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礼拜天开始,韩义连着在公司里忙了三天。

主要就是厂房建设这块,另外还有资金调度。

天义公司账户上目前还剩2亿3000万人民币,资金方面暂时没有什么压力。

但搞科研真的很烧钱,实验室那边的器材,全都是进口货,随便一次实验都要烧掉上万美元,而这样的实验很可能会重复几十次、几百次。

距离光义传感器的季度分红还早,单十一的盈利能力虽然很强,但也处在高速发展中,他不能把资金抽调出来,以免影响到整体的战略布局。

到礼拜三时,韩义就抓耳挠腮的想着到哪里弄钱去?

TCL跟OPPO倒是可以提供大笔资金,但这两家一直惦记着天义的技术,老想着买断,没法谈。

礼拜四上午,把之前挤压的一点文件处理掉,韩义到各部门转悠了一下,最后来到了研发部。

这里现在是天义最大的一个部门,光普通职员就高达400名,整层楼有一半都是研发部在使用。

看着里面拥挤的办公环境,韩义有些愧疚。

程序员可以说是最单纯的一个职业了,他们每天面对着电脑,与代码为伴,没有许多要操心的事。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作为老板,韩义有责任,也有义务为他们解决一切后顾之忧,让他们安心的敲代码。

在里面转悠了一圈,很多人并没认出韩义这个年轻的老板,瞥了眼继续沉醉在代码世界中。

研发部新任主管叫唐寅,华清大学电子工程博士,高级计算机工程师,高级图形算法工程师,曾先后在华硕、联想等国际知名企业里担任重要职务。

来天义完全是个意外。

他本身是天义的铁粉,经常在天义官微下面发表技术分析贴,前任研发部主管陈建州和他加了好友,两个人经常在网上聊天,然后陈建州就极力撺掇他来天义。

本来还不肯过来,但是当运动追踪系统完成封装后,陈建州请示过后给他发了段算法代码,一下子击溃了唐寅的心理防御。

打个简单的比喻,他还在研究解方程、不等式、函数,人家天义都开始研究线性代数、矩阵、Galois理论了,你说他是什么心情?

没有办公室,唐寅同普通员工一样坐在格子间办公区域里,鼻梁上架着副啤酒瓶底厚的黑框眼镜、托着腮帮子皱眉沉思呢!

“老唐~”

唐寅扭头看了眼,站起来笑道:“韩总,你怎么来啦?”

“过来看看你们有没有什么困难。”

也没什么客套话,唐寅看了眼电脑屏幕,说:“3D解析这块一直不兼容,运行速度差了一大截,正在排查哪里出了问题。”

韩义才刚刚开始学JAVA,跟唐寅聊算法就是班门弄斧,笑道:“我问的生活上。”

唐寅笑说:“很好啊,没什么困难。”

韩义就抱歉道:“原来坐在30平方的办公室里办公,现在挤在格子间,能好才怪。”

“呵呵,其实没什么区别。像现在这样我反而觉得很好,有事了直接吼一嗓子,也省得跑路了。”

韩义哈哈大笑,“那可不行。你们这些程序员一天到晚对着电脑,身体长期处于亚健康状况,回头累垮了谁来帮我敲代码?

这样,回头你开会的时候通知他们一下,每个礼拜抽出一定时间到俱乐部去锻炼锻炼,咱们不定期举行比赛。

篮球,羽毛球,俯卧撑什么都行,获胜的到时候给予现金奖励,1-5万不等。”

唐寅笑道:“那我就替他们谢谢老板了。”

“那行,你忙。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尽管跟后勤部那边提,那边解决不了你打电话给我。”

“好,我知道了,韩总你慢走。”

目送着韩义走远后,坐在唐寅隔壁的一个女孩子站了起来,趴在格子间挡板上嬉皮笑脸问:“哎,师傅,这位就是咱们那位小老板啊?”

唐寅坐下后说:“你不是见过嘛。”

“见是见过,就是没搭过话,而且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唐寅从桌上抽了份复印件递过去,“有那八卦的时间帮我重新算一遍。”

女孩子随手接过后嬉笑道:“这不是好奇嘛。你看他年纪不大,却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儿,看着特别搞笑。”

然后捏着嗓子,学着韩义声音说:“老唐,过来看看你们有没有什么困难,你们这些程序员整天对着电脑……嘻嘻。”

女孩学不下去了,窃窃笑了起来。

唐寅也被她说笑了起来,伸手拿起一份报告拍了她脑袋一下,板起脸说:“快去吧!鹦鹉学舌,当心老板知道了给你小鞋穿。”

女孩吐吐粉嫩的舌头,坐回去干活了。

……

这边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韩义,现在脑海里一直在考虑着到底去哪里弄钱?

