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台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廖雨梵走入了神秘且光芒四射的天义科技公司。

“廖小姐,这边请。”

廖雨梵四处打量后发现,“傲娇”的天义科技并不像她想象中那样气派非凡,显得很普通。

很平常的格子间办公区,地上铺着地板革,部门和部门中间由石膏板隔断。

唯一显得不同寻常的是,每一个部门里都是人头济济,显得非常忙碌,电话声此起彼伏,探讨声声声入耳。

拿着话筒和采访记录本的廖雨梵以及扛着摄影器材的摄影师,脸上布满了好奇的神色。

“请问你们天义现在有多少员工啊?”

走在前面的前台说:“总部吗?总部现在有470人,还有的调到分公司那边去了。”

“总数呢?”

女前台笑道:“这个倒不清楚,大概有1500-2000人之间吧。”

廖雨梵又问:“那工资呢?外界一直说你们天义现在是整个金陵工资最高的,能告诉最高是多少吗?普通员工。”

不像很多公司采取保密条例,甚至泄露自己公司会遭到处罚,天义没有这个说法。

都是凭技术、本事吃饭,你羡慕嫉妒你就上,干不了你就别嫉妒人家工资高。

女前台说:“实验室那边工资最高,平均月薪在8-10万之间;

研发部那边差点,大概5-8万之间;

普通技术员跟销售员2-5万不等。”

廖雨梵问:“那你呢?”

“我啊……”

前台有些不好意思,说:“除掉五险一金还有个税,每个月到手大概在12000到15000之间。”

“啊…这么高啊!”

廖雨梵惊叹了一声,忍不住问道:“你……你不是前台吗?”

也不怪廖雨梵惊叹。

别看记者听起来挺高大上,其实远没有外人看到的那么风光。

以她这种普通记者为例,每个月在扣除乱七八糟的费用后,到手也就是三五千块钱。

至于什么福利啊、好处啊什么的,那是热门栏目记者以及电视台记者才有的待遇。

像她这种舅舅不亲、姥姥不爱的冷门记者,想采访别人都要三约四约,更别提给什么好处了。

也就单位逢年过节给点色拉油、毛巾、香皂什么的。

从入行到现在两年,收过最贵的一件礼物、是金陵一家初创科技公司送的1000元礼品券。

就那1000元回去后还交公了,被副主编拿去讨好他的小情人。

而现在呢?

一个小小的公司前台,根本没什么技术含量,月工资居然高达15000,开什么国际玩笑?

对于廖雨梵话里的轻视,女前台笑了笑没说话。

……

大会议室里,韩义正同公司几个主要负责人开会。

单十一获得了5000万美元注资,扩张计划摆到了眼前。

现在问题是怎么扩张?

门店成本高,运营风险大。诸如租金、转让费、装修改造费、水电费等等。

巨大的成本压力下,盲目扩张是要付出代价的。

但是线下实体店对于解决用户体验感、售后服务、提高品牌形象等短板问题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消费者在逛街时认识了你的品牌后,在下次网购的时候,出于对品牌的认识和体验,很有可能就会选择你的品牌。

另外韩义提前布局线下,主要还是为将来做考虑。

如果说电商是“得女性者得天下”、那么企业就是“得渠道着得天下”!

不过几位负责人也有他们的顾虑。

单十一市场部总经理雷明说:“韩总,我认为现在还是以发展线上销售为主要目标;

线下实体店这一块占用资金多,回收成本慢,并且跨地区对市场环境这块也有很大的考验,贸贸然推进风险太大了。”

另外几位负责人也是一致赞同。

韩义俯身托着腮帮沉思。

线下实体店烧钱是事实,但线上发展已经到了瓶颈,再进一步就将触动几家电商巨头的利益,到时候必将是一场腥风血雨。

他不怕战斗,但目前还没有到那个地步,而且天义还有一样短板—支付手段。

没有支付手段就跟几大电商巨头硬杠,这是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韩义问沈心,“你觉得呢?”

