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的毕业典礼持续了四个多小时。

中间天义科技用无与伦比的光影技术,赢得了现场众多学生、嘉宾以及观众的热烈掌声,甚至数度引起骚乱。

最后,典礼在毕业生合唱的校歌中完美的落幕了。

曲终人散,各自带着兴奋的心情离开了。

可以想见的是,明天“天义”跟“韩义”肯定会被推上风口浪尖。

其实现在网上已经开始热议了。

有关于韩义的一切,都在网上被人深度挖掘了出来。

天义太神秘了,崛起的速度也太快,尤其是毕业典礼上所用到的技术,都让人津津乐道。

中场休息时,穿插了一组金师大动态影像校史,有专业记者近距离观看了礼台,找来找去都没发现全息反射膜。

要知道,凡是大型活动,无论是演唱会还是电视台晚会,凡是使用到AR、VR技术的,都要搭建全息反射膜,利用反射膜的折光效果来定影。

而这也是目前市面上最常见的技术手段,包括去年华清大学毕业典礼上用到的技术也是一样。

至于麻省理工那位学生利用气体空爆形成的海市蜃楼,先不说能不能运用到商业中来,就算实现了,那个画面能看吗?

但是天义却既没有使用全息反射膜,也没有使用海市蜃楼,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掌握了一种新型定影成像技术!

这就比较吊了!

……

不管网上的沸沸扬扬,在毕业典礼结束后,韩义回到了寝室。

路上认识还是不认识,在看到他后都点头致意,真心实意的叫一声“韩老板”。

506寝室里,东西都已经打包好,几个人靠在床铺上抽烟。

见到韩义进来了,个个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韩老板!”

韩义点点头,说:“走吧!”

众人拎起行李箱,背起肩包出了门。

刘浩楠在路过女寝时朝楼上看了眼,脸上终究还是浮现出一丝落寞,随后跟着韩义朝不远处树荫的福特商务车走去。

先送罗春,下午4点30,金陵到中海的动车;

之后沙嘉慕,5点10分,金陵到“萱城”的长途大巴;

最后是刘浩楠,7点钟,金陵到天府的飞机。

最是感伤离别时。

一个寝室里住了四年,虽然偶尔也会有争执,不快,但此时一切都已成了过去,只剩下一句句:保重,一路顺风!

机场安检口,刘浩楠使劲抱了抱卢震海,又抱了抱韩义,红着眼说了句“你们保重”,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前走。

目送着刘浩楠身影消失,韩义转头道:“我们也走吧!”

……

关于罗春跟刘浩楠,其实韩义有说过帮他们留在金陵的,他也有这个能力。

但两人都婉拒了。

用罗春的话说:同学四年,真要到你公司上班,我是叫你韩义,还是叫你韩总?

这确实是个问题。

韩义本身也没几个谈得来的朋友,再把两个他们都变成手下,想想就很糟糕。

不过未来还很长,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

……

第二天天义增强现实如期登上了热搜榜,各大媒体也是连篇累牍的进行了报读。

天义在AR领域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完全是压倒性的,别说中国了,全世界暂时都找不到一家能抗衡的公司出来。

28号上午,美国最大的科技纸,和《财富》及《商业周刊》齐名的FastCompany,对天义展现出来的技术进行了深度解读。

随后美国最专业的科技新闻聚合网站Techmeme,援引了FastCompany的观点,并对天义科技在增强现实中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予以了肯定。

两家重量级科技媒体的褒奖,让天义的AR技术在全球都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国内几大主流媒体也争先恐后进行了报道。

另外还有件事,就是关于韩义的。

出乎意料,韩义的名字并没有登上热搜榜,而是“韩老板”这三个字。

打开BD,到处都是询问。

“韩老板是谁?”

BD搜索首页有韩义身穿学士服,头戴学士帽的照片,左侧则是有关“韩老板”的百度百科,韩义这两个字则被编辑到了中间。

“韩老板”在网上热炒了三天,无数媒体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把韩义描述成了科技创业的典型,年轻一代大学生的偶像。

本来以技术人才为主力军的天义官微,这几天涌入了大批以大学生为主的粉丝。这些粉丝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金陵大学城学生。

……

再美丽的烟花也有落幕的时候,国内政、商、军,娱乐界有那么多新闻要报道,天义能硬生生坐在上面三天,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而且初衷也达到了。

现在全球所有AR公司,有几个不知道天义是谁?

从这几天国内商业演出公司争先恐后来函来电,就可见一斑了!

代价就是韩义牺牲了一部分隐私。

不过也无所谓,反正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那些无关紧要的,谁管他韩义是谁?又不是马耘马华縢,家喻户晓。

这几天韩义什么事也没做,就是到处逛逛,偶尔路过金师大门口时,总是有些伤感。

以前还是学生的时候不觉得,现在离开了才感觉到门里门外的不同,他现在已经是社会人士了!

30号下午去江北找卢震海喝酒,路过金师大西门口的时候,看到个熟悉的身影。

把车子停到远处,从车里拿了几包烟,盯着炎炎烈日徒步朝校门口走去。

大门口遮阳棚下,保安郑平笔挺的站在水泥墩上。

“郑哥,下来抽支烟。”

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郑平头一看居然是韩义,瞬间露出熏黄的牙齿,恭敬道:“韩总您好!”

韩义笑道:“下来歇会。”

“哎~”

郑平从水泥墩下来,走到阴凉处,用手背擦了下额头上沁出的细密汗珠,问:“韩总过来有事吗?”

“别韩总韩总的,听了别扭,还是叫小韩顺耳。”说着韩义递了颗烟过去。

郑平接过,就着韩义的火点起,咧嘴笑道:“那可不行,班长听到了非训我不可。”

韩义也没纠正了,朝学校里看了眼问:“这会怎么还值班啊?”

郑平说:“这几天来学校的领导记者比较多,休班都取消了。

不过加班工资高呢,比平时每天多了50块,还有补贴,划算呢!等过几天就轻松了。”

韩义点点头,表示懂了。

再过一礼拜学校就该放暑假了,他们自然就轻松了。

就问:“老婆孩子暑假过来吗?”

“嗯!再有两天就过来了,房子都已经租好。”

“一家团圆,蛮好的。”

郑平就咧嘴笑。

这边刚聊了两句,值班室里保安队长拉开窗户喊道:“郑平,你人呢?这时候偷懒你还想不想……”

里面的人喊到一半,等看到拐角处的韩义时唬了一跳,赶紧从值班室里绕了出来。

“韩总您好!”

韩义也掏出烟给他散了颗,然后把手里拿的四包整的都分给他们了,笑道:“那我就先走了。”

“要不到值班室歇会?”

“不了,你们忙!”

……

过了江北大桥,第一个出口下去左拐没多远就是江北-区最繁华的商业街区,各种时尚名品店,大型超市,美食街,连锁店,在这里一应俱全。

商业街西半边中部,靠着利郎服饰店旁边有家精品女士内衣店。

这个店就是卢震海家开的。里面随便一件薄薄的布片就要上千块,好一点的甚至要到三五千,上万块。

此时卢震海正坐在收银台后面玩游戏,还有名女销售员正在给客人介绍产品。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卢震海顺手接过后喂道:“哪位?”

“我到了!在哪边啊?”

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卢震海一下站了起来,惊喜道:“韩老板你过来啦?左边左边,顺着大路往前走,看到苏果超市没有……”说着卢震海人已经跑出了店门。

中间正在货架上挑选内衣的女人,被突然响起的男声吓了一跳,手中黑色蕾丝边布片缓缓飘落到了地上。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