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到服务生的话,楼梯口的韩义一时有点发楞,“没这么巧吧?”

可是再看下面那些会所工作人员行色匆匆的样子,应该是真的了。

镇定了一下心神,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什么也没干,怕什么”,然后抬腿就打算继续下楼。

可随后就知道这个想法很傻很天真。

水玲珑里是干什么的,人家警察心里一清二楚,你说你来洗澡的,谁相信啊?

这种事就跟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一样,不是屎也是屎。

随后思维扩散。

据卢震海所说,水玲珑的老板后台很硬,营业大半年了从来没被查过,怎么他前脚刚到、后脚警察就来了?

这分明是有人在恶心自己啊!

不出意外,一旦他真的被警察带回派出所,明天网上肯定铺天盖地都是天义科技老板大宝剑被抓的消息。

至于会产生哪些后果,目前无法预料。

但在现如今这个大环境下,作为正面形象出现的公众人物,却做出如此有悖社会和谐的事情,肯定要被口水给淹没。

而且这种事好说不好听,你说你堂堂亿万富豪,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要饥渴到来会所?

不过天可怜见,韩义是真找不到。

身边认识的女人倒是很多,但也没到上床的地步;就算可以,他也做不出。

不是不敢,而是不能,有些女人碰了后患无穷。

就像五星电器那个张可可,还有高委会主任邓友文的女儿邓淇匀,微信里时不时就有她们发来的暧昧挑逗短信,他敢碰吗?

这种功利心太强的女人,一旦碰了,不扒层皮下来他休想脱身。

……

这一切说起来很长,但实际上也就是在电光火石之间。

在上半身压倒下半身后,智商重新上线。

韩义立马转身朝楼里走去,同时接通了苏瑞尔,嘴里急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耳畔传来了只有韩义一个人听到的声音,“实验室。”

韩义焦急道:“快,计算一下,从实验室到老山公园下的水玲珑沐浴会所,最快要多长时间?”

“9分钟!”

“你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知道了!”

这边韩义一边说、一边朝楼上匆匆跑去。

一路之上到处都是衣衫不整的会所技师跟客人,面带惊惶之色的从包间里跑了出来。

水玲珑价格不菲,来的人都是小有身价的,其中也不乏有头有脸的人物,遇到这样的情况,有多紧张自然不用多说。

后面已经听到警察的呵斥声了,客人吓得纷纷朝楼上跑去。

“MLGBD,哪个王-八蛋举报的。”

“槽!老子裤子刚脱,什么也没做呢,真是见鬼了。”

“那你跑什么?”

“我跟我老婆说出差的,这要是被带去派出所了,回家还不得大闹天宫啊。”

“哎!都差不多。我跟我女朋友谈了半年恋爱,一次都不让我碰,今天也是一时冲动才来的,谁成想那么倒霉。”

戴着鸭舌帽的韩义,听到这些老司机的话,心里升起一股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

现在说什么也迟了。就当是一个教训,以后谨言慎行吧!

此时天义实验室的苏瑞尔,在接到韩义电话后,旋风般冲出了实验室。

双手一拽,“啪嚓”一声,把身上的白大褂直接扯碎了,人已经三步并作两步的跳到了楼下。

冲出实验大楼后,身体带出一道残影向停车场冲去,口中喊不忘朝大门口的保安喊:“开门!”

“嗡--”

丰田LC76的发动机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在电动门缓缓向墙体内缩去的时候,车子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其反光镜跟电动门间的距离不超过一厘米。

站在门口的保安目瞪口呆道:“苏工这车技简直鬼神莫测。”

今天正好是孟庆生带班,听到动静走了出来,朝马路上隐约中可见的汽车尾灯瞄了眼,说:“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手下。

咱老板那么生猛,有苏工这样文武双全的工程师也是正常。”

保安连连点头。

就在两人感慨的时候,丰田早已接连闯了七八个红灯来到跨江大桥上。

此刻码表上的速度已经飙到160迈,而且油门自此再也没有松开过,暴怒的发动机声回荡在江面上,发出了咆哮的嘶吼声。

“嗡嗡嗡……”

