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数码城停车场袭击韩义的几个人,7天拘留期满后被金陵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转押到了看守所,一旦检察院批捕,少则六个月,多年一年不等。

这还不算,公安局还在顺着这条线继续往下深挖。

别以为天义科技仅仅是在网上火爆,天义现在在金陵同样名声斐然。国内各大巨头企业纷纷上门谈合作,这些情况已经引起政府高层人士的注意。

作为六朝古都,金陵经济其实并不差,但偏偏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大型高科技企业。2017年中国最具品牌影响力的百强企业,除了个苏宁外,没有一个是在金陵的。而互联网百强企业里,也就多了个途牛。

回过头再看看这两个企业,一个是做服务的,一个是做旅游的,说他们是高科技都嫌害臊。

如今好不容易出了个天义,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网上却爆出天义公司掌门人被袭击的负面新闻,这让政府相关人士打心眼里痛恨,这不仅仅是在抹黑金陵的形象,也是在破坏金陵投资环境,一旦天义这条“大鱼”吓跑了,损失由谁来承担?

公安局接到的指令就是:查,狠狠的查,一查到底!

三个“查”把那几个人查到看守所了,而且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来,那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他们进去不要紧,有人着急了。

……

韩义崛起的太快,天义科技也崛起的太快,很多人下意识还在把他当作一个大学生或者是一个创业者来对待,这就造成了认识上的错误,而频出昏招。

就好像把老板娘赶走。

老板娘跳了,叫了,骂了,可是不管用,被保安架着胳膊一直送到了楼梯口。

“夏师娘你走吧,别让我们难做。”

在商场里开了六七年店,说被赶走就赶走,老板娘这个委屈啊,心理空落落的,眼泪就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你们难做我不难做吗?我一个妇道人家,又没有别的营生手段,他们就这么把我赶走,他们还是人嘛……”说着老板娘用袖子抹了把眼泪。

楼下当初租店铺给韩义的年阿伯看到了,走上来劝道:“孩子不哭了,这些人心是黑的,不会睬你的。”

老板娘哽咽道:“我就是想不通,他们怎么能这么蛮不讲理?我一没拖过房租,二没生事闹事,他们凭什么赶我走。”

年阿伯叹了口气,“有什么用呢,胳膊拗不过大腿,实在不行就换个地方开呗。”

就在这时那位“杨四狼”主任刚好出来了,见到老板娘还站在楼梯口呢,就不耐烦道:“你不要在哭哭啼啼的,没用。你现在赶紧给我下去收拾东西走人,要不然我让你好看。”

老板娘这个又气又急,骂道:“老娘今天跟你拼了。”说着拔下头上的簪子,朝着那个杨四狼冲了过去。

杨四狼竖起夹着香烟的左手喊道:“快拦住住个疯婆子……”说着自己已经吓回了办公室。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这下保安一直把夏歆送到了五楼,很多商户纷纷围过来看热闹。

“杨四狼你这个王-八蛋不得好死……”

“候丰你这个小人,你出门被车……”

跟下来的年阿伯听她骂候丰吓了一大跳,赶紧拽住了她的衣袖,“孩子,这话可不能瞎说的。”

“我就骂他,他这些年在宝龙商场干了什么事,别以为大家不知道……”

年阿伯死死拽住她的衣服,不让她继续往下说,“孩子孩子,你听阿伯一句话,不要骂了。店没了大不了再到别的地方开,你要是真把他得罪死了,他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小猴子想想啊。”

听到儿子,老板娘就不说了,但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

五楼这边正是原天义数码、现“单十一数码”的所在层,而恰巧的是张敏也在。

她过来是看同学的,她本人现在在数码城那边上班了。

此时的单十一数码已经从原来的5间铺面拓展为7间了,凹字型门口两间同样也被盘了过来。

这也是没办法,有单十一数码在人家根本没办法做生意,凡是上来的客户者第一时间就被单十一硕大的招牌吸引,等在店里看了一圈高档手机后、出来哪还有心思看他们家的千元机?所以直接转给了单十一。

7间铺面,中间全部打通,灯火辉煌,柜台里的手机在LED射灯的照射下也是炫目耀眼。

张敏和同学忙了一会后就准备走了,“香菱,我先走一步啦,晚上记得去七里香。”

“你让他们点鸳鸯火锅哈,我要吃超辣的,嘻嘻~”一个脸胖嘟嘟的女生叮嘱到。

“知道了。”

说着张敏出了店门,朝楼梯口那边走去。

就快下楼的时候,张敏余光看到右边不远处围了一群人看热闹,她好奇之下张望了一下,不由停下了脚步。

“咦,这不是楼下的老板娘嘛。”张敏疑惑了一声。

她知道韩义跟这个老板娘私交很好,还经常去她家吃饭呢,现在见她眼泪汪汪的,忍不住走了过去。

两边店里有人在议论,张敏就走了过去,问:“这是怎么啦?”

