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借着良好的家世,帅气的外表以及过人的口才,杨文哲在医科大时就是风云人物,担任过两界学生会主席,在同学间的号召力非常强大。

毕业后一步跨入金陵二院,两年期满后直接晋升主治医师。

这样的人其心理有多骄傲自不必多说!医院里不知有多少女护士爱慕他,想做他女朋友呢。

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今天当着他妈妈的面被一个女孩子甩了脸子;尤其让他不能接受的是,这个女孩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瞧他一下。

心里窝火了下,杨文哲挤出一丝笑容朝何妈妈说:“我送送潇潇。”说完追了出去,转身的那一刹那、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追到餐厅外面的电梯口,杨文哲快步走到何潇潇身边说:“这么不给面子啊?”

何潇潇看着电梯面板上的数字不说话。

杨文哲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因为有了男朋友,所以才不愿意留下来的吧?”

何潇潇还是不说话,但眉头却不自觉皱了起来。

“我不知道你男朋友什么情况,所以我就不多加妄言;但从广撒网的角度来说,多认识一个朋友其实并没有什么坏处,你说呢?”

何潇潇转头看了他一眼,好笑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找个备胎?”

杨文哲很有个性的耸耸肩说:“我是不介意当备胎的。而且说实话,一个好女孩如果没有几个追求者,同样也是很失败的事情。”

何潇潇有些腻味,感觉这个男生太狂妄、太自我了。

就在这时电梯来了,何潇潇走了进去,杨文哲也跨步跟了进去。

“你跟着我干嘛?”

“送送你。”

看着他脸上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何潇潇知道说再多也是浪费口水,就没再理他,拿出手机发信息。

“你再不来救驾,我就跟别人跑啦!”

很快那边回复:快到楼下了。

何潇潇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旁边杨文哲表面彬彬有礼,心里却是冷笑不已,“先让你笑一会,回头有你哭的时候。”

毕业即分手的例子杨文哲看得不要太多,所以他丝毫不担心那个所谓的男朋友,甚至在猜测,他们还能坚持几个月?

一个月?两个月?毕业季……

****

“叮~”

电梯门开了,远远的一个相貌平平的男生快步朝电梯走来,脸上洋溢着笑容,“微臣护驾来迟,还望陛下恕罪。”

“啊……”

何潇潇惊叫着若燕子般冲了出去,忍着羞涩扑到了来人身上,双腿紧紧盘在他的腰部,两手搂着他的脖子,嘴里娇嗔道:“都怪你,害得我跟母后大人被劫持到了这里。”

韩义托着她的屁-股笑说:“是是是!都是我的错。”

“那你说,怎么办?”何潇潇摇着他的脖子问。

“从今天晚上开始,24小时内微臣随叫随到。”

“嗯嗯嗯!”何潇潇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点头如捣蒜。

腻歪了一下,何潇潇顺着滑了下来,不好意思的说:“我妈还在上面呢,要不要叫她啊?”韩义来了,她的胆子自然也壮了起来。

其实何潇潇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很迷糊的女孩,再加上爸妈的溺爱,造就了她没心没肺的性格之外还捎带上了一身的公主病。

高中之前一切有她爸妈为她解决,等到了大学以后她可着实受了一番苦。不过好在遇到了韩义,让她又能没心没肺的活着。

这样的成长经历让何潇潇并没有应付人情世故的能力。

就像她跟室友吵的天翻地覆,过后还能当什么事也没发生;就像她公开表白失败,伤心了一段时间后还是毫不气馁;就像今天的事情,除了生硬的拒绝外,想不到其他温婉的手段。

韩义了解她性格,所以心里感觉很愧疚,拉起她的手笑说:“不用叫,咱们一块上去吃不就行了。”

“听你的。”何潇潇笑着点点头,跟着韩义往打开的电梯走。

旁边的杨文哲一直笑眯眯的看着不说话,直到两人腻歪完了才跟上去笑眯眯的问:“潇潇,这位是谁啊?”

