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韩义来润州之前,天义科技对聚美优品展开了秘密收购。

有强大的公司作为后盾,沈心施展起来得心应手。

美国时间8月11号上午12点,沈心率领的谈判专家组秘密抵达“美国恒润投资”位于波士顿总部。

作为自然人股东,恒润投资握有聚美优品大约7%的股份;

这些股份没给恒润带来一分钱利润,相反的,恒润投资巨亏高达8000万美金;这也是恒润自成立以来单笔最大亏损额度的投资。

双方谈判进展的很顺利,天义以附属协议的方式,花了5500万美金拿下了7%的股份;

根据协议规定,未来聚美优品重组后,股票超过发行价时、天义科技要给恒润投资一定额的补偿款;

离开波士顿后,沈心一行人马不停蹄赶往了纽约的华尔街。

沈心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后,曾在流媒体巨头“奈飞”工作长达4年,认识很多业界知名认识,这些人有相当一部分现在在华尔街工作。

通过这些关系,团队联系上几个大型券商,然后坐镇华尔街,对聚美优品股票展开了狙击扫荡。

8月13号礼拜一,股票开市,“JMEI”以开盘价每股4.16美元,到下午收市,报收3.78美元;

8月14号,开盘价每股3.75美元,到下午收市,报收3.36美元;

8月15号,持续下跌;

而到了8月16收市,“JMEI”股价只剩下每股2.76美元;

四天时间,“JMEI”股价下跌了32%,市值蒸发掉1亿5000万美金;

而作为聚美优品董事长,陈殴的个人身价再次缩水6000万美金。

此时国内关于聚美优品的新闻喧嚣尘上,很多人都认为股价被严重低估。

作为一家年销售额高达10亿美金的公司,其股价只有2.76美元,这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吵归吵,闹归闹,“JMEI”看样子快撑不住了,一旦退市,股票只能在OTCBB或“粉单”市场上交易,会进一步减少股票流动性。

而且很多机构规定不能持有退市股票而只能选择出售,这会导致股价进一步下跌。造成的结果就是出现了恐慌性抛售。

8月17号开市,“JMEI”股价受到了连续的重创。

中午休市时,股价只剩下2.45美元。

就在这时,背后黑手终于出手了。

下午开市,风云突变,之前“挂单”的股票被一扫而空;而且挂多少买多少。

这样的情形迅速引起有心人注意,这是有机构投资者出手了。那些本来准备咬牙“割肉”的人,迅速捂盘,等着股价回升。

……

不过已经迟了,沈心团队在这一个礼拜内,暗中吸纳高达4000万股,占到发型量的13,加上恒润的股份,他们手中已经持有超过17%的“JMEI”股票。

而就在沈心团队在美国兴风作浪之时,国内这边同样也在进行暗地里的接触。

这其中包括“险峰华兴”投资,他们持有聚美优品11.4%股份;

还有红杉资本,他们则有18.8%的股份;

险峰华兴这边的谈判过程很顺利,天义科技以9800万美金拿下了这些股份;

红杉资本这边很艰难,双方经过了长达三天的谈判,始终僵持不下;

19号晚八点,谈判组负责人郁巍和韩义通电话,然后韩义打电话给沈北坤。

双方私下沟通了很久,具体说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但是红杉资本把持有的18.8%聚美优品股份,作价1亿美元转让给天义科技;

由于是上市公司,股份转让都是私下协议,还没有正式发公告;

连同沈心手里的股份,天义手里一共已经有了47.2%的聚美优品股份,超过了陈殴团队手里的46%,成为了聚美优品最大股东。

8月20号,礼拜一,天义科技正式向聚美优品发起要约收购。

一石激起千层浪,国内媒体纷纷暴动,涌向聚美优品跟天义科技,想采访到第一手有关资料。

燕京潮阳聚美优品总部,在收到天义科技的要约收购函后,这里就陷入了一片纷乱当中。

作为公司最大股东,陈殴自然是第一时间便收到了消息。

当他赶到公司后,里面人心惶惶,很多人都聚在一起小声议论着。

陈殴什么话也没说,快步去了大会议室。

聚美优品高管悉数到齐,不过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非常凝重。

现在是生死存亡的时候,一旦公司落入到别人之手,他们这些所谓的创业元老,未来命运堪忧。

“陈董……”

“陈董……”

陈殴点点头沉声道:“大家坐吧!”

