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2月2号,星期五,世界湿地日。

下午三点半,杭城淘宝城,阿哩吧吧技术部,开放式的办公室里,显得非常忙碌。

办公室最东头的落地窗旁边,四五个男人围在电脑前,其中一个脸圆乎乎的胖子笑道:“再给我往后挪点。”

椅子上的年轻人也是一脸笑容,鼠标动了动,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页面上“单十一数码城”的店铺被放到了最角落里。

一群人哈哈大笑,“估计他们要跳脚了。”

“连我们李总面子都敢不给,回头就让他吐血。”

等笑完后,其中一个戴眼镜的男子说:“也不能太过分了,明天早上放出来吧。”

另外一个长脸男人笑道:“急什么。让他们先跳跳,明天早上打电话问看看,什么时候能谈了什么时候放。”

戴眼镜的男子说:“oppo可是在他们那里投了不菲的广告费,这样会不会把人得罪死啊?”

圆脸男人笑呵呵说:“段老板家大业大无所谓。再说了,天义那则视频可是让他们赚大了,区区一个网上商城的广告位,他们才不在乎呢。”

天义科技放了则视频出来,把业界搅的浪涛四起,结果韩义却闭门谢客,多少公司找上门去都碰了一鼻子灰。对于这种调戏行为,各大公司可是气得牙痒痒。

但是没办法,说到底人家就是个开淘宝店的,没有任何业务求着你,也不需要融资,这就有点狗咬刺猬、无从下口了。

一般的公司忍忍也就算了,作为国内几大巨头企业之一的阿哩吧吧、发了正式函件居然连个回音都没有,这就有点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想来想去,最后没办法,只能从天义科技唯一对外的数码商城下手了。

其实他们主要目的还是想让天义科技联系他们,这一招不过是引蛇出洞而已。

可惜他们的目的注定要落空了。

……

金陵数码城,天义科技公司。

章丘一直等在无线部里,眼看着数码城的排名一直往后掉,气得他火冒三丈。

郁绍元也生气,“阿哩也太欺负人了,咱们按照正常规则运营,他凭什么屏蔽咱们?”

章丘知道,这是阿哩故意使绊子的,以报他们的碰壁之仇。

可是这也太不要脸了吧?这么大公司却干这么龌龊的事情,实在是让人不耻。

眼看着从欣然微博引流过来的人气,却为天锚做了嫁衣,章丘急的团团转,偏偏韩义那边打了几个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到了下午,运营部那边也发现问题不对劲了,销售额一段时间内居然出现了停滞,这还是单十一过后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把情况汇报给章丘后,章丘也是有些束手无策。

无奈,让他们继续盯着数码城,章丘去了“业务拓展部”。

这是新成立不久的部门,主要做实体门店。

根据韩义的意思,“单十一”要作为一个品牌延伸下去,不仅仅是线上,还要做线下的。包括宝龙商场的在内,目前已经有三个门店,其中两个正在装修当中,预计在月中就能正式营业。

章丘过来了解了一下店面的施工进度,随后又看了看各项数据,做到心中有数。韩义随时会来电话,到时候难免要问到。

说曹操曹操到。

就在章丘默记数据的时候,他的私人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可不就是韩义嘛。

……

一个多礼拜,除了重组手机外,韩义足不出户,就待在实验室的增强现实模拟室里。

一部AR手机里可是包含了很多技术,他总不能就把黑色晶体交给oppo说:喏,拿去镶在手机的“有源晶振”上就行了,那不现实。

所以他要拆解,一遍遍的做实验,越级重组。

随着重组的次数越来越来,那枚起先足有围棋子大小的黑色晶体,现在只剩下针鼻大小。而手机的功能也越来越单一,从原来的AR虚拟现实,到后来只剩下有兼容AR功能,但却再也放不了AR视频。

不过这不是终点,他希望是黑色晶体彻底融入到手机中,然后再反向破解手机,比如系统,比如运动捕捉画面,或者是3D模型理解重构等等。

能量又快见底了,不得已韩义收拾了一下实验台走了出去。

外间更衣室里,韩义拿出手机看了眼,有3个未接电话,都是章丘打过来的。

章丘轻易不会打电话给他,能让连续打两个,说明是真有急事。

“怎么啦?”

章丘把事情原委跟他讲了遍。

韩义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别看不起单十一数码,表面上看去它现在还在亏钱,实际上造血功能强大,那些重组后的手机,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在数码商城里卖掉的,要不然光靠线下实体店根本不现实。

如今被屏蔽关键字,势必造成销量大减导致回笼资金过慢,进而引起连锁反应。

“公司账上现在还有多少钱?”