沈心考虑一下说:“要不这样,先派人到几个区域考察一下市场环境再说?

金陵这边的门店之所以能站稳脚跟,其实多亏了公司影响力,要不然现在还处于亏损状态。”

韩义知道沈心说的是实情。

品牌认知度对线下实体店影响同样很大,换到别的城市,没了天义这块招牌,单十一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轻松。

见沈心也不赞同,韩义就说:“那好吧,门店议题暂时搁浅。”

等人都离开后,韩义把沈心跟郁巍留下了。

郁巍现在是天义项目部总监,原来的业务部也撤并到项目部。

韩义把一直压在胳膊肘下的文件分别递给了两人。

“你们看看怎么样?”

两个人翻开文件,扉页写着“短视频APP市场调研报告”。

沈心眉头不自觉蹙了起来,抬头问:“你的意思是……”

韩义直接说:“我想做短视频APP。

随着生活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人们已经没精力去看那些内容冗长的视频,反而对那些短视频越来越感兴趣。

去年欣浪投了1.2亿美元在秒拍;

藤讯投了3.5亿美元到快手;

今日头条10亿美元购北美音乐短视频社交平台Musical.ly;

而阿哩吧吧旗下的土豆网也在全面转型短视频网。

这些无不在说明,如今视频内容正处于转型换代的风口浪尖;

咱们公司要钱有钱,要技术有技术,为什么就不能参合一脚?

不仅要参合一脚,而且要成为业界最大的一批黑马!”

对于韩义想到一出是一出的毛病,沈心已经习惯了,问说:“那你打算从哪方面入手?是复制快手模式又或者抖音模式?”

韩义说:“我昨天晚上研究过快手,其实抛开那些争议性话题不说,快手幕后团队跟我们公司非常相似,500名员工,其中八成是工程师。

创始人苏华跟陈一笑也是技术出身,他们非常重视技术,GIF快手转型为短视频应用后,算法便一直是平台核心;

快手没有人工的内容编辑,没有明星导向,也不捧红人,一切以机器算法完成。

另外快手画面也非常简洁,只有“关注”“发现”“同城”三个栏目,这个界面至今没有变过。

这些东西咱们都可以借鉴。

至于内容的话,我认为趋向于抖音比较好。

但还是那句话,学人者生,似人者死!

咱们公司什么也不缺,技术上更是碾压快手,要是不能做出一款爆款APP来,那咱们都可以集体上吊了。”

沈心笑道:“你都说完了,还让我说什么?”

“呵呵……”郁巍忍不住笑了起来。

……

开完会后,韩义收拾了一下便准备离开公司。

刚到大门口,前台走过来说:“韩总,扬子晚报的廖记者正在办公室等您。”

“记者?”韩义楞了一下才想起来采访的事情。

看了眼时间,已经三点半了,差不多赶得上回去吃晚饭。

转身又走了回去。

董事长办公室里,廖雨梵已经等了快2个小时,咖啡已经喝了三杯,厕所也去了两次,但那个韩总一直没出现。

廖雨梵心情从最开始的激动,到现在已经平静了下来,甚至还有心情打量办公室环境。

作为天义董事长,韩义办公室非常简洁。

房间大约20个平方左右,装修的很寻常;仿红木办公桌,上面放着一台苹果笔记本;左侧靠墙位置有一整排书架,摆放的满满当当;

除了这些,还有一些室内盆景,以及一个小小的酒柜,摆了一些中外洋酒,别的办公室里就没有什么了。

这样的办公室,在廖雨梵采访过的对象中,可能是最“寒酸”的董事长办公室了。

“一个怪人。”这是廖雨梵对韩义的评价。

据她了解,天义不缺钱,发展到今天这一地步,都是别人主动“送”钱给他们花。

这样牛掰的老总,居然不好好装点一下门面,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就在廖雨梵想着的时候,办公室门被人推开了,那个她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次照片的年轻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