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犯贱的,就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以李康誉的条件,说个不好听的,想要什么样的女孩没有?但他还真就看上项天歌了。

至于为什么?因为项天歌出生于商人世家,她身上的那种商女气质非常符合他对女朋友的定义,两人在一起聊天时也总能找到话题;另外她相貌出众,见闻广博,几个优点一结合自然也就不需多说了。

那个什么奶茶妹跟她一比,就是路边的狗尾巴草。

眼看着项天歌去追韩义,就好像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似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自己的女性友人去追别的男人,有几个男人能容忍得了?

可他偏偏无法向项天歌发火,人家早就说了两人是同学,热情一点是理所当然的,可他心里就是不爽,非常不爽。

等离开国宾馆后,李康誉就问:“你对这个韩义了解嘛?”

项天歌心里有些失望,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居然没有“二虎相争”,下次不知何时才能碰到了。

听到李康誉问,她强打起精神笑说:“了解啊!我们同学四年呢。”

“我查过这个人资料,他之前好像就是个穷学生嘛,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了?”

这一点别说他了,项天歌还奇怪呢!她姑姑找来的那些资料,她从头看到尾也没发现什么秘密。倒是有人跟踪调查过他,除了偶尔形迹可疑外,依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额……他大学四年大半时间在勤工俭学,除了学校里之外,也接触了大量社会人士,那也是一段真空时间,不知道他具体在干什么。”

“那他平时在学校里都做些什么啊?帮人代购?”

“嗯!基本就是这样。后来开始卖水货手机,货源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另外有人定期给他送大批量淘汰报废机,但从来没见他卖过翻新机,他网上商城出售的手机我也检测过,全部是行货。”

“这样啊……”李康誉托着手肘轻抚下巴思忖着。

“能给我详细的讲讲吗?”

项天歌在脑海里把所以关于韩义的信息捋了一遍,串成了一条时间线。

“大一他开校园小卖铺;大二做代购的同时外出兼职,行踪不定;大三大同小异,中间请了半个月假期,没有回老家,行踪不明;去年上半年开始发力,先是开电动车组装厂,之后弄区域共享单车。”

“要说最可疑的就是去年12月份的缅甸之行。他去内比都翡翠公盘大会,没有投标,但却在外面买了一块裂绺石,而且切开后里面居然是极品红翡,卖了几千万。”

李康誉眼睛里出现了异样的神色。他有个朋友也是开的翡翠行,再三跟他讲过,赌石十赌九输,千万别抱有侥幸心理。那种“凑巧”买一块原石然后开出什么极品翡翠的事情只出现在新闻里,现实里那个人不知道赌输了多少块原石。

所以李康誉根本不相信什么运气,最大的可能就是有人用极品红翡进行利益输送。

“到底是什么人呢?”李康誉心里思忖着。

再一次被推开的项天歌,说是由爱生恨也好,说是为了靠近李康誉也罢,反正在这一刻心态发生了变化。

“另外他在宁江区的电动车厂还组建了个无损太阳能电池研究室……”

……

润州新城花园,何潇潇家。

何妈妈是晚上7点钟到家的,何爸爸正在外面和友人喝茶,被她一个电话招了回来。

“你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嘛?”何爸爸进门后奇怪到。

何妈妈摆摆手说:“坐下坐下,我给你看个东西。”

“什么啊?”

何妈妈把拍的几张照片以及录的小视频给何爸爸看。

“购买合同?”

何妈妈放大图片说:“谁让你看合同了,让你看名字。”

何爸爸仔细一瞧,一脸惊讶道:“你……你们去买房啦?”

何妈妈不急着说,把两间复式楼的内外环境图片一张张给何爸爸看,最后才跟他详细解释了一遍。

“2000万……你们疯啦!这怎么可以?”何爸爸当即就站了起来。

何妈妈拉着他的手,“你坐下啊,听我跟你说。”

何爸爸有些生气,摆手道:“小韩有这份心就行,但房子绝对不能收。他们两人还没结婚呢,现在就要房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家卖闺女呢!”

何妈妈也有些生气:“你这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卖闺女啊?我也没要求小韩添潇潇名字,是他硬要添加的。”

“真得?”

“当然是真得,不信你打电话问你闺女。”

何爸爸就重新坐了下来,沉思了片刻问:“家里还有多少钱啊?”

何妈妈连顿都没打说:“34万。”

何爸爸就说:“人家小韩出了房钱,这个装修钱不能再要人家出了。”

何妈妈问:“那你说怎么办啊?34万肯定不够。”

何爸爸想了好一会说:“这样,把黄山路那套小户型卖掉。”

“那明天……”

何潇潇爸妈开始商量起了装修的事情。

……

礼拜一早上韩义去公司开了个简短的会议,主要就是布置一下公司接下来的工作重心。

AR运动传感器已经完成封装,接下来要进行产业化生产。

运动传感器,顾名思义就是能够探测人或物体运动的装置。比如全世界的保安系统都无不依赖运动传感器来触发报警器、自动照明开关。

不过AR运动传感器稍微有些不同,它主要配置于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无人机等方面。

目前国际上主要分为五种传感器,机电传感器,超声波传感器,磁力传感器,光波传感器,惯性跟踪器。

像国内自主研发的什么九轴传感器,磁传感器都是基于以上五种传感器开发出来的技术,创新谈不上,顶多算是微创。

但是韩义重组升级出来的光传感器却不同,虽然也利用了光的波粒二象性,看起来跟光波传感器相似,但却结合了微纳光子技术,传感识别度的效率比国际主流技术起码提高了30%以上。

至于国内的什么九轴传感、陀螺仪、磁传感的,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现在主要问题是,光传感器对工艺要求非常高,包括原材料单片硅晶体的切割技术,国内没有一家生产厂家满足得了,全部要到美国进口。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全球传感器市场基本被美国控制,像十大巨头中的MEAS,霍尼韦尔,凯勒,艾默生电气,通用电气,雷泰,PCB,邦纳工程等等等等,全他马美国公司。

这些公司在技术上达成了战略同盟关系,想从他们手里买产品线,代价将会非常高昂。

韩义原本想直接重组的,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光传感器还能说一声“研究”出来的,你制造设备总不能也是研究出来的吧?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那边怎么说的?”

李同文沉默了一下说:“邦纳愿意提供产品线,就是价格……”

“多少钱?”

“一条产线一亿美金。”

“放他-娘的狗臭屁~”

沈心朝他看了看,韩义就说:“抱歉~”

沈心迟疑了下说:“那边还给了一条解决方案,邦纳愿意免费提供产品线,不过要求成立合资公司。”

“不可能!”韩义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倒不是韩义想吃独食,主要是他不想外来资本对他的公司指手画脚,就算以后真要融资,那也仅仅是分红,而不参与管理。

至于邦纳,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怎么可能放弃管理权?

“STS呢?”

高级工程师,光传感器总负责人邹岩博士,摇摇头说:“他们的产品线不达标,在封装上还存在瑕疵。”

韩义沉默着不说话,手指在桌面上快速敲击。

两条产线要两亿美金,折合13亿人民币,按照产能来计算,如果想收回成本的话,起码要3年。

给邦纳免费打3年工来换市场?又或者暂时放弃这一条路,走软件制造?比如基于安卓系统的AR系统,又或者3D影像解析重组以及运动捕捉系统集成?

韩义有些纠结。他走的是AR全产业链布局,少了个运动传感器等于缺了一条腿,这是他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事情。

“不行,还得想想办法。”韩义眯着眼暗自道。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