没有多余的客套,陈殴冷着脸说:“来的路上我打过电话给红杉的沈总,他们的股份已经协议转让了,包括险峰华兴那边也是一样。”

“什么?怎么会这样?”

“这么重大的事情,他们为什么不通知我们?”

“这可怎么办啊?”

“……”

陈殴抬手往下压压说:“大家不要慌,情况还没到最坏的地步;

目前对方持有多少股份还不得而知,不过以我估计,应该跟我们差不了多少;为了防止被对方控股,咱们要跟对方抢时间。

“姜慧,收购市场股票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一个40出头的女人点点头,起身出了会议室;

“黄磊,你现在立刻去险峰华兴见孟总,争取让他们放弃交割,实在不行也要尽量拖延时间。”

一个30多的眼镜男,应了声之后快步走出了会议室;

“修文,红杉那边你再去一趟,最好能跟沈总当面谈一下。”

“我知道。”一个穿着白衬衫、身材臃肿的胖子起身走了出去。

陈殴看了眼手表,站起来说:“没时间了。我先去真格那边见徐老师,你们准备一下,等我回来一起去金陵。”

“好的,陈总……”

……

和红杉资本隔街相望的“真格基金”,同样也坐落在华贸CBD的核心地带。从落地窗向下看去,能俯瞰整个燕京最繁华的街景。

此时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坪,正坐在黑色真皮沙发里,接待华尔街几百年来最年轻的上市公司CEO陈殴。

“老师,红杉资本什么意思啊?要不是我主动打电话给沈北坤,看这样子,就算完全交割了他也是不打算告诉我了。”

在外人面前一向显得淡定从容的陈殴,此时整张脸都扭曲变形了。

徐小坪亲自帮他斟了杯茶,说:“没什么奇怪的,沈北坤出了名的老狐狸,而且他是纯粹的商人,有利可图的情况下,别说你了,换谁来都是同样的结果。”

陈殴喝了口茶,面若寒霜道:“这个老王-八蛋,连一点商业规则都不讲,尽干这种下作的事情。”

徐小坪道:“现在说这些毫无意义,天义那边才是你该考虑的事情。对方来势汹汹,看样子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陈殴冷着脸想了想,问:“我对天义不怎么了解,老师你跟他们接触过,你有什么看法吗?”

徐小坪皱眉摇头道:“我接触的也不深。之前发过去的几个融资协议书都被他们给否决了,不知道是看不上真格基金还是早就有所准备。”

陈殴说:“我等下就去金陵,跟他们老总正面交锋一下。”

徐小坪迟疑道:“现在去金陵……我觉得没用。

他们老总沈心只是职业经理人,公司一切生杀大权全部掌握在韩义手中;

不过据我分析,韩义这个人相当孤傲,你去了恐怕连他的面都见不到。”

陈殴咬着牙道:“那我就在他们公司楼下等着。”

……

就在陈殴赶往金陵的时候,韩义还身在润州。

昨天晚上视频会议开到凌晨一点半,等回到房间的时候,洗白白的何潇潇已经睡着了。

其实就算没有聚美优品的事情,昨晚他也不打算干点什么。

正所谓好事多磨,反正现在就差临门一脚了,也不用急在一时。

一觉睡到自然醒,睁开眼何潇潇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床边了。

韩义刚打算上手,何潇潇指指门外,“有人来了。”

“谁啊?”

“你猜。”

韩义反应很快,“那个刘副区长?”

何潇潇放下手机,伸手过来嬉笑道:“让我摸摸,你这脑袋瓜子到底怎么长的?学习笨的要死,挂了六门科,偏偏这种问题一猜一个准。”

韩义送了她一个字,“滚!”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