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号,星期六,下午一点钟。

轩武区商业区的一家高档咖啡馆里。当韩义过来的时候,项燕和项天歌双双站了起来。

人的气场是随着自身实力提高的,你有钱你牛逼,你有势你也牛逼。

韩义钱是没项家多,但他掌握了独一无二的技术,多少大公司排着队求着跟天义合作,他的底气自然十足。

简单寒暄了几句,双方落座。

项燕看着韩义笑说:“一开始听天歌说你们是同学,我还不相信呢,没想到是真的。”

韩义看了眼项天歌,见她眼睛里隐有郁闷之色,自嘲说:“她是出了名的白富美,我则是一介屌丝男,出了校门都不敢认的。”

项天歌就郁闷了。白富美找高富帅有什么问题吗?非要找个屌丝男就显示品性高洁了?

可是她不说。

来的时候她姑再三强调,一定要笑脸相迎,无论他说什么都要忍着。

相比项天歌的郁闷,项燕却很开心。韩义能自嘲,而不是上来就谈公事,这是好现象啊,起码能加深一下感情不是?

项燕抿嘴笑,“我家天歌性格一直很腼腆的,从小到大也没交过男朋友,你可不能怪她噢。”

“腼腆嘛?”韩义看了眼项天歌,笑而不语。

项天歌这个尴尬啊。前几天还死皮赖脸追着人家请吃饭呢,转眼就说她腼腆,这不是让他看笑话嘛。

可她就不说。

笑就笑吧!为了家族企业,哪怕做出再大的牺牲她也愿意。

炭烧咖啡上来了,项燕动手帮韩义倒了一杯。

他也没放糖,端起来喝了一口,眉头直皱,“怎么有股子烧糊了的味道?”

项天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炭烧咖啡是一种重度烘焙的咖啡,味道确实有些焦苦,你可以放些奶酪进去。”

韩义就放下杯子说:“喝不惯这些西洋玩意,还是大茶缸子白开水适合我。”

项燕瞪了眼身旁的侄女,朝韩义笑说:“要不帮你换苏打水吧?”

韩义摆摆手说:“不用了,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项燕立刻放下手中的汤匙,说:“今天约韩老板出来,主要就是想就OLED显像方面的技术和天义做些交换。”

韩义奇怪道:“交换?你们有什么技术能和我们交换的?”

见他抠字眼,项燕就有些尴尬。金瀚的技术本身就是从几个大公司引进回来的,确实没什么能和天义交换的。

沉默只是一瞬间,项燕组织了下语言说:“我们在显像技术方面已经取得了一定的科研成果,另外在OLED的生产上也有了自己的技术储备,所以……”

从OLED的研发到后来的产业链的布局,项燕滔滔不绝说了足有五分钟,差点没把金瀚说成是国内OLED的龙头企业。最后就说双方要是能在OLED显像技术方面达成合作,这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但是……项经理,你还是没说用什么来和天义作为交换啊?”

项燕故意曲解他的意思,“合作就是基于双方各方面互补,你有所长,我有所补,这样才是真正的合作之道,难道不是吗?”

“理是这个理,可咱们现在说的是同一件事吗?”

说着他就端起烧炭咖啡又喝了口,苦的。

皱着眉头咽下肚,赶紧把咖啡往旁边放了放。

项燕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脑海里一直在想着怎么打动韩义。

可想来想去,除了感情牌,什么都没了,但她总不能说“你就帮帮我们吧,我让我侄女做你女朋友”。那还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没办法,项燕看着韩义笑说:“好吧!既然你今天赴约了,说明愿意跟我们金瀚合作,所以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

韩义往后靠了靠,说:“我过来只是因为你打了很多电话,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必然关系,你可别搞混了。”

一旁连话都插不上的项天歌,尽管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心里却非常惊讶。

从见面起她一直在观察这位同学。

关于韩义的一切,她自认为了解的非常透彻,知道这个男生家庭贫穷,从小到大生活的一直都很艰苦。甚至有小道消息说,这个男生在刚上大学那会,连饭都吃不饱。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时,她根本不相信,现在这个年头还有吃不饱饭的?尤其是大学里,校方都不允许发生这种事情。

