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洋是较早一批毕业于武大信息安全系的高材生。

武大的信息安全技术不用多说了,全国排名第一,早在2001年便创建了全国第一个信息安全本科专业,2003武大又建立了信息安全硕士点、博士点和信息安全企业博士后流动站。

信息安全嘛,免不了和黑客打交道,甚至本身就是黑客,而楚洋明面上是一家国内著名互联网公司的技术总监,暗地里就是一名水平高超的黑客,绰号“鬼剑客”。

2007-2010年之间,网上很多衍生木马程序都是出自他手,比如磁碟机、机器狗、震网、Conficker、OnlineGames系列盗号木马等等。

不过楚洋这个人很聪明,他只负责编程,至于出售木马的事情他一概不管不问,拿了钱立马消失,所以国内几次大的反黑行动都让他安全逃过。

到了10年之后,“鬼剑客”就从网上消失了,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一度让那些下游的“撸号”商人失望不已。

楚洋当然不可能真的金盆洗手,一年轻轻松松几百万的生意他怎么可能放弃?他只是找到了更加赚钱的方式,那就是薅羊毛。

早于2010年,智能机兴起的时候,楚洋便注意到那些返利网站了,当时也是出于无聊之下编写了一段程序,用来自动申请、注册账号,然后从此开启了一条金光大道。

不用提心吊胆,不用害怕警察哪天破门而入把他给抓了,就像开发外挂一样,只是一个辅助程序而已,让他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一年躺赚上千万。

不过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随着大网站反欺诈等风控技术的不断投入,楚洋等一批活跃于薅羊毛生物链的顶层玩家,也开始了和网站的斗智斗勇,开发出一款款无限接近于病毒式的软件。

而入侵这头“猛虎”正是单十一给楚洋放出来的。

今年1月6号,当单十一推出前一百名五折、前五百名八折抢购活动时,楚洋兴奋不已,凭他的技术、他有信心在一分钟之内拿下一大半,而他至少要纯赚一百万。

一分钟赚一百万,这是多么巨大的一个“光环”?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楚洋花费两天一夜编写出来的一套抢注程序,被阿哩那帮技术大牛给拦截了,结果就是在单十一这场抢购中,楚洋这个薅羊毛祖师爷居然连一根毛都没薅到,全被他徒子徒孙薅走了。

这件事被楚洋视为奇耻大辱。

就在他想着怎么找回“场子”的时候,单十一居然自立门户了,这让他兴奋不已,他在第一时间就把那套被阿哩拦截的程序用到了单十一身上。

没了阿哩那帮技术大牛坐镇的单十一,哪是楚洋的对手?那些折扣、优惠、限期抢购被他统统薅走。

楚洋不满足,他要在单十一身上找补回曾经损失的“一百万”,在其他几波同行先后离开后,他继续纠缠。

机会就出现在4月1号愚人节这天。

……

天义新任技术总监苏静文,39岁,名校毕业,之前在一家互联网公司担任同样的职务;来天义之后,他把精力大多投放到了PC和APP框架构建上。因为之前的技术来源于千米。

单十一既然想做大做强,依靠别人是不行的,必须有自己的一套商业生态体系。

另外一边,因为年后几股试探的攻击主动退却,这让技术部副总监霍炎彬放松了警惕,同时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技术,并没有把年前网站被攻击的事情告诉苏静文。

各种事件相互叠加,酿造出了403“惨案”。

从4月1号起,各种广告宣传在几大门户网站上齐齐飘屏,带动了单十一访客数激增。

从1号晚八点,访客过20万;

2号晚八点,访客过50万;

3号晚八点有一场抢购活动,人数在某个时间段突破到100万;

这么明显的访客异常情况,一下引起了霍炎彬的注意,他利用刚引进的大数据检索程序发现,有相当一部分用户根本就不是来买东西的,纯粹就是来“看热闹”,侵占数据资源。

单十一已经考虑到流量激增等问题了,所以租赁的云服务器组足可以同时容纳100万活跃访客,这已经是个了不得的数据了。

别说单十一这个排名在30名开外的电商APP了,就算唯品会、天锚都不可能在同一时间段有100万的访客数。

这么庞大的“僵尸访客”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单十一APP奇卡无比,各种“叮咚”警报声在天义技术部里面响起。

“头,不好了,有人突破了我们设置的一级防火墙。”

“二级了!”

“三级红色警报……”

“快叫老大……”

苏静文三十七八岁,如同他的职业一样,是个很宅的技术男,本来正在办公室里研究方案的他,听到外面传来的疾呼声立刻走了出来。

“怎么啦?”

“不好了老大,有人突破了咱们的防御圈,已经快攻到核心层了。”

苏静文立刻来到多屏互动显示屏前,切换了几下界面,看到电脑上出现的一大片红色区域,吓了一大跳。

“快通知服务商,立刻切断服务器。”

“是……老大……”

切断服务器需要一定时间,但是在这段时间内,很多涌入单十一商场的人发现了个事情,先是网站奇卡无比,就在他们打算退出这个APP时又恢复了正常。

而就在这时,那些本来正在下单的人发现了件神奇的事情,从单十一商场购买任何物品都是5折优惠。

这下那些购物者疯掉了,纷纷抢购下单。

昂贵的外星人笔记本;

价格高昂的苹果、华为手机;

几万块一台的航模、机器人;

还有其他的数码产品,比如单反啊,psp,AR设备等等,全部在扫货范围内。

……

中海某高档小区里,楚洋一脸病态兴奋的看着显示器,他不仅自己“薅”,还把这条消息早早散布到几大薅羊毛联盟里。

这当然不是楚洋好心,“有钱大家赚”有时候还代表着有难同当,一起薅就算出事了也是法不责众。

至于单十一会不会因此被薅倒闭,那已经不在楚洋的考虑范围内!

大规模集群式的薅羊毛,在4月3号晚上8点15分到8点30分这一刻钟时间内,直接把单十一服务器薅停了。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