杨文哲的口吻极其自然,听上去好像跟何潇潇认识很久了一样。

韩义连何潇潇好朋友什么时候来都知道,哪能不知道杨文哲就是个路人甲?对于他故意挑事的话语充耳不闻,盯着电梯跳动的数字看。

1、2、3、4……

叮!

“晚上好!欢迎光临……”

看着两人一路说说笑笑朝前面走,后面的杨文哲肺都快气炸了,可是为了保持绅士风度,他还不得不表现的很淡定。

“吗得,先让你们得意一会。”杨文哲咬着牙暗自到。

……

“妈~”

东南角繁枝绿叶后面,何妈妈正有些坐立不安,本来带女儿过来吃饭是假、相亲是真,现在女儿走了,这个饭自然也吃不下去了。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没想到了女儿竟然又回来了。

刚松了口气,等到看清女儿身边的人时、又变得尴尬了起来,心里暗自气恼,“这个死丫头,不谈就不谈嘛,干嘛把小韩带过来让妈妈难堪?”

“……小韩来啦。”何妈妈硬着头皮招呼到。

韩义哪能让母后大人下不来台?笑说:“我正寻思晚上带阿姨过来吃呢,没想到您已经找好地方了。”

一句话说完,转而朝周医生伸手道:“阿姨您好,我叫韩义!”

相比于杨文哲的阳光自信,韩义的握手礼更加的成熟稳重,那种带有压迫性的气质令这位二院的科室主任周医生不由站了起来,和他握了握手。

“潇潇坐!”

“阿姨您也坐!”

“服务员,菜单!”

韩义帮何潇潇拉开藤草编织的椅子,之后又招呼何妈妈、周医生、点菜,全程有条不紊,那种见惯大场面的风度让何妈妈忍不住暗自点头。

后加入的杨文哲面带笑容的看着,心里却暗自冷笑,“跟我装逼是吧?”

这家闹中取静的原生态餐厅,不仅看着漂亮,价格更漂亮,随便一份素小炒就是几百块,要是来两客干鲍、点一瓶红酒,没个一两万是别想走出去的。

反正他跟他们也不熟,既然有免费的冤大头,不宰白不宰。

韩义点了五六个菜,之后把菜单递给了周医生,“你们看看还要点什么?”

杨文哲接了过去,老实不客气的点到:“山药煲鹅掌,海皇聚烩翅,木瓜炖雪蛤,清蒸江白条,竹林土鸡煲……嗯,就这些吧!”

韩义眼睛微微眯了眯,随后问何妈妈:“阿姨,您喝点什么?”

何妈妈替韩义心疼钱,赶紧说:“有汤呢,不用饮料。”

杨文哲再次笑道:“来瓶红酒吧!这家的柏菲口感挺不错的。”

何潇潇刚要发火,被韩义偷偷拉住了,笑道:“行,再来一瓶柏菲。”

“好的,请稍等。”

……

一顿饭吃的不尴不尬,毕竟有两个算得上外人的人在,有些话也不怎么好说。

等吃完后,服务员拿着账单过来了。

“先生您好,一共34376元,给您抹掉零头,算34300,请问是刷卡还是现金?”

何妈妈惊问道:“怎么这么贵啊?”

服务员笑道:“因为你们点了一瓶柏菲,这是来自法国五大名庄之一的白马酒庄顶级红酒,标价28888。”

“啊……”何妈妈看了眼桌上胖嘟嘟酒瓶子,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这么贵。

对面的周医生有些尴尬,而杨文哲则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坐在那里无动于衷。

韩义拿过账单,用笔在上面一圈,说:“AA制,这是我们的账单。”说完掏出了一张信用卡递了过去。

服务员显然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站在那里傻乎乎的不动弹。

“去啊!”韩义催促到。

“啊……噢……”服务员回过神,拿着信用卡走了。

此时一桌人全傻傻的看着韩义,特别是杨文哲母子俩,他们是怎么也没想到韩义居然能说出AA制这种话来,难道他不觉得丢人吗?

回过神来的杨文哲,急赤白脸道:“不是…那个…那个……”

他本想说韩义请客的,可想来想去韩义好像没说过要请客,心里顿时一万头羊驼呼啸而过。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