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3号一直忙到8号上午,等光义制版龙头重新安装回去,韩义才算松了口气。

从拆下来到装回去只用了三天时间,速度不可谓不快,但即使这样外界各种恶意中伤还是漫天飞。

其中有一篇匿名文章发布者、应该是了解一定内情的,不仅道出了天义停产的内幕,还把天义拆卸制版龙头的事情无限夸大,上升到破坏两国对外贸易的地步。

该匿名人士义正言辞的说:天义不顾美国设备供应商的劝阻,把人家的设备进行拆解研究,是“强盗行径”;

一个科技公司不老老实实做产品,光想通过这种下作的手段走捷径,其商誉可见一斑;

这种犹如强盗般的下作手段,会大大降低中国商人在外国人心目中的信誉度,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

不仅如此,这个匿名者还把邦纳发来的书面告知函内容给po了出来,言称天义此举必然会自食其果!

文章洋洋洒洒上千字,牵强附会,捏造事实,搬弄是非,除了恶心人外,其用心也是险恶的。

以后天义再到国外购买什么仪器设备,设备制造商就会想了,会不会被天义拆了研究?

造成的结果就是,加大天义采购设备难度。

……

8号上午,本来准备稍事休息的韩义,听到消息后雷霆震怒。

“查!一查到底!”

拆自己家的东西都出来无中生有的造谣生事,这种狗东西不把他揪出来鞭笞一番、难道还留着过中秋节?

韩义一声令下,天义技术部立刻展开追查,同时公关部也到派出所以网络诽谤罪报警。

这篇文章最先是在欣浪发布的,在欣浪做出删帖之前被人转到了今日头条,随后在百度上蔓延开来。

要不是天义紧急公关,这篇文章搞不好就登上了热搜榜。

不过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你做一千件伟光正的好事,也顶不上一件负面新闻的威力。

虽然没上热搜,但恶劣影响还是造成了。

天义官微下面出现了很多质疑声,被人带节奏的讨论起天义之前那些技术、是不是都是“剽窃”来的?

这些讨论声,更坚定了天义一定要把幕后主使揪出来的决心。

和欣浪技术部沟通后,那边提供了文章发布者的物理地址。

根据物理地址,定位到对方身在羊城。

天义把查到的资料共享给金陵网监,这边继续追查,很快查到羊城一家名为“薪火”自媒体公司头上。

熬了一个通宵的技术部副总监霍炎彬,拍着桌子骂道:“王-八蛋,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你们就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

……

薪火自媒体公司在羊城东区某乙级写字楼里,负责人叫朱先贵。

对于圈内自媒体资深人士,记者出身的朱先贵有他的一套定义。

新闻内容不需要专业技能,也不需要深入思考,更不需要费力获取素材,不需要烧脑思考提纲,只需要想怎么把标题起的吸引人。

这些东拼西凑,哗众取宠的内容构成了自媒体内容的主体,在业内被称为“吃剩饭”,总结下来就几点;

1,删减传统媒体报道内容,改标题;

2,二次加工热门新闻;

3,虚假夸大标题党,耸人听闻;

4,心灵鸡汤,健康养生、凶杀奇案;

把这些东西都给用好了、用熟练了,你就是一个合格的自媒体人。

然后关于自媒体变现主要有三个渠道,卖广告,卖产品,卖服务;

前面两个不难理解,而卖服务就是你可以给别人提供稀缺的服务。

什么叫稀缺服务?

简单点说你可以利用你粉丝的影响力,帮你客户去“咬人”。

至于咬人的报酬,那要看你粉丝的数量及质量,还有被咬对象等级?