风驰电挚般驶过跨江大桥,从实验室到这里全程用时不到5分钟。

下了宁海线朝江北大道线上开去,咆哮声依然猛烈,越过一辆辆奔驰宝马朝老山森林公园开去。

到了7分钟,远处高架桥下的“水玲珑沐浴会所”、霓虹招牌已经在望了。

“嘎吱——”

苏瑞尔一个紧急刹车,粗大的轮胎在地面上划出十几米的橡胶印,随后拉开副驾驶车门,人跟着窜了出去。

左右看了眼,确定没有车辆后,苏瑞尔健步冲上了护栏水泥墩,然后直接跳下来三层楼高的高架桥。

……

水玲珑里此刻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韩义跟着一群客人上到四楼后,钢制铁门截断了通往天台的路。

不过在危机面前,众人发挥了人多力量大的特点,并肩喊着口号踹开了铁门。

“砰—”

铁门撞开后,众人一股脑涌了出来,后面还有老司机找东西卡门。

不过等看到天台上的环境后,众人一下子绝望了。

会所大楼是挑高设计,虽然仅仅只有四层,但却有10几米高,墙体上也没有空调架,更没有紧急逃生通道,死路一条。

“卧槽—这可怎么办?”

“嘭嘭嘭——开门,快开门!”

听到警察的声音,七八个老司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死道友不死贫道!

韩义也管不了他们了,往旁边走了几步,对着空气问道:“到哪里了?”

“农大!”

农大距离水玲珑还有2公里呢,看着外面砰砰的敲门声,韩义顿觉不妙。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夕向晨?

其实在第一时间他便想到了找夕向晨,可又实在拉不下那个脸。

这要是被康必成他们知道了,还不得被他们笑话一辈子?

就在他犹豫着的时候、兜里电话震动了起来,拿出来看了眼,居然是久未联系的代婉婷。

此时此刻,韩义哪有心情聊天?想也没想就挂断了。

而金师大女寝楼通道上,代婉婷并不知道韩义的处境,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脸上的表情失落不已。

她想到了怎么寒暄,想到了怎么援引话题,甚至还想到怎么卖惨让韩义同情。

但她就是没想到,韩义会连电话都不肯接。

也许这就是常说的,人走茶凉吧!

巨大的期望演变成了失望,看着天空皎洁的银盘,深深叹息了一声。

……

水玲珑会所的天台上,外面的警察已经在喊话了。

“快点开门!再不开我们可就撞了……”

一帮老司机脸色苍白,眼看已经躲不了了,纷纷在想着怎么跟家里的老婆、女朋友交代?

已经有人拿出电话拨打了起来。

“亲爱的跟你说个事,我本来确实打算出差的,可是领导临时换了个人……

所以我就来了水玲珑……

你相信我,我什么也没做,这是一场误会,所以等下警察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千万不要激动。”

“¥#@!%*……”

“砰砰砰——”

警察开始撞门了,天台边,韩义看着夕向晨的电话、终于还是拨打了出去。

而此时大楼侧后方,苏瑞尔已经像蜘蛛似得快速向上攀爬着;

她的手掌好像按了磁铁一样,明明墙上什么借力的地方都没有,但她手掌还是牢牢的抓在上面。腰跨每扭动一下,身体便向上跃升半米。

“砰--”

夕向晨的电话刚接通,天台的防盗门被人狠狠撞开了,一大帮警察涌了上来。

“别动别动,把电话挂了——”

“都给我蹲下蹲下——”

这边电话里夕向晨刚开口问什么事,韩义眼角余光瞄到、天台边的铸铁栏杆上冒出了一只手。

满头大汗的韩义说了句“没什么”,把电话装好朝天台边走去。

后面的警察一看吓了一跳,“喂,站在那里别动——”

韩义充耳不闻,迅速翻过栏杆。

苏瑞尔探臂搂住他的腰,然后在一众警察及老司机惊骇的目光下,直接跳了下去……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