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早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次韩义的照片,但是等真人当面的时候,她还是不自觉感到紧张。

不同于以往采访过的那些对象,面前这个年轻人可是现在科技界真正的大咖,一般人想见都见不到。

走进来的韩义,主动伸手道:“不好意思廖记者,刚刚公司开会,让你久等了。”

“没事没事……韩……韩总客气了。”作为记者,廖雨梵在面对韩义时居然打起了结巴。

简单寒暄了一番,双双落座,秘书帮韩义送了茶水进来。

开会开了半天,韩义正有些口渴呢,接过来抿了一口说:“顺便麻烦你帮我到沈总那边要一盒芙蓉酥过来,有点饿了。”

“好的韩总。”

就在秘书离开之前,韩义叮嘱道:“记得把我说惨点,要不然该给你奥利奥了。”

“知道了韩总。”秘书脸带笑意的走了出去。

韩义转头笑说:“我对采访流程也不熟悉,有什么想问的你尽管问。”

廖雨梵感觉自己今天实在是大失水准。这种打破僵局的话应该由她来说,没想到却被韩义起了头。

收敛心神后,廖雨梵赶紧拿出采访稿,那边摄影师也准备架设摄影器材。

韩义摆摆手说:“不用稿子,咱们就随便聊聊,想到什么说什么就行。”

“那……那好吧!”

等那边摄影师比了个OK的手势后,廖雨梵开启录音笔,提出了今天第一个问题。

“据了解韩总今年才大学刚毕业,而实际创业时间不足一年,你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就获得这样巨大的成功呢?”

韩义笑道:“成功吗?我没觉得!你要说现在的天义就算成功了,那你对成功的定义和我不同。”

廖雨梵楞了下,说:“接着上一个话题,天义在今年已经连续推出了多项重量级科研成果,令世界为之瞩目,请问这些创新都来源于韩总的思路吗?”

“嗯,这个问题问的好。”

韩义说了句,秘书拿着一个酒红色方盒子走了进来,放到韩义面前,微笑着说:“韩总,沈总让我跟你说,这是最后一盒。”

韩义边拆盒子边说:“此地无银三百两。别听她的。”

秘书一脸迷之笑容的离开了,韩义拆开盒子捏了一块酒红色芙蓉酥放嘴里,呜呜着说:“好吃好吃,来,你们也尝尝。

深城秘制坊出的芙蓉酥,有钱也不好买。”

在韩义一再邀请之下,廖雨梵捏了块乒乓球大小的芙蓉酥放进嘴里,顿时满嘴酥香,不等咀嚼便在嘴里化开了。

“怎么样,好吃吧?”

廖雨梵赞叹道:“嗯,真的非常好吃。”

“哈哈,好吃就多吃点。”

廖雨梵连连摆手:“真的不用了。”吃一块意思一下就得了,哪能真一块吃。

韩义吃了几块,接着上一个话题说:“你刚刚的问题,可能也是现在外界最大的猜测,那我就借着扬子晚报说一下。

科学是严谨的,但有时候却又很荒谬,历史上很多发明都来源于意外。

你就像橡胶轮胎,如果不是一名叫做查尔斯·固特异的美国男子、于1844年在一个火炉旁笨手笨脚地泼翻了一些铅、硫和橡胶混合物,我们今天所穿的橡胶底鞋子、汽车使用的橡胶轮胎可能都不会存在。

还有X光,这是德国物理学家威廉·伦琴在德国维尔茨堡大学的实验室中无意间发现的;

天文射电,这是美国新泽西州贝尔实验室、一个名叫卡尔·詹斯基无意间发现的,而他本职工作是专门负责搜索和鉴别电话干扰信号的工程师。

像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当然了,偶然事件本身就是及其小概率的事情,它的发生是有其必然原因在里面的。

说回天义的几项创新技术,其实是来源于一次意外……”

……

随着天义从幕后走到前台,越来越多的目光也将聚焦到他的身上,有些问题也将变得无可逃避。

不过对于这些他早有准备。

天义科技没有出过什么太过超前的技术,所有科研成果都建立在现有技术体系下;这也是当初他毁掉全息影像的原因。

现在留给人们唯一的疑问就是,外国大型实验室都没开发出来的成果,他一个文科学校的普通学生是怎么做到的?

韩义编了一个七分真、三分假的故事;

故事中的他从小就酷爱光子学,大一时在一次及其偶然的情况下,发现了光子叠加法;

这种叠加法可以破除纯空气不可以折射光的定律。

也正是基于“光子叠加法”理论,天义才能在光子应用学上取得突破。

廖雨梵既然来采访韩义,自然是做了很多功课,关于纯空气不可以折射光的定律她自然也是知道的。

在来之前她也询问了相关人士,得到的答案是、目前全球唯一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通过全息反射膜来折射光。

可现在她听到了什么?韩义居然亲口承认天义掌握了一种新的技术,不需要全息反射膜就能折射光,顿时为之震惊。

廖雨梵不清楚的是,其实关于这件事外界早就猜到了,只是天义没承认而已。

不过即使这样,廖雨梵今天的采访绝对赚大了。

这样劲爆的新闻由她撰稿发表出去,想都不用想,今天过后、她会成为扬子晚报的台柱子。

……

“韩总,能谈谈您的第一桶金吗?”

讲了半天韩义也有些口渴了,端起茶杯喝了口,说:“关于我的第一桶金,其实网上有过报道。

去年有个朋友邀请我一块去缅甸,当时也是抱着见见世面的想法,然后我看中了一块半赌石。

可能是魔怔了吧,反正我就觉得那块半赌石特别吸引我,以至于我花了当时全部的身价把那块石头买下来了。”

这个事情廖雨梵还真不知道,带着好奇的目光问道:“然后呢?”

“呵呵,很幸运,切开后里面是一块极品红翡,卖了3000多万。”

廖雨梵带着惊叹的表情问:“能告诉我那块半赌石多少钱买的吗?”

“350万。”

“嘶嘶--”

包括摄影师在内,两个人倒吸了口冷气。

惊了好几秒,廖雨梵才感慨说:“韩总,您真的很了不起。”

韩义摇摇头失笑说:“没什么了不起的。不管是赌什么,总归都沾了个赌字。

对了,这一段掐掉,不要报道。”

廖雨梵争辩了一下。这么传奇的事情,要是报道出去了,那将吸引多少眼球啊?

可惜韩义坚持不让报道,没办法,廖雨梵只好说:“那好吧!”

回头排版前是要给韩义过目的,没有他的首肯,别说赌石了,今天所有的采访稿都发不出去。

该问的都问完了,距离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还剩10分钟,下面是自由发挥。

“韩总,能问您一个私人问题吗?”

“问呗。”

“您有女朋友吗?”

“有啊!”

可能是见韩义挺好说话的,廖雨梵壮着胆子开玩笑道:“那您介意换一个吗?”

韩义哈哈大笑,顺着她的套路说:“介意啊!”

廖雨梵也是好笑道:“那您介意多一个吗?”

“哈哈,还是不要了。”

开了两句玩笑,采访也正式结束了。

就在收拾采访稿的时候,廖雨梵突然想到件事情,笑说:“韩总,你们公司前台月薪都过万啊?”

“怎么啦?”

“只是有些不敢相信而已。”

韩义笑说:“你是不是觉得她的工作配不上她的月薪?

那我告诉你,她英语过八级,德语六级,还会说三门地方方言,做前台都有些屈才了。”

“……”廖雨梵看着韩义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