靠着这些手段,朱先贵,3年时间在羊城中心区买了一套85平的房子,买了一辆奔驰S320,手里还有数十万存款。

而他今年不过才35岁,在自媒体彻底萎靡之前,还能挖好几桶金。

上午到公司后,朱先贵先查看了一下百十个运营公众号的粉丝量增长情况,然后给8名员工开了个简短会议,接下来他就到自己小办公室去喝茶玩手机了。

前几天刚接了一笔单子,咬一个金陵的科技公司,雇主给了一大笔佣金,所以他心情非常好。

正所谓好事成双,昨晚在酒吧门口还泡了个妹子,可能见他开的是奔驰,那个妹子主动贴了上来,没等到去酒店,两人在车上就来了一发。

那个妹子身材看着也不显眼,没想到上手了还挺有料的,是那种肥而不腻型,值得他再续前缘。

所以昨晚梅开三度后,双方加了微信好友。

在微信里聊骚了一会,此时应该还躺在酒店床上的妹子,给朱先贵发来了几张露点照让他把持不住了,恨不得立刻飞到酒店去啪啪啪一番。

……

就在朱先贵跟妹子打得火热之时,外面办公室里,七八名员工正在电脑前寻找一切素材,然后挖空心思的进行深度加工。

就在其中一名员工喝水的时候,屏幕上数十个网页全部刷新了一遍。

这名员工也没当回事,放下水杯点开其中一个微信公众号开始编辑刚刚想到的一个虚假夸大标题:

【妈妈跟老婆掉进水里你先救哪个?他是这么做的!】

把网上截取的一大段文字删删改改后放了上去,最后又弄了点煽情句子收尾,一片新鲜出炉的心灵鸡汤正式出炉。

就在这名员工点击保存的时候,公众号页面上跳出一个提示:开发配置需要你的授权允许!

【是】【否】

所谓开发配置,就是具备自主开发能力的企业,可以通过这个栏目开发出更具个性化的服务项目。

以前的老版本在左侧导航菜单中的有个【开发者中心】,进入就可以看到APPid与APPSecret,也就是账号跟应用密匙;

现在最新版本是在开发模块下有个【基本配置】,AppID可以看到,而AppSecret是无法看到的。

这名员工也没多想,点击了【是】。

谁知道刚点击完,最新版本下不应该出现的appsecret居然弹了出来,让他输入密码。

如果有程序员在这里,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有黑客从新版本下的IP白名单发起的伪攻击,是现在很常见的一种钓鱼手法。

就跟钓鱼网站一样,人家不知道你密码,发个假网站给你,让你主动把账号密码告诉别人。

这名员工还是没想多想。

电脑是公司的,公众号是公司的,他只是一名普通员工,电脑就算中了病毒也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他甚至连迟疑下都没有就干脆的把密码输入了进去。

密码输入后顺利保存,点击群组发送。

然后就是继续重复之前的工作,到了第四个时候,这名员工感觉不对劲了,网页突然变得奇卡无比,刷新一下都要七八秒。

再等他输入下一个账号密码的时候,赫然发现:密码错误!

“咦?”

奇怪了一下,重新输入密码,依然提示密码错误。

没法子,还有四五个账号需要更新文章,他想过一会再来弄。

然而接下来几个账号全部密码错误,让这名员工愕然不已。

随后隔壁同事也叫了起来,“卧槽,我的密码怎么进不去了?”

“我的密码也被人改了。”

“我的也被人改了……”

为了方便记忆,薪火运营公众号的账户跟密码都是有一定联系的,只要获取了几个,所有的账户跟密码通过软件都能排列计算出来。

所以大半运营公众号跟着沦陷,也属正常。

就在这边嚷嚷的时候,办公室里的朱先贵闻讯走了出来。

“什么情况下啊?”

“公众号密码被人改掉了……”

“咱们这是遇到黑客了吧……”

朱先贵气急败坏道:“在这里说个**毛啊,还不快把密码给我找回来。”

朱先贵亲自动手找密码。

然而郁闷的是,密码刚输入,电脑上就开不停的往外弹窗,360杀毒防护的红色小盾牌也变成了帮凶,“滴滴滴”的叫着,就是屁用没有一个。

朱先贵知道,这是有人刻意来搞他们公司的。

没办法,只好命人拿出手机开始抢救。

这些公众号是他最大的财富。房子车子没了可以再赚,公众号没了等于要了他的命。

然而当朱先贵找回第一个公众号后,之前的文章全部被删除,只剩下了一篇自白书。

“我叫朱先贵,生于1983年,性别男,爱好男;

籍贯:…

现居:…

身份证号:…

手机号:…

驾驶证号:…

车牌号:……

以前是一名无良记者,现在是羊城薪火垃圾自媒体公司的老板,公司地址位于:…

我干过很多缺德事,有的犯法,有的违法,但从来没干过守法的事…”

当看完文章里用16号红色粗体写成的内容后,朱先贵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