋在心里会更难受。”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张灵珊也喜欢上这个没心没肺的女孩了。

不是因为她是韩义的女朋友,仅仅是她这个人。

心直口快,没有心机,有什么心事都挂在脸上,和这样的人相处起来真的非常愉快。

所以开始确实是何潇潇想多留几天,后来则是她强烈要求何潇潇留下来陪她,顺便让自己陪陪父母。

何潇潇擦擦眼泪,略过代婉婷,把韩义生病的事情讲了遍,带着鼻音说:“他一直很努力,从我认识他起,他没有休息过哪怕一天;

我心疼他,想帮助他。可是我了解他,知道他是一个骄傲的人,他不会接受我的帮助,他更愿意通过自己双手去努力。”

张灵珊问道:“那后来呢?”

关于韩义在大学里事情,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百度百科上都有;

不过那上面的遣词造句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励志故事,粉饰了外人无法体会的痛苦、迷茫、挣扎。

“后来是他反过来一直在照顾我,在滴水成冰、深更半夜、大雪纷飞的日子给我送早餐,陪我去医院,给我送雨伞;

那种被呵护的感觉,让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生;

你知道嘛,我前后跟他表白了5次,直到我快放弃的时候他才最终接受我。

也许在外人看来他好狠心,可是我不怪他,他是一个值得我用生命去守候的男人!”

张灵珊有些动容。

她见过韩义好几次,从他身上你能感受到强大的自信心,那种源自骨子里的力量让她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难倒他的事情!

可就是这样的男人,竟然也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

何潇潇泪水又迷糊了视线,哽咽说:“可是我拼尽全力守护回来的男人,在他生病的时候,我居然没在他身边……”

何潇潇捂着嘴说不下去了。

张灵珊自责道:“是姐不好,不应该让你留在这里陪我的。”

“不怪你…是我自己没用心。”

张灵珊又伸手抽了张面巾纸给她,脚下的油门又往下踩了踩。

……

从下午回到清河嘉苑,韩义一觉睡到晚上11点。

迷迷糊糊爬起来上厕所,看到代婉婷跟俞静瑶坐在客厅里,想说点什么,但是眼皮怎么也抬不上去,然后上了个厕所后便回去继续睡。

等睁开眼的时候,外面天色已大亮。

一夜酣睡,虚弱从韩义身上逃离,力量渐渐占据了上风。

起身下地,尽管脑袋还有些不适,但跟昨天相比,已经是一个天一个地。

“唰——”

拉开窗帘,外面阳光明媚,远处金师大校园沐浴在秋色当中。

好天气,好心情!韩义嘴角不由得勾了起来。

反身走到床边拿起手机,昨晚迷迷糊糊之间听到很多来电;

但当时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听而不闻。

手机上有七八个未接电话。

韩义第一个选择何潇潇回拨了过去。

“小酒窝长睫毛,迷人的无可救药……”

听到熟悉的电话铃声自客厅里传来,韩义不由愣住了,拿着电话朝房门走去。

还不等他打开房门,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道倩影带着三分清晨的凉气扑进他怀里,双手死死抱住他腰。

还不等他问怎么啦,耳畔已经传来了抽泣声,很快他便感到胸前的衬衫被泪水濡湿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

“呜呜……”

韩义反手搂住她脑袋,轻轻拍了拍,问:“怎么好好的就哭啦?”

“对不起!”

“干嘛说对不起?”

“就…就是想跟你说声对不起。”

韩义大概明白何潇潇怎么了,便说道:“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其实就是一个感冒,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好不容易出去玩一趟,结果还害得你连夜赶回来。”

“那你放假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我是老板,哪有什么真正的假期。说放假,随时都有事情找过来,所以就没告诉你。”

“那生病呢……为什么也不打电话告诉我一声?”

韩义揉揉她脑袋说:“傻瓜!就一个感冒而已,告诉你了不是让你担心嘛。

你看,现在大老远赶回来了吧,我什么事也没有。”

何潇潇还是紧紧搂着他的腰,说:“那也不行!我就要知道。我生病了你都陪我,为什么你生病了就不告诉我?”

韩义就不说话了,任由她搂着。

过了没一会,他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从昨天中午到今天早上,韩义就喝了一碗杂粮粥,现在肚腹空空。

趴在胸口的何潇潇自然也听到了,抬起被泪水画花的脸,抬手抹了把眼角,泪眼带笑道:“走,吃饭去。”说完拉着他手朝客厅走去。

让韩义没想到的是,俞静瑶居然端端正正坐在餐桌边,看到他出来了,笑嘻嘻道:“姐夫,早上好!”

这时韩义想起来了,昨晚上好像确实看到俞静瑶了。笑道:“你军训结束啦?”

俞静瑶得意道:“那是当然了!要不我哪能这么优哉游哉?”

韩义坐下,端起红豆粥喝了一口,赞道:“好吃。瑶瑶烧的?”

何潇潇刚想说话,俞静瑶嘻嘻道:“我姐烧的。”

韩义看了她一眼,笑而不语。

何潇潇喝了口粥说:“代婉婷烧的。”

“啊……呃…这个红豆粥啊,我告诉你最好放点花生,干巴巴的放豆子,其实吃起来一点也不好吃……”

俞静瑶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他继续往下编。

韩义拿起微凉的肉包子啃了口,赞许道:“嗯!这个包子买的好。”

何潇潇“噗嗤”一声破涕为笑。

俞静瑶也是咯咯娇笑不已。

……

吃过饭韩义给代婉婷跟汤晴打了个感谢电话。

然后翻看起昨天的来电,一一回拨。

罗春只是不放心他身体,打电话问问;

他母亲问他为什么不接何潇潇电话;

“飞马”无人机CEO程文辉,想跟天义展开深入合作;

除了这些还有一个电话居然是康必成打过来的,时间是昨晚10点半,一共打了4通,看样子是有急事。

“打电话给我有事吗?”

康必成提高嗓门道:“我告诉你,你再不回电话我真就打110报警了。

今天下午王副市长到光义去视察,点名要你作陪。

提醒你一句啊,他胳膊肘往外拐的。”

韩义眉头一下皱了起来,问:“往哪边拐?”

康必成道:“李家。”

“好,我懂了。”

康必成不放心道:“虽然韩老板你做事我挺放心的,不过还是得再提醒你一句,说话一定要小心,不要给人钻了空子。”

“放心,我知道。”

挂断电话,韩义站在阳台上怔怔的思考着。

而厨房里,何潇潇正在洗碗,旁边俞静瑶还在录抖音视频,嘴里嘻嘻笑道:“想知道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愿意为他做到什么地步吗?告诉你,上次看到我姐洗碗大约在三年前……”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