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韩义他们到达后,演唱会后台立刻进行了紧急磋商。

虽然给了贵宾票,但他们压根就没估计到韩义会来。

可没想到归没想到,现在人已经来了,机会难得,要是不顺便拉一下关系、为今后的合作打下基础,那真是脑子有问题了。

这段时间凭着【花海世界】宣传视频,莫雯蔚收获了多少好处?光微博粉丝就涨了不下100万。

百娱经纪总经理梅骥也来了,跟莫雯蔚磋商道:“上个月去天义签合同时,那位李经理说,他们老板喜欢听你唱的广岛之恋;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把商业首秀的机会给了我们百娱。

我是这样想的,能不能到时候请他上台一块合唱?”

正在喝淡盐矿泉水补充能量的莫雯蔚,抿抿嘴说:“还是不要了。

这位韩总行事作风比较低调,应该不喜欢这种出风头的事情;

他喜欢听歌,那就让他安静的听;咱们贸贸然去打扰,恐怕会适得其反。”

梅骥皱眉道:“那就这么算了?你要知道机会可是很难得的,错过了今天,以后再想去结交就难了。”

莫雯蔚说:“我不这么认为。

从天义选择百娱、以及今晚来演唱会现场就能看出来,他应该是真的喜欢听我唱歌;

既然这样,我用心唱,那就是最好的结交方法。”

见莫雯蔚坚持,梅骥也只能答应。

放过莫雯蔚,梅骥又去了灯光师那边。

“等下KarenMok唱广岛之恋的时候,她会到贵宾席那边去,到时候你们给4号位打一束光。

记住啊,一定要打蓝光!”

这边叮嘱完,梅骥又去了嘉宾室。

今天晚上的演唱会,百娱请来了几位重量级嘉宾。

等梅骥离开后,那边留着络腮胡的总负责人拍拍手喊道:“各部门准备!”

调音台;

监视器;

摄影师;

音响师;

灯光师,分别比划了OK的手势。

那边正在轻轻跳跃的莫雯蔚,深呼吸了一口,然后向着出场台阶走去。

总负责人喊道:“action!”

那南风吹来清凉;

那夜莺啼声齐唱;

月下的花儿都入梦;

只有那夜来香;

吐露着芬芳……

一首《夜来香》开场舞曲,瞬间点燃奥林匹克体育馆;

而与之相呼应的是,增强现实的震撼性亮相。

围绕大舞台,漫天飞舞的花瓣如同银河倒泻一般、壮丽无边;

数十米长的T字型舞台周围,凭空出现了无数的花树,树上遍布的花朵开始向上漂浮,好似天外飞仙;

上下结合,形成花海一色的壮观景象。

这样的场面让现场6万多名观众发出了山呼海啸声。

“哇--好漂亮啊!”

“哇--太霸气了!”

“哈哈哈,2000块一张票值了!”

震惊、震撼、叹为观止,等呐喊过后便是雷鸣般的掌声。

“啪啪啪—”

夜来香我为你歌唱

夜来香我为你思量

……

随着歌声,徜徉在一片花海中的莫雯蔚、向着T型台前方走去;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头顶上方出现了五彩斑斓的凤凰。

凤凰从半空中游动下来,环绕在莫雯蔚身边,每一片羽毛都如同沾染上了圣洁的光芒,耀眼夺目,而内场观众甚至能看到凤凰那逼真的眼神。

“哇,你们快看,凤凰的眼睛会动哎!”

“你看它的羽冠,好逼真啊!”

“啊……快看快看,凤凰展翅了!”

“哇,真漂亮!好想拽一片羽毛下来噢。”

如此震撼性的画面,把现场观众情绪一下引爆了,才开场不到5分钟,很多人已经喊的声嘶力竭了。

……

一曲结束,莫雯蔚唱起了新近主打歌。

两首歌曲一过,穿着杂色抹胸长裙的莫雯蔚、站在舞台上边走边说:“今天非常高兴来到金陵,金陵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古都……

今天有幸请到我的好友TarcySu,苏慧仑……”

穿着白底印花旗袍的苏慧仑、乘着升降梯缓缓出现在现场观众眼前。

“金陵的朋友你们好嘛!”

