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礼拜天一直到礼拜三,韩义一直都待在了实验室。

之前的心态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现在他既要“知其然”也要“知其所以然”。

不过也就是韩义了,换一般人可做不到。年纪轻轻,身家亿万,有几个人愿意待在枯燥的实验室里,对着一堆数据?

这里面也有宋芸香的功劳。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实验的间隙偶然看到她专注的身影,总是能让他的疲惫一扫而空。

下午两点钟,宋芸香回了学校,韩义也收拾一下去了附近的秘密小屋。

客厅里,苏瑞尔就那么直挺挺的坐在沙发上,见到韩义进来扭头看了眼,脸上面无表情。

“不好意思,这几天有点忙,所以没来看你。”

苏瑞尔说:“我感觉不到存在的价值,为了避免造成能量浪费,建议你让我进入休眠状态。”

休眠虽然不会造成能量浪费,但是苏瑞尔会分散成无数的零部件,再次唤醒需要花费50点能量。

“我怎么闻到一股怨气。”

“怨气是碳基生命才有的一种情感释放,我不需要。”

“好吧!那你这几天有没有试着做点什么?”韩义走过去问到。

虽然苏瑞尔本质上是一个机器人,但同时也是一个智能生命,韩义希望她能跟正常人一样,这样以后才能交给她更多的任务。

在他靠近后,苏瑞尔从沙发上站起来朝卫生间走去,韩义好奇之下也跟了过去。

卫生间的洗手台上,放着五六支断裂的牙刷,水池里还有一块湿毛巾。

韩义问:“学会了吗?”

苏瑞尔看着他说:“这是一种资源的浪费,我根本不需要刷牙洗脸。”

“你不会口臭吗?”

“我体内有高温灭菌系统,不会出现口臭。”

近在咫尺下,韩义从苏瑞尔口中闻到了牙膏沫的味儿。

“有些事情虽然看似没必要,但却可以帮助你尽快的融入到这个世界。”说着韩义走过去把毛巾拧干挂到了毛巾架上。

苏瑞尔眼睛里出现了一个叫“疑惑”的东西,但转眼即逝。

没在这里多待,韩义开车送苏瑞尔去了驾校。

科目一已经过了,毫无疑问的100分,下面是科目二。

会开车跟会考试完全是两码事,这涉及到心理素质以及场地制约,很多自诩为老司机的,让他现在去驾考中心考试,不一定就过得了。

苏瑞尔是肯定没问题的,但她了解的东西都是从网上获取的,没有实际操作过,所以有必要练练。

教练是个40岁的中年人。

10个教练9个色,韩义不怕他占苏瑞尔便宜,就怕他被打得生活不能自理,所以有必要提醒他一下。

“吴教练,我表妹以前在国外是职业摔跤手,拿捏‘方向盘’的时候没个轻重,练车的时候还望你多担待一点。”

教练朝苏瑞尔故意撸起的手腕看了眼,立刻就明白他什么意思了,干笑道:“你放心,保证没问题。”

韩义点点头,扔了一条硬中华在教练车上,说:“那就麻烦你了。”

跟苏瑞尔又交代了两句,韩义驾车离开了。

……

等韩义走远后,教练拍拍手说:“等会练倒车入库和侧方位停车,现在一组先上车,其余人先等一下。”

见苏瑞尔还站在那边,教练笑说:“小苏,上车啊!”

苏瑞尔拉开车门做了进去。

“葛林你先开。”

“上车后的步骤要牢记好,系安全带,点火,挂挡,松手刹……”

“离合慢点松,油门慢点踩……”

“咔咔咔……”开车的小年轻离合松的多,油给的少,车子跟着一颤一颤的。

“哎呦喂,你倒是踩油门啊,又不跟你要油钱,怕什么啊!”