技术不能转让,重组的利润差也填补不了窟窿,至于贷款,那是更不行。

三五千万,一两亿的贷款,对于庞大的科研支出,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主要就是光传感器那边季度分红还没出来,要不然根本不用他操心。

想到传感器,他就想到了那两条让他咬牙切齿的生产线。

一亿美金一条,估计邦纳都快乐疯了。

“制版线…压模线…封装线……”

人事部外,韩义目光闪动着。

既然开源开不了,那只有节流了,怎么节?当然是在产线上想办法!

8%的股份,预计可以融3-5亿美金,这么多钱用来买邦纳高附加值产品线,实在让他太心疼了。

怎么办?重组制版龙头!

要知道整套产品线,最贵的就是全自动制版线,2000万美金起码有一半花在这个上面,其余的都能找到代替品。

而制版线核心部件就在龙头上,那是一个足有300公斤的正方形黑匣子,里面是全自动数控程序,是邦纳经过多年调试出来的技术精华所在。

现在样品现成的,只需要再买两台普通制版龙头,就可以动手了。

韩义冷笑道:“一亿美金一套?我一千万美金就整一套出来给你看看!”

就在韩义忙筹钱的时候,轩武区科技园的千米网公司内,正在进行着一场无声的战斗。

从礼拜一开始,战斗正式拉开帷幕。

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易秀川输了拿一笔养老钱滚蛋,闳明全输了除了滚蛋外,在业内再也无法立足。

毕竟谁也不会喜欢背后下刀子的小人。

礼拜一,易秀川没有动手;

礼拜二三,易秀川正常上班,但公司内风向慢慢变了,那些之前阳奉阴违的部门主管,脸上重新挂上了恭敬的笑容;

礼拜四上午,易秀川以公司大股东名义要求召开股东会议;

在外面奔走了一天的闳明全,接到这个消息的当晚,找到了易秀川。

这个和易秀川年龄相仿的老男人,高高胖胖,看起来慈眉善目,不了解底细的人,第一印象一定是老好人。

两人是在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碰头的,闳明全早早等在了易秀川宝马车前。

“聊聊?”

易秀川点点头,上车后两个人来到了公司附近一家经常去的酒吧。

时间还早,酒吧里并没有什么人。

服务生把易秀川存在这里的酒拿出来分给了他们。

“干杯!”

放下酒杯,易秀川开门见山道:“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闳明全捏了包烟出来,递给易秀川一支,易秀川挡了一下说:“戒了。”

闳明全朝他左手熏黄的食指看了眼,也没勉强,点上后自顾自说:“咱们有大半年没一块喝酒了吧?”

易秀川说:“喝酒除了看心情,还要看跟谁喝;要是彼此看了心情不痛快,那这个酒喝了也没什么意义。”

闳明全眼睛里蕴含了复杂的神色,好久之后问道:“晨兴的事情我听说了,你很有本事,居然能找到天义帮你。

可是你这样做值得吗?千米是咱们共同创立出来的,难道你真得甘心拱手让人?”

易秀川转动着杯壁说:“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闳明全脸上出现一丝潮红,“咱们二十年的老交情,难道你真得要赶尽杀绝?”

易秀川冷笑了一声,“交情算什么东西,能当钱花吗?你说多少钱一斤,我卖点给你!”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闳明全也不打感情牌了。

“我手里股份你打算出多少钱?”

“500万!”

闳明全眼珠里满是熊熊燃烧的火焰。他手里11%的股份,按照公司市值来算,起码值5000万以上,500万连白菜价都算不上。

“你别太过分!”

“彼此彼此!

说着易秀川放下了酒杯,站起来道:“卖不卖随你便!或者你明天也可以来参加股东会议。我有事先走一步。”

眼看易秀川一步步朝酒吧门口走去,闳明全脸上狰狞可怖。

去参加股东会议,除了被人当丧家之犬一样看笑话外,还有什么意义?

放在裤兜长条状物体上的手握起又松开,反复了几次。

就在易秀川踏出酒吧门的那一刻,闳明全咬着牙喊道:“我卖!”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