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义他们吃饭的地方就在红山公园河对面的商业区。

这里算是整个上元区最繁华、也是最热闹的地方;周围到处都是饭店、酒楼、宾馆,KTV,茶馆。

此时才7点钟过一刻,恰恰是商业区一天中人最多的时候,来吃饭的、逛街的、唱歌的,行人络绎不绝。

“嘟嘟嘟--”

当越野车一声声急促的喇叭声响起的时候,路上行人纷纷侧目,在看到对方开的保时捷卡宴时,忍不住说了句“难怪这么狂”。

然而就在话音刚落的时候,那辆被怼着一直往后倒的黑色奥迪,突然停了下来,车里下来一个女生。

在车门被关起来后,奥迪车倒车灯熄灭,随后一个短距离加速,狠狠撞向了对面的保时捷卡宴。

“砰--”

“嘎吱--”

“哗啦啦--”

一阵剧烈的撞击过后,在众人目瞪口呆中、奥迪车往后倒了两三米,然后又是一个加速。

“砰--”

“砰--”

连续撞了三次,双方引擎盖都冒起了阵阵青烟,奥迪车才停下。

两辆卡宴里的人在奥迪不动弹后,下车后拍着奥迪的引擎盖、车窗玻璃大骂了起来。

“*%¥#@!*……”

“你TM有种下车……”

“下来……”

车里的韩义拿出手机不慌不忙的拨打电话。

“喂,廖队长吗?吃饭了没?

我啊,刚刚吃过!这不刚从饭店里出来吗,有人醉驾,把我车给撞了。

对,他们现在还围着我车呢。

在洪山路商业街这边,交警队斜对面。”

挂断电话,韩义看了眼外面五六个大呼小叫的拍着前引擎盖跟车窗玻璃的壮汉,从扶手里摸出包烟来,慢悠悠的点上后抽了起来。

“下来……你TM有本事下来!”

韩义伸手拧开收音机,调到苏省音乐台,里面正在放周华建的《孤枕难眠》。

想着你的黑夜,

我想着你的容颜,

反反复复孤枕难眠,

五音不全的韩义,拍着大腿跟着一块唱了起来,“告诉我你一样不成眠,告诉我你也盼我出现……”

“嘭嘭嘭……”

伴随着激昂的音乐声,外面捶车窗的声音越来越大。

而此时看热闹的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纷纷猜测车里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叼,居然敢拿奥迪撞保时捷?

路怒也不是这么个怒法,这不是拿钱开玩笑嘛!

而更多的人则是拿出手机进行录像。

……

这里是商业区,24小时都有巡防队,没等韩义一根烟抽完,两三辆警用摩托就过来了。

“干嘛呢干嘛呢?都住手!”

“****,他故意把我们车给撞坏了。”

“****,现在躲在里面不出来。”

“你TM下来!”外面的壮汉说着还用脚踢韩义车轱辘。

五六名巡防队员一边用对讲机呼叫增援,一边喊道:“能不能好好说话的?”

“你让他下来,看我不打死他!”

“吗得,老子刚提了没两天的车,他就给我撞坏了,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就在这边大呼小叫着的时候,三辆警车又过来了。

“嘟嘟--前面的人让一下。”

警车停在外面的马路上,然后从花坛中间的间隙走了进来。

七八个警察径直走到奥迪旁边,驱散围观群众。

“行了,别怕了,都散了。”

“这边的让让,让你们别拍了听到没有?”

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牛逼哄哄说:“我拍照怎么啦,法律又没规定不让拍照!”

“来,把你身份证拿出来。”

“我没带。”

“没带是吧?把他带回去。”

听到要把他带回去,那个人吓了一跳,赶忙往后推,“我不拍了不拍了……”说着赶紧拔腿就跑。

其余围观群众一看,不敢再看热闹了。一哄而散。

没了围观群众,之前那帮大呼小叫的壮汉老实了,声音也低了许多。

就在这时交警也过来了,让那两辆保时捷车主出示驾照,还有人拿过来了酒精测试仪。

“来,吹一下。”

“你们干嘛……是他先撞我们的。”

“让你吹就吹,哪那么多话。”

“警官我们错了,我们认倒霉,你放我们走吧!“

“快点吹。”

之前叫唤的最凶的青皮男子,眼看不吹不行了,突然拔腿就跑,冲过花坛隔离带后向马路对面跑去。

“别跑……”

“站住……”

青皮男子跑了不到50米,被追上去的警察一把摁在了地上,拖死狗一样拖了回来。

“我不吹……”

“别吹了,给他抽血……”

经过快速检测,这个逃跑的男子血液酒精含量超过80mg/100ml,属于醉酒驾驶。

“凭什么就测我们,是他先撞我们的。你们这是徇私枉法,我要去告你们……”

就在这时韩义下车了,走到交警旁边说:“给我测一下吧!”

韩义测试酒精含量为0,然后跟其中领队的警察说了两句后,便越过花坛上了路边等候的一辆黑色丰田越野车,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两个开车的经过测试后,全部属于醉酒驾驶。

再到饭店里一问,6个人喝了5斤白酒,随后被集体带往派出所接受调查。

……

此时丰田越野车的副驾驶上,宋芸香盯着开车的苏瑞尔看了好一会,然后带着一丝惊叹说:“你好厉害!”

苏瑞尔不说话,韩义问:“你怎么知道她厉害的?”

“人每分钟平均要眨眼14-16次;精神越集中的时候眨眼次数就会越少,比如阅读时每分钟只有8-10次;而她每分钟平均只有两次。

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解释,她的精神始终处于高度集中状态。”

韩义以为她看出了什么呢,提着的那颗心放了下来,胡诌道:“苏瑞尔参加过战争,这是她在战争中磨练出来的生存本能。”

宋芸香又看了看苏瑞尔,然后才转头问:“你为什么要撞他们车子?”

韩义挑挑眉毛问:“你是在质问我还是在跟我探讨这个问题?”

宋芸香说:“跟你探讨这个问题。”

韩义挪了挪身子,说:“那好。假如我是一个普通人,遇到今天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

无非就是两种结果,要么捏着鼻子乖乖让路;要么下车跟他们理论;

而实际上后一种情况发生的概率会比前一种要高。

但是你也看到了,人家五六个人,膀大腰圆,还喝了酒,过去理论百分之九十九会被痛扁一顿。”

宋芸香想了想说:“以你的城府心性,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情。”

韩义忍不住哈哈大笑。

“我的城府?你以为我是那种修炼了十年八载的商界老狐狸?

我今年才24岁,还是热血小青年,城府这种东西暂时与我无缘。

话说回来了,当着你的面被人骂,我不得装一下?”

宋芸香想了好一会才说:“你……变了。”

“噗-”

韩义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连眼泪都笑出来了,“哎哟,我发现我不能跟你在一起,要不然迟早非笑死不可。”

见宋芸香一直看着他,韩义就笑说:“好吧!说正经的,我看到开车的是两个醉鬼了,这种对别人生命不负责任的人,不给他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他是不会长记性的。

另外我非常讨厌开远光灯的;

大二时,有一次在新街口那边我开电动车回学校,对面小车开着疝气大灯,照的我什么都看不见,结果撞到了路边的行人,上医院检查花了我700块。

我一个月生活费也就三四百块,被远光灯照掉700块;你知道我当时什么心情嘛?告诉你,杀掉那个司机的心都有了!”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