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伟亮话刚出口就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自己。

枉他自诩为聪明人,居然在称呼这种犯忌讳的事情上出问题,实在太不应该了。

一般凡是带“副”得人,在私下场合最怕听到的就是这个字。

就像副班长,副主任,副经理,凡是带“副”的代表着权力有限,告诉别人上面还有人压他一头,也在间接提醒本人,你就是“副”的!

你说谁听了能开心?

果然,刚进来的“刘副区长”,脸上面皮抽搐了一下,镜片后面的瞳孔也收缩了几分。

瞥了眼何伟亮,头颅微不可查的点点,然后径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何伟亮嘴唇动了动,想说点什么,最后也只能郁闷的跟在俞静瑶身后出了店。

“马德-”刚出了星巴克,何伟亮便懊恼的叫了声。

拎着服装袋的俞静瑶、转头朝店里看了眼,奇怪道:“怎么啦?”

“没什么。”何伟亮黑着脸说了句。

走在前面的韩义也听到那声“副区长”了,笑了笑没说话。

何潇潇问:“你笑什么?”

韩义凑近了小声说:“有人不痛快了。”

何潇潇扭头朝星巴克里那位刘副区长看了眼,问:“为什么啊?”

“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韩义促狭道:“现在要是有人叫你阿姨,你开心吗?”

何潇潇认真说:“我会一巴掌呼死他。”

“哈哈--”

……

一行人到三楼又逛了圈,这里大多都是吃的,几个人转悠了一圈便下楼了。

至于四楼是万达电影院,没什么好逛的。

自从出了星巴克,何伟亮脸色就一直不好看,心情也非常沮丧。

月初办公室主任还跟他说过,让他好好表现,年后要是有机会了帮他争取一下副科。

从科员到副科,这是一个门槛,迈入副科了你才有资格说自己是公务员。

他这几年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左右逢源,才赢得了主任的一句口头允诺,还不一定真帮他报上去呢!

这节骨眼上竟然犯这种低级错误,别说提干了,不把他打发走就阿弥陀佛了。

前面何潇潇小声问韩义:“有办法补救吗?

听我妈说,大亮这几年挺不容易的,没有背景,没有关系,凭自己的努力走到了现在这一步。要是因为一个称呼让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多可惜啊!”

韩义倒是有不同看法。

虽然接触时间较短,但他对何伟亮印象还不错。年纪轻轻,说话处事各方面都很稳健。

这样的人当公务员可惜了,锻炼一下、来天义做行政工作会非常有前途。

天义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人才。

韩义把自己的想法对何潇潇说了说,何潇潇认真的看着他,问:“你没跟我开玩笑?”

“没开玩笑,说真的。”

何潇潇迟疑道:“要不……要不我帮你问问他?”

韩义笑说:“好啊!你问问,要是愿意的话,明天就上岗。”

何潇潇真去问了。

韩义站在电梯旁,看着楼下川流不息的购物人群,脑海里思考起了光义传感器二期工程问题。

融资资金已经到位,中海那边的厂址也正在选择当中,但有件事情他一直没下定决心。

就是到底要不要重组制版龙头?

不用邦纳的产品线,买德国的,芬兰的,日苯的,一条产线加上所有重组费用在内,最多2000万美金就能拿下。

1亿美金能开五条线,这里面的差距就大了,要不然半年就回本。

等到AR手机传感器全面铺货后,赚钱的速度会比印钞机还快。

但是有个问题不能忽略了。

光传感器已经面世,里面的制备工艺肯定被国内外的传感器实验室切开了、揉碎了研究。

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揽这个瓷器活。其余几个国家的制备工艺根本就达不到要求,天义要是采购了,并且还能照常生产,外界该怎么想?

这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想了好一会都没有好办法,韩义干脆也不想了,等回头研究一下再说。

……

何伟亮听到何潇潇的话,朝不远处的韩义看了眼,不可置信道:“他…他真这么说啦?”

何潇潇笑道:“当然。韩义说你挺有前途的,想把你挖到天义去做行政工作,你愿不愿意?”