“嗡……”小年轻一脚怼了下去。

“噗嗤~”

就在车子窜出去的一瞬间、教练一脚刹车踩了下去,除了苏瑞尔,别的人都跟着往前撞去,发出了“哎哟”声。

被吓了一大跳的教练、喝问道:“你是不是跟我有仇,打算撞死我啊?”

小年轻红着脸嗫嚅道:“没…没有。”

“没有你开那么快干嘛。”

“我……”

“行了,你先下去吧,让我缓口气先。”

教练点了根烟压压惊说:“苏瑞尔,你来开。”

没用教,苏瑞尔坐上驾驶位后系安全带,点火、挂挡,松手刹,一系列步骤做的娴熟至极,打了转向灯,看了倒视镜后车子平稳上路了。

“非常好。”

教练夸了一句说:“倒车入库有几个注意点……”

就在教练解释着的时候,车子已经来到了倒车入库练习区,没用教练多说,车子非常标准的进了栏杆围成的车库。

“嗯!不错。小苏开过车吧?”

“是的。”

教练看了眼苏瑞尔小巧可人的脸蛋、总感觉有点呆滞,不过一想到她衣服下肌肉虬结的手臂,一改口花花的毛病,说:“走,试试侧方位停车。”

让这位教练不敢相信的是,这个看着呆呆的小姑娘,车开的却犹如教科书般标准,所有训练项目全部一次通过。

“开的不错。”教练再次夸奖了一句。

这样的学员是每个教练梦寐以求的,省心省力。

和苏瑞尔同车的几个人,心里却郁闷不已,明明会开车,却偏要装逼跟他们抢练习时间,真是有够无聊的。

不过看在她长得萌萌哒的份上,几个人也就没计较。

……

这边韩义离开驾校后便去了科技园,两亿多的设备回来后他还没看过呢。

还没到大门口,便看到那边围了一群人,外面还有警车。

“咦,这是干嘛的?”

韩义靠边停车拿出手机拨打给了沈心,那边刚一接通便说:“我看到你车了,先别过来。”

“怎么啦?”

“上任公司职工过来讨薪的,赶巧有记者过来采访,他们就胡说八道一气,说我们公司官商勾结,把他们逼走,现在要我们公司垫付薪水,要不然就不走。”

韩义被气笑了,“这简直是强盗嘛,他们凭什么要我们垫付?”

沈心也无奈道:“我知道。现在问题是有很多记者在场,这些人都是唯恐天下不乱,回头还不知道怎么写咱们公司呢!”

“怕什么!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由他们去写好了。”

沈心知道韩义是顺毛驴脾气,越是激他越不会退步,就说:“你先走吧,我来处理。”

韩义没走,把车停到隔壁一家数据线厂门口,徒步走了过去。

厂门口一帮五六十岁的老头老太太、对着记者痛斥着上一任的无良老板,顺带谴责区政府以及天义公司,说他们官商勾结,吃人不吐骨头,拿着他们的血汗钱在外面逍遥快活。

闪光灯“咔嚓咔嚓”,记者把话筒怼到他们面前问道:“你们为什么肯定天义官商勾结,你们有什么证据吗?”

“这还要什么证据,都是明摆着的事情,不官商勾结能把我们逼走嘛。”

“那你们认为天义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

“跟连世彰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韩义拉过一名看热闹的问:“连世彰谁啊?”

“宇达电子的老板。”

韩义散了根烟,问:“讲讲,怎么回事的?”

看热闹的把烟点着后、小声解释说:“连世彰钻残疾人税收优惠的空子,在这里开了家电子代工厂,听说压榨的很厉害,这些年赚了不少黑心钱。”

“去年市里开始整治不规范经营企业,吃饱喝足的连世彰转移了财产,然后申请破产,把烂摊子留给了区里。这些来讨薪的大多都是残疾人家属,最多的已经半年没发工资了。”

“那他人跑哪去了?”

“不知道,据说还在金陵。”

就在这时沈心带着天义员工出来了,围着门口的讨薪人员以及记者一窝蜂的涌了上去。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