“哇—TarcySu我爱你!”

现场掌声不断,尖叫不断。

贵宾席,在看到苏慧仑出现后,俞静瑶居然站了起来,跟着一块呐喊了起来。

“TarcySu我爱你……”

韩义拿过韩英手上的矿泉水喝了口,喊说:“别叫了,歇一会,后面时间还长呢!”

俞静瑶兴奋道:“苏慧仑哎,她也来了。”

“她是你偶像啊?”

“不是啊!”俞静瑶理所当然到。

“……不是你那么激动干嘛?”韩义无语到。

“嘻嘻,我还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看过明星呢,当然激动了。”

这时韩英问道:“阿哥,她是干嘛的啊?”

韩义挠挠头发大声说:“应该是……唱歌的吧?我也不大清楚。”

坐在韩英隔壁的易瑾年鄙视道:“人家就是歌手出道……”

正好台上两人开唱了,易瑾年喊说:“这首失恋万岁就是苏慧仑跟莫雯蔚合唱的,另外还有秋天的海,鸭子啊,都很好听的。”

韩义无语了下,他好像一首都没听过。

这时余勤斌从后排探身喊道:“韩总,你明天有没有时间啊,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关于途牛的情况,韩义自然也了解,余勤斌找他无非就是谈合作。

不过公司布局有其战略考虑,像途牛这样的线上旅游产品公司,他不觉得双方有什么合作的基础。

“这个我不大清楚,得问过秘书才知道。

怎么啦,余总找我有事吗?”

韩义话里拒绝的意味这么明显了,余勤斌哪能听不出来?贴近了大声喊说:“不是途牛,是小黑鱼科技。”

“小黑鱼?噢~”

这个韩义倒是听说过。去年底余勤斌跟途牛另外一位创始人闫海丰,一块创立了家科技公司,好像就叫“小黑鱼科技”。

隐约记得小黑鱼是做科技消费平台的。像大众金融服务,网络商务技术咨询,线上线下连通等等。

名义上挂着科技公司,其实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没有什么具体生产内容,网上什么赚钱做什么。

不过科技公司本身就像裤衩一样,什么屁都得兜着,余勤斌他们搞这个也无可厚非。

余勤斌见他沉吟,说:“听说韩总的公司正在搞短视频APP,不知道咱们两家有没有合作的机会?”

“呵呵,余总的消息蛮灵通的嘛。”

说了句韩义想到了录制器的线下开发,天义本来是打算自己做的。

但老话说的好,你吃肉,连汤都不给别人喝,那就不要怪别人在背后下刀使绊子。就算坏不了事,也要恶心你一把。

天义没想吃独食,线下这块也正在找有实力的合作公司。

之前的小黑鱼显然不在考虑名单之内,至于现在嘛……

韩义想了想说:“这件事余总容我考虑一下。”

余勤斌笑着点点头,坐了回去。

现场人声鼎沸,哪怕就是挨着坐,不用喊的根本听不清。

此时余勤斌老婆套着他的耳朵问:“怎么样?”

余勤斌老婆冯素珍是位女强人,在某大银行任产品经理,同时也是小黑鱼的金融顾问。

余勤斌也套着冯素珍耳朵说:“他没答应,只说考虑一下。”

冯素珍说:“你们要抓紧运作,最好能入股一部分短视频。”

余勤斌回:“线上这块天义有自己的渠道,小黑鱼想参合一脚,难度很大。”

还有的话余勤斌没说。

天义就算缺钱也不差小黑鱼那三瓜两枣,至于技术,那更是没有对比性,小黑鱼拿什么去跟天义谈判?他脸大啊?

前排俞静瑶也知道能坐在贵宾席的人都是金陵有头有脸的商界巨贾,见后面戴眼镜的老男人拉着韩义聊了半天,心里就好奇不已。

贴着他的耳朵问:“后面那位黑脸大叔是谁啊?”

韩义侧过身回说:“途牛的创始人余勤斌。”

“噗--咳咳咳--”

俞静瑶一口没憋住,连连咳嗽了起来。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