不管是真是假,但韩义条件不好是真的。而且从多方面了解到,这个人对自己极度苛刻,从来不在自己身上多花一分钱,但对别人却很好。

所以她给韩义定位的是:家庭贫穷导致各方面见识的贫乏,同时伴有轻微自-虐现象。

见识贫乏就不说了,喝个咖啡都不知道放糖;同时以近乎自-虐的方式严苛要求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以他如今的身份居然还穿着一身地摊货。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当他和她姑姑正式交谈时,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言谈举止间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让她连话都不敢说。

也许旁人不明白项天歌现在的感受。

打个比方来说,就好像马耘,键盘侠们可以在网上尽情的调侃,可以说他怎么怎么样,可是当你真正站到他面前你就知道他的气场有多强大?别说调侃了,你连话都说不完整。

现在韩义就带给项天歌这种感受,原本笑眯眯的他,现在突然间严肃起来,那种扑面而来的强大气势,激得她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

同项天歌一样,项燕也不好受。

作为金陵有名的美女老总,以前谈生意哪次不是无往而不利?偏偏双方间的年龄差让她无法用出杀手锏,而项天歌又有些舍不下面子,令她为之气结。

没办法,四十来岁的美-妇只能说出了最憋屈的话:“你要怎么样才能帮我们?”

韩义提示了一句:“你们能拿出什么诚意?”

“我们的诚意……”项燕怔了怔,心里就有些奇怪。

她很清楚,双方根本没有任何合作的基础,非要说有,无非就是项天歌跟他是校友这个名义。但这点只能作为维系关系的纽带,却不能作为谈判的筹码。

除了钱外,还有什么诚意?

“钱…钱……”项燕脑海里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

天义科技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传出融资的消息,可是AR虚拟现实涉及到一个庞大的工程,需要海量的资金来支持,他们的钱又是来自哪里?

项燕也调查过韩义,知道他曾靠着赌翡翠赚了几千万,可相较于虚拟现实来说,真的只是杯水车薪。

这一刻项燕非常肯定,他想要钱。

知道了他的目的,这下就好办多了,双方谈判进入了快车道。

……

作为金瀚光电的总经理,项燕在来之前已获得董事会授权,不惜一切代价拿下天义,说白了就是,无论韩义提什么要求都要先答应再说。

韩义自然是不客气:一,金瀚光电在一星期内支付天义科技1亿“劳务费”,天义科技为金瀚光电解决OLED一揽子问题。

二,金瀚光电以后每生产一片AR完美型OLED显像屏,必须给天义科技15%的技术授权费。

三,如若在生产过程中出现任何问题,一切解释权在天义科技。

所谓劳务费说白了就是“合作费”,你要跟我合作,你得先获得这个资格,这1个亿就是用来买这个资格,至于什么一揽子问题根本不存在的。

而授权费跟解释权都是市场正常情况。

虽然第一个条件霸道了点,但也没超出项燕的心理预期。

跟当红炸子鸡的天义科技合作,她早就做好了挨宰的准备,所以也没怎么考虑便一口答应:“没问题。”

韩义站起来说:“那就先这样。礼拜一咱们正式签署合同,到时候再商量细节问题。”

项燕伸出手笑道:“预祝咱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

上亿的资金量,潜在数十上百亿的合同,就这么前后半小时左右谈拢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谈的,一切主动权都掌握在韩义手中,要么忍,要么滚!就是这么简单。

就在韩义以近乎霸王条款的方式跟人谈合作时,夏歆也被人以近乎蛮横的态度拒绝了续租要求。

“不好意思,商铺暂时不能租给你了。”管理办公室的杨主任,龇着一口黄板牙说到。

夏歆大声质问到:“你凭什么不租给我?当初说过了,我有优先租赁权。”

这位杨主任嗤笑道:“你也说了是优先租赁权,不代表我一定要租给你。我给你三天时间,你自己走人,三天后我收铺面。”

夏歆的老板娘本色又出现了,指着办公室骂道:“杨四狼你这个吃拿卡要的王-八蛋,老娘下午就去区委会告你去。”

“杨四狼”冷笑道:“有证据你尽管去告。”说着让保安把她轰了出去。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