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单十一网站关闭那一刻,羊毛党群里的人快乐疯了。

5000多的任天堂psp,只要3000块不到;

8000多的苹果手机,只要4000块不到;

30000多的外星人笔记本,只要不到20000;

另外什么全息3D眼镜,高档笔记本、单反,航模,只要账户里有钱的,统统都在第一时间下单。

此时几个参与薅羊毛的群里都在互相询问。

羊毛1号:“我抢了2台mate10,你们抢了多少?”

羊毛2号:“我抢了4台iphonex。”

羊毛3号:“我抢了2台MacBookPro。”

羊毛4号:“我抢了一台宾得,还有两套镜头。”

羊毛5号:“……”

就在这时有人晒出了一张手机扣费截图,赫然是10万。

下一个20万;

再下一个30万;

“……”

有人忍不住说道:“你们这种大额消费,人家商城根本不会认账的,到时候一句技术故障,估计连根毛都捞不着。”

“他故障是他们网站的事情,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正常下单,正常扣款,他凭什么不发货?”

“就是。又不是光咱们抢购,单十一有本事都不发货。”

“哈哈,我记得天义名声挺响亮的,单十一要是耍赖的话,他们公司名声可就臭了。”

“要是敢不发货,咱们就集体到微博那边骂他们公司去。”

……

这边羊毛党乐呵着,那边普通用户自然也有很多人捡到了便宜。

四五千的手机,到了付款那一刻才发现只扣了两三千,网站出现这样的BUG,胆子小的人不敢继续买了。至于胆大的则是在第一时间搜索价格排名,找到那些高档手机,用本来买OPPOR11的钱买到了iphone8plus。

不过也仅仅是这样了。

普通用户毕竟不如职业薅羊毛的胆大,在如今这个“路不拾遗”的年头,谁知道多买了会有什么后果?不发货都算小事,万一等来一纸诉状那还不得吓死人?

而与此同时,单十一网站关闭的消息在第一时间便传开了,天义欣浪微博下面出现了各种质疑声。

“卧槽,你们单十一网站怎么关闭了?”

“吗得,老子万年才抢了个九折手机,你们就来了个服务器无响应,这是要闹哪样啊?”

“能做出AR手机的公司,居然连个网站都会瘫痪,实在是太失望了。”

“我一直说天义上传的视频是合成的,你们还不相信,这下相信了吧?”

“我也相信。这种之前连名字都没有听过的公司,一看就是炒作出来圈钱的。”

“……”

单十一出了如此大的纰漏,沈心当然在第一时间知晓了。

等她赶到数码城那边的时候,整个公司里都是鸦雀无声。技术部里,一帮人正在修补之前僵尸军团凿出来的漏洞,脸上个个都是赫颜之色。

堂堂天义科技、引领技术界浪潮的公司居然被人攻破网站,估计明天很多人都要笑掉大牙了。

“嗒嗒嗒--”

踩着高跟鞋的沈心来到苏静文身后,看着他一双手在键盘上挥舞,没有开口打扰。

作为技术部老大,刚上班一个月就闹出这么大纰漏,苏静文不仅脸上无光,心里也是懊恼无比。

过了大概10分钟,把撕开的口子修补好之后、苏静文转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带愧疚的说:“对不起沈总,这件事责任在我。”

沈心现在无心追究责任,而是急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有人恶意大量注册僵尸账号来挤占单十一网络资源,造成服务器资源匮乏,然后通过入侵的木马程序来篡改后台数据。”

怕沈心不懂,苏静文又解释了一遍,“对方应该对咱们公司做过一定的了解,所以才用这种野蛮又高效的DOS攻击来撑爆咱们的云服务器组;之后采取人海战术来抢购咱们网站的商品,防止反欺诈系统锁定真身。”

沈心对计算机不懂,她现在也不关心这些,就问:“那现在怎么办?”

苏静文想了想说:“解决DOS攻击唯一的办法就是增加服务器组,这样可以一劳永逸。”

“这些你去联系,我要你在最短时间内恢复网站正常运作。”

苏静文点头说:“我知道了。最多20分钟。”

离开技术部,沈心又快步来到无线部,这边七八个值班人员正在统计数据。

无线部老大罗丽燕,沈心的师妹,之前供职于综合电商“1号店”,被她叫来了天义科技。

看到沈心进来,罗丽燕脸色不怎么好看。

“什么情况了?”