店里老板认识张敏,小声道:“得罪候丰了。”

“为了什么事啊?”

老板摇摇头,“不清楚,估计是寡妇门前是非多。”

张敏眼睛闪过一丝异色,道了声“谢”出了店门,等到了四楼后她掏出手机给韩义打了个电话。

……

刚和人谈好合作,还非常不要脸的“讹”了1个亿,韩义心情简直不能用舒爽来形容。

如果谁九月份告诉韩义,他年前会成为亿万富翁、他非得甩对方一嘴巴:哥有几个亿的小蝌蚪呢,你要不要啊?

可现在一切即将成为现实了,最迟下个礼拜五,他就会成为真正的亿万富翁。

一个亿啊,这是多少钱?很多人不明白,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亿有这么多:100000000。一字后面8个0。

这是账面上的,而实际呢?按照金陵上元区4W一平、一套100㎡来讲,这些钱可以在中心地段买25套房子。

有了这么多房子,只要不吸毒、不赌博,下半辈子就算躺着吃都花不完。

尽管今天天气不是很好,但是韩义还是怎么看怎么舒服。

心情好,他就想找谁分享分享他的心情,朝开车的赵洪武问道:“有没有女朋友呢?”

高平顶、国字脸、浓眉大眼的赵洪武,就是保安公司介绍来的PLA退役特种兵。今年29岁,老家晋省的,本来可以留在部队,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就复原回家了。

至于孟庆生,现在在实验室那边当保安部队长。

听到韩义问,赵洪武笑道:“没有。”

韩义哈哈笑道:“那好办,回头我给你介绍个。有没有什么要求?”

赵洪武认真想了想说:“只要不嫌我没钱,我没什么要求。”

这下韩义奇怪了。赵洪武一个月工资近6万,算是高收入人群了,怎么还哭穷?

就在他刚打算问的时候,电话来了。

看到是张敏打过来的,韩义就笑了。这个学妹肤白貌美,性格温柔,为人处事各方面都不错,配赵洪武那不是刚刚好?

接通后刚打算调侃两句,等听到张敏的话韩义脸色陡然冷了下来。

“你在那边等一下,我马上过来。”说完朝赵洪武道:“去宝龙商场。”

……

宝龙商场里,张敏挂断电话后忍不住撇撇嘴。

数码商城被天锚屏蔽这么大的事也没看他着急上火,现在听到老板娘被人赶走了,立马火烧屁股,没奸-情才见鬼呢!

虽然心里莫名有点小失落,但张敏还是乖乖的在门口等着。

大概一刻钟之后韩义带着赵洪武赶到了,“人呢?”

“在店里。”

韩义点点头,转身匆匆朝商场里走去。

一楼拐角处的铺面里,老板娘红着眼睛木然的坐在收银台前,客人问价她也不理会。

韩义带着一身寒气进来了,喊了声“姐”。

老板娘猛的抬起头,看到是韩义,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怎么来啦?”

看着她强颜欢笑的表情下掩藏的惶恐,韩义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

外人可能不理解老板娘的心情,认为她有房有车有存款,铺面没了大不了再换个地方开呗,至于这么要死要活的吗?

但其实不是这样的,铺面是老板娘的精神依托,她把她全部的心力都放在了儿子跟铺面上,如今铺面没了,她的半边天就塌了,这种心情外人是很难理解的。

韩义理解她,问道:“候丰做的?为什么?”

老板娘使劲的眨眨眼,把快要掉下的眼泪又收了进去,笑道:“没事,正好歇两天,回头换个地方开呗。”

“我懂了。”

韩义点点头眼睛里厉芒闪烁。

宝龙商场里龌龊事很多,但他以前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这里面涉及到区政府,他一个无权无势的小人物,冲上去就是找死。

可如今他羽翼渐渐丰满,这些下三滥居然还敢来找他麻烦。找不到他,就找老板娘麻烦,这让他尤其痛恨。

正好天锚把他数码城屏蔽了,两件事一块解决……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