“290万。”

韩义就不说话了。

除了卖手机的1000万作为“货款”被他提走,像OPPO的1500万广告费,还有期间盈利的600多万,全部作为流动资金留在公司。

现在才过去20天不到,2000多万居然快见底了,可见玩科技前期的投入有多大?

另外俱乐部跟实验室这边都是他私人掏钱垫资,而且像个无底洞一样,把他银行卡里的资金迅速的吸走。

见他迟迟不出声,章丘就问:“要不要跟天锚那边沟通一下?”

“不用理会,你该干嘛干嘛。”

等挂断电话后,打开银行短信通知看了眼,建行卡里还剩40万多,农行的300多万,还有一张华夏银行里有70多万,不算公司账户,韩义现在全部身家就这么多。

钱来的快,去的快,当初卖翡翠赚了几千万差点没让他乐疯,可现在回过头再去看,几千万用来玩科技,真就是画上的马—顶看不顶用。

摩挲着手机,想着到哪里再捞一笔?

前些日子他倒是起过再重组翡翠的念头,可是一来国内并没有大块裂绺翡翠,想买必须去缅甸;二来,有些事可一不可再。

现在的他已经够高调的了,要是再接二连三赌出极品翡翠来,难免惹人怀疑。可是三五十万的小块翡翠,对现在的他而言,起不了什么作用。

其实想要钱也不是没有,天义跟oppo已经达成战略合作,另外韩义跟陈涌鸣之间也有过一些协商,OPPO以借贷的方式,先期提供给天义一个亿的研发资金,这笔钱后期慢慢清偿。

陈涌鸣倒是口头答应了,但一直没有主动回话,他也不问,要不然对方提出非分要求他又该怎么办?

“难道要去找oppo…”

就在韩义苦恼着到哪里弄钱的时候,一个陌生电话进来了。

……

轩武区科技园“金瀚光电”,总经理办公室。

项天歌原本是打算缓两天再去找韩义的,可这一缓、对方直接“消失”了,学校找不到,公司找不到,俱乐部那边防卫森严,更是连靠近都不行,气得她骂了好几天。

“姑,你就不用打了,那则视频还不知道是真是假呢。”

一旁的美-妇看着手中无人接听的电话,转回头恨铁不成钢说:“你以为那些大公司都是睁眼瞎啊,看不出视频的真假?”

项天歌忍不住置辩说:“那咱们这样上杆子求着他也不是回事啊,真要是合作了,到时候还不是任他予取予求?”

美-妇用手戳了下她的脑袋,“他要是真愿意合作的话,别说予取予求了,把你送给他姑都愿意。”

“什么呀!”项天歌不满的哼了声。

“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气。”安抚了一下她,项燕再次拨打了电话。

项天歌嘴唇动了动,到底还是没说出来。

她们家主业是电子代工厂。这种劳动密集型的企业,根本没有技术含量可言,上游大厂随时都能换厂家。特别是近两年,随着劳动成本的增加,业务量也大不如前了。

去年在小姑的高瞻远瞩之下,由他们家牵头,联合多家金陵当地著名企业共同成立了金瀚光电有限公司,投入巨量资金,主攻小尺寸OLED的研发生产。

OLED学名是“有机发光二极管”,是一种有机自发光材料,这就使得OLED的屏幕不再需要背光模组,所以在厚度上可以做的更薄。而且OLED还拥有广色域、几乎无穷高的对比度、极高反应速度、可弯曲,省电等特点,因此也被外界冠以“梦幻显示技术”的称呼。

最直接的对比就是,如果你将一台GalaxyS8和iPhone8放在一起的话,你会发现虽然iPhone8的显示效果已经足够出色,但配置OLED屏幕的GalaxyS8依旧更胜一筹。

比如最新款的iphonex、oppofind5均采用了OLED显示屏。

眼看OLED产业腾飞在即,现在全球都在抢滩登陆,国内也在疯建OLED厂,她们家自然也想在这波面板更迭浪潮中搭上财富的快班车。

不过由于技术原因导致的良品率问题,金瀚出产的OLED面板价格一直被压的很低。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义横空出世,惊艳了全球。也许外人看到的只是AR技术有多牛逼,但作为硬件生产企业,很多人也看到了搭载了AR技术的AMOLED显示屏的兼容性。

不用说,天义科技肯定也攻破了显像方面的技术难关。

你说在这样的情况下,项燕是如何迫切的想和天义科技合作?别说把项天歌推出去了,韩义要是不嫌嫩牛吃老草的话,她都准备亲自上马了。

……

“嘟…嘟……”

“喂,哪位……”

就在项燕脸上刚浮现出失望的表情时,电话接通了。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