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好,我叫项天歌。”

进来的女生落落大方的自我介绍到。

人的名树的影,项天歌在金师大很出名,家世好,学习好,人长的也是国色天香,还做过一届学生会会长。这么多光环加身,很多人即使没见过其人,也听说过她的名字。

一听她就是项天歌,罗春几个还咧着嘴傻乐的人,立马收起了脸上猥琐的笑容,纷纷站起来道:“你好你好。”

“项会长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

“快进来坐……”

项天歌一一谢过,谁都不冷落,那种言谈举止间说表现出来的亲切感,令人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连卢掌门这样的真汉子也不例外。

一番寒暄后,项天歌走到韩义面前,抿嘴笑问道:“看见我有那么不开心吗?”

韩义说:“怎么会,只是比较惊讶你的消息灵通。”

项天歌不以为意,笑说:“出了那么大个事,我能不知道嘛。”

韩义知道她什么意思,只是感觉很别扭。他们两人除了那次卖玉片外,好像并没有其他的交接,怎么就搞得现在好像很熟的样子?

见他不说话,项天歌脑海里在考虑怎么破局?

昨天晚上听到韩义被人袭击的消息后她真是心急如焚。

项天歌知道,人在受伤的情况下感情会特别脆弱,如果这时能贴身关心将会事半功倍。可无奈她没有韩义的电话号码,也不知道他住在哪边。即使是知道,也不可能冒昧登门,那样只会让人反感。

所以她就在紫金园这边守株待兔。

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收到韩义回寝室的消息,她立马赶了过来。

可现在的问题是,这个男生明显抗拒和她的接触,这让她有些搞不明白?

不说那些外在条件了,自己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金师大所有女生站出来不敢说最漂亮的,但说个千里挑一肯定没人反驳她,他当真就那么看不上自己?

……

脑海里转悠着这些小心思,项天歌放柔声音问:“有没有伤到哪里啊?”

“呵呵,一点小伤,不碍事。”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知道她目的不纯,韩义也没有说什么太过分的话。

“这样啊……”项天歌想了想说:“我认识有治跌打损伤的名医,要不下午带你去看一下?就在上元区。”

“不用了,真没事。”

尬聊了两句,就在项天歌还打算说什么的时候、韩义电话来了。

说了声“抱歉”,韩义匆匆出了寝室,之后就站在门外喊了句“我有事先走一步”,然后就落荒而逃。

项天歌脸上的表情很精彩,想喊他可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干笑着和罗春等人招呼了一声,也匆匆离开了。

刘浩楠跟到了门口,一直等项天歌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处才缩回身,长呼了一口气说:“这个女生身上的气场太强大了。”

罗春撇嘴道:“强大又如何,韩老板照样看不上。”

卢震海感慨说:“韩老板的潜力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一旦那则视频里的技术完美实现,到时候再想攀交情可就晚了。”

“咦,照你这么一说,这个女人还是挺聪明的。”

“当然。按照韩老板现在崛起的速度,以后你们都会佩服她的。”

顿了一下卢震海说:“走走走,吃饭去,韩老板的事用不着咱操心。”

“对对对,吃过饭吃鸡去……”

……

这边项天歌匆匆追出来,可是韩义已经跑的无影无踪,气得她狠狠跺了几脚,随后拿出电话拨打了出去,很快枯黄的林荫小道上驶来了一辆黑色奥迪,缓缓停在了她的身边。

开车的是位四十出头的美-妇,穿着大红色的羽绒服,一头高挽的发髻下是一张成熟美颜的脸,在项天歌坐进来后,笑问道:“失败了?”

项天歌就看着前挡风,气哼哼的不说话。

“不要气馁。我告诉你,如果他真这么快答应你的饭局,那我真要小瞧他了。”

项天歌忍不住说:“我是真受不了了。这种人太自以为是,我哪点配不上他啊,请他吃饭还推三阻四的,搞得一副全世界都要求着他的样子。”

这位美-妇是项天歌的小姑项燕,也是项家公司里的大股东,让项天歌追求韩义的主意正是她主导的。

此时见项天歌气呼呼的样子,她就想笑。

这位侄女从小到大都是心高气傲,一般男生根本入不