“一共下单了一亿七千四百多万,损失大概要到9000万这个样子。”

尽管预估到情况会很糟,但沈心怎么也没想到损失会这么大。

“王-八蛋。”一向优雅的沈心也忍不住爆出了粗口。

……

韩义正在和一帮同学以及家眷在外面吃烧烤呢。

这一个多月来,他精力大多放在了做实验上面,很少出外活动,难得今天天气好、月亮圆,干脆把所有人都约了出来。

就像之前张敏她们唱的那样,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我就可以把所有人都留在我身边……

把所有人留在身边不现实,大家同学一场,最后全变成了上下级关系,连个吹牛侃大山的人都找不到,那样也实在是太无趣了。

不过没事经常聚聚,约出来聊聊天、吹吹牛倒是可以的。

大家吃着、喝着、聊着,想着临近的毕业季,空气中就散发出淡淡的忧伤。

罗春攀着韩义的肩膀感慨说:“一转眼四年过去了,下一个四年,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聚在一起。”

沙嘉慕也跟着道了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韩义哈了口酒气说:“别骚-情,人还活着呢,一切皆有可能。”

“韩老板说的对。来,为这句话干杯。”

宇文正雄和他那位胖妹女朋友也过来了,看到他们举杯也跟着拿起了杯子。在仰头喝下啤酒时、宇文正雄的余光还在韩义侧脸上扫过,心里就有些感慨。

宇文正雄是为数不多知道韩义全部底细的人,知道这位同龄的同学,现在很可能已经身家过亿。偶尔想到这点,宇文正雄就感到特别的庆幸。

如果不是因为碰到韩义,以他的能力毕业后只能找份撑不着、饿不死的工作,在大城市奋斗个几十年,运气好还一辈子房贷,运气不好打道回府,回到那个到2018年的现在人均工资都没突破2000的小城。

可是现在呢,他已经早早完成蜕变。

经过半年多的努力,如今“义骑”区域化运营已经走上了正轨,公司也在附近7所高校投放了总数超过一万辆的共享单车。而他这个区域总负责人,别的不说,月薪已经达到10000,那些还在跑校招会的同学有几个能赶上他?

这也正应了那句话:傻人有傻福吧!

就在宇文正雄感慨着的时候,远处几道亮着刺目大灯的小车迅速驶来。

这边是东门的大排档,摊位跟桌子就摆在路牙子边,很多车子也就顺势靠着路边停放。

不过一般人都还算自觉,没把人家风景给挡了,而过来的两辆小车不同了,一直开到韩义他们桌子旁边才“嘎吱”一声踩下了刹车,车屁股后面涌出的一阵清灰也顺势飘了过来。

一桌聊性正浓的男女,都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砰砰砰--”随着开关门的声音响起,两辆小车里下来七八号男女。

“哟,今天客满嘛。”

“老板,给我们整个大桌的。”

“快点啊,老板你慢吞吞的干嘛呢!”

“不好意思各位老板,这就来……”

下来的这帮人嘴里咋咋呼呼着,男的板寸头、脖子上挂着大项链,嘴里叼着香烟,女的浓妆艳抹、衣服暴-露,一副土旮旯“顽主”的样儿,看得烧烤棚里的客人都不由放低了声音。

所有城市都是这样,每到夜幕降临的时候总会出现这样的人物和场景,这一点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

原本这跟韩义他们没什么瓜葛,不过是被扫了兴致而已。

可事情往往就是这么邪乎,那边老板娘还在跟两桌客人商量呢,那边一位挂着金包玉观音的二流子过来了,也许是看出他们是附近学校的学生了,二流子挺牛逼的说:“吃完了没?吃完就赶紧给哥哥们腾地方的。”

恰巧就在这时韩义手机响了。

拿起来看了眼,是沈心打过来的;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快九点了,估计是有什么急事,贴到耳边喂道:“什么事?”

等沈心简明扼要说完之后,韩义气愤之下狠狠骂了句粗口。

站在他斜对面的二流子明明看到韩义在对电话说,偏还斜着眼找茬道:“你TM骂谁呢?”

韩义这正有气没地撒呢,见二流子一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样子,更是邪火四溢,面无表情朝何潇潇、陈以墨等一帮女生说,“来,你们起来往后退退。”

等五六个女生起身离开后,二流子继续用一副“动动我试试”的表情看着他。

韩义什么话也没说,绕了一圈快要来到二流子身边时,猛的攥起桌上半开的酒瓶子,当头轰了下去。

“砰-”

酒液四溅中,二流子晕晕乎乎倒了下去,临昏迷前还在想,“TMD,居然真敢下死手……”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