“嘶嘶……”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刚还在为得罪领导而沮丧郁闷的何伟亮,现在却又为到底是当公务员,还是下海从商而纠结了起来。

公务员各种隐性好处很多,而且旱涝保收,是个铁饭碗;

至于去天义科技更不用说,有何潇潇这层关系,钱途肯定一片光明。前提是自己不要犯原则性错误。

思考了很长时间,最终何伟亮还是坚定的摇摇头,“替我跟韩义说声谢谢,我还是喜欢现在的工作。”

何潇潇问:“你确定?”

“嗯!我确定。”

有些话何伟亮没说。

他为现在这份工作付出了太多。

没日没夜的复习资料,怀抱希望的参加公务员考试,战战兢兢的参加人事面试,最后又侥幸进了区政府工作。

其中的辛苦实在不足为外人道,让他就这么放手实在是不甘心。

这边何潇潇还没开口,韩义就笑道:“他不愿意?”

“你怎么知道?”何潇潇疑惑到。

韩义哈哈大笑,“如果他答应了,那就说明我看错他了。”

“这是什么逻辑?”

“自己想去。”韩义呵呵笑着上了电梯。

何潇潇这个气啊,“你知道还让我去问……”

跟上来的何伟亮,心情也没有之前那么沮丧了。

堂堂天义科技老总都想挖自己过去,说明自己还是有些闪光点的。

这种阿Q式的心理,让何伟亮脸上露出了笑容。

然而他的好心情只持续了不到五分钟,在二楼一家女饰品店里,他又遇到了刘副区长。

……

这位刘副区长叫刘家祥,润州市金口区区委三把手,常务副区长,分管着金口区最核心的事务,像财政,人事,劳动等等,权利非常大。

正因为如此,何伟亮一句副区长让刘家祥特别生气。

“妈,你看这个漂亮吗?”刘家祥女儿戴着个蝴蝶造型的发夹问道。

“漂亮。”

母女俩在那里选头饰,刘家祥腆着小腹背着手站在那看着,脑海里想着区里的一些人事纷争,眉头时而蹙起,看着威势十足,服务员走过他身边时都放低了脚步声,怕打扰到他。

“叮铃铃--”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风铃声,有人说说笑笑进来了。

“姐夫,宴春楼的蟹黄汤包可好吃了。皮薄、汤多、馅饱、味鲜,可与天-津狗不理包子相媲美。”

“真得嘛,那可得去尝尝。晚上有没有啊?”

“有啊!不仅有蟹黄汤包,还有肴肉,都非常好吃。”

“哎呀,被你这一说,我这口水都下来了。”

就在韩义说着的时候,站在店中央的刘家祥转头看来。

刚刚走进来的何伟亮,楞了一下,心里苦笑不已,但脸上还是堆起笑容走了过去。

“哎呀,刘区长,您也在啊!”

五十来岁的刘家祥,满头乌发,面白无须,腆的的肚子把领导派头尽显无疑。

看到“不懂事”的小科员又出现在自己眼前,刘家祥心里就很不舒服。

但还是点点头说:“你是叫…小何是吧?”

“哎!刘区长,我叫何伟亮。”

一个是常务副区长,一个是没级别的小科员,双方根本没有什么好交流的。

问了一句刘家祥便朝自己老婆女儿喊:“好了没有啊?”

“马上就好!”

这边何潇潇俞静瑶看到刘家祥,都是暗自发怵。

县官不如现管!刘家祥可是实实在在的父母官,就她们爸妈在这里,全都要恭敬的喊一声刘区长。

韩义好笑的摇摇头,拍拍何潇潇胳膊朝那位刘副区长走去。

主动伸手道:“刘区长您好!”

背着手的刘家祥楞了下,看着递到面前的手,目光里疑惑的同时,还有一丝恼怒。

自己难得陪家人出来逛街,怎么尽遇到些莫名其妙的人?

之前的何伟亮就不说了,就面前这个年轻人,明知道他的身份还跑过来攀交情,简直不知所谓!

刘家祥不接。

韩义一脸笑眯眯的杵在那里等着。

何伟亮这个尴尬啊,慌忙解释说:“刘区长,这位是天义科技董事长,韩义。”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