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潇潇过来是送俞静瑶开学的,借着这个机会顺便来见见韩义父母。

小姨子来都热情招待,儿媳妇来了自然更不用说,伺候的那叫一个无微不至,筷子都递到她手里,吃饭时碗里菜都堆成了金字塔。

何潇潇保持着矜持的笑容,但韩义能看出来、要不是丑媳妇第一次见公婆,她的嘴能裂到耳后。

吃过晚饭张彩珍拿出一个红纸封交到何潇潇手上,说是见面礼。

薄薄的红纸封分量极轻,看着能有个三百块就不错了。

何潇潇也没多想,很开心的接了过来。

随后王小虎父母也过来了,还有王甜甜也是一样。

一直热闹到晚上10点多,众人才离去。

何潇潇跟俞静瑶住在家里,韩义则又回了清河嘉苑。

洗过澡,穿着一套嫩褐色睡衣的何潇潇刚进房间,俞静瑶就神秘兮兮走了过来,把门关好说:“快快快,看看红包多少。”

何潇潇奇怪道:“什么红包啊?”

“见面礼啊!我听甜甜说,她第一次上门,王小虎家给了6666呢。”

何潇潇掐着她的脸笑道:“你个财迷!”

说着何潇潇走到床边,从外套口袋里翻出了红包。

看着薄薄的红包,俞静瑶讶道:“啊……看着好少哦。”

何潇潇边拆边笑:“给100我也高兴。”

俞静瑶撇嘴道:“知道姐夫把你迷得神魂颠倒,不用说出来。”

何潇潇飞了个媚眼给她,“羡慕不?羡慕就赶紧找一个。”

“切!本姑娘要么就不找,要找就找一个顶天立地的伟男子,到时候让姐你恨不相逢未嫁时。”

何潇潇又要去掐她,俞静瑶躲开后,哈哈笑道:“快让我看看红包多少。”

何潇潇没逮住她就继续拆红包,封口用米粥黏上了,何潇潇轻轻剥开,然后捏着封口拽出了一张红色的邮政存折。

俞静瑶拽过来看了看,愣愣道:“不都是流行送银行卡嘛,什么时候改送存折了?”

何潇潇劈手夺过来,说:“就你话多。”

低头看去,存折封面上写有密码,翻开后一看,最上面的余额一栏赫然写着:100001元。

“个、十、百、千!哇撒,10万块啊!”旁边看着的俞静瑶惊呼到。

何潇潇显然也没想到有这么多。

只是一个见面礼而已,又不是订婚,居然给10万,让何潇潇有些吃惊。

虽然已坐拥千万豪宅,韩义的奔驰奥迪她也经常开,但毕竟跟现金是两码事,还是有些不大适应。

俞静瑶就抱着她的胳膊感慨道:“姐,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了。

这是从起点直接一步跨到终点啊!”

……

九月一号是大学开学的日子。

不过这跟韩义没什么关系了,他现在已经是社会人士。

上午到公司处理完一些事情,下午去实验室捣鼓制版龙头。

其实公司有很多事需要他去处理,还有一些科学研讨会也邀请他去参加,不过都被挡掉了。

自己知道自己的事,虽然这一年时间也在恶补相关知识,但毕竟时间太短,很多学术问题也是一知半解。

这肯定是不行的。你一个能研究出“光子叠加法”的技术大牛,说个论题都颠三倒四,让别人怎么想?

所以只能深居简出,做出一副醉心于学术的高深样,让别人摸不透底细;另外天义这边也在大力培养人才梯队,形成一个完备的技术链条。

到了实验室,韩义开始研究起那个元器件组成的核心部件,陪他一块来的韩义苏瑞尔。

自从昨天发现苏瑞尔在硬件上的天赋后,他心里那个想法越来越坚定:把苏瑞尔培养成天义总工程师。

至于能不能行,那就要看她学习的速度了。

两个人在实验室工装台上把元器件组大卸八块,每一个零部件都要放到显微镜下观察一遍。

“这是模拟输入接口;

这是板载温度传感器;

这是板载光线传感器,可以外接的;

这些传感器输出由主板上的DTMEGA448进行处理和串行接口输出;

这一个不知道是干嘛用的,你记录一下……”

苏瑞尔眼睛就跟扫描仪一样,韩义说一样,她就通过连接网路查找到相关知识,然后储备到自己的大脑内,形成她的知识点。

在韩义说不知道的时候,苏瑞尔再次发挥她工业机器人的本领,直接扫描元器件的图形,在浩瀚的网络里寻找它的出处。

“这是i2C接口,可以直接驱动常用外部显示器。”

韩义对苏瑞尔的表现非常满意,挑起大拇指笑道:“厉害!”

苏瑞尔露出一个拟人化的笑容,这是她最近刚刚学会的。

继续分解。

现在的韩义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无知者无畏了,贸贸然就把完备的AR手机给推出去;他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

就像说谎一样,在真正的行业精英眼里,你七分真、三分假是骗不了人的;九分真、一分假,在掰开揉碎后放到显微镜下,同样也会被轻而易举的拆穿。

那要怎么样才能瞒天过海?

就跟光传感器一样。从技术、设备到原材料、生产工艺,每一步都能放到显微镜下去看,但你就是仿制不出来。

最后只能把原因归结于制备工艺上。

而制备工艺就跟人们常说的,同样的设备、同样的技术,国产的东西没有进口的好,是同一个道理。

现在韩义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制版龙头研究个彻彻底底,然后重组最最核心的东西。

由于景深探测器还在研发当中,而光传感器又因为良品率问题,产能一直跟不上,所以对全球传感器市场还没有构成威胁。

不过一旦等二期工程上马后,到时候必定会迎来一场血腥的争斗。

他现在就是在解除一切后顾之忧,至于以后到底哪家技术强?反正绝对不会是蓝翔、新东方。

……

就在韩义忙着分解制版龙头元器件的时候,阿哩吧吧十八罗汉之一、小微金融服务集团CEO澎蕊到了天义数码城。

天义科技首席执行官沈心,在珠江路的临时总部接见了一行6人。

一番寒暄后,看着接待室里“简陋”的陈设,澎蕊一脸感慨道:“当年我跟马总他们到燕京创业失败,回到杭城湖畔花园时,屋里几乎家徒四壁,只有一个破沙发摆在一边。”

沈心顺着话茬说:“马总百折不挠的创业精神,一直都非常令我佩服。”

澎蕊呵呵笑道:“是啊,当时马总就像搞传销一样,站在客厅中间,跟我们讲:要做一个中国人创办的、世界上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

虽然那时候我们还不太懂马总在说什么,但在马总讲了整整两个小时后,我们还是成功被他忽悠了,每个人都自掏腰包,凑了50万的启动资金,跟着他一起创业。

现在回过头想想,那一段时光真的很美好。”

沈心笑道:“如果有后悔药,我愿意拿出全部身家跟着马总一起去创业。”

澎蕊说这段商界之士耳熟能详的故事,无非就是想拉近彼此的关系。

然而沈心一句话就把忆苦思甜的气氛给破坏了,把人拉回到现实。

澎蕊笑道:“马总私下曾多次提起你们韩总,说想跟他一起喝茶;

可惜韩总公务繁忙,6月份在余城举办的工业博览会上也没能见到。”

沈心还是呵呵笑,“他每天大半时间都待在实验室。别说你们了,有时候连我都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他人。”

澎蕊一脸叹服说:“韩总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天义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是没有道理的。”

一番互相吹捧后,澎蕊才说起此来的目的。

“沈总,阿哩小微想跟光影视觉达成战略投资意向……”

……

早在单十一上线的时候,阿哩那边就已经注意到天义科技了。

不过当时由于屏蔽事件,导致单十一直接离开天锚,双方也自此关系不睦。

后来阿哩高层倒是找过来一次,但当时天义科技还是个小不点,来的那位高层趾高气昂,一副“我过来是给你们面子”的表情。

章丘请示过韩义,韩义连面都没露,直接就挡了回去。

后来韩义让阿哩见识了一下什么叫“天义速度”,半年时间直接来了个华丽丽的转身。

光义两次融资都没淘宝的份;

光腾被藤讯拿下;

闪电收购聚美优品时、阿哩小微金融集团发来了贷款30亿人民币的意向函,被天义直接拒绝;

眼看天义以势不可挡的速度发展,阿哩终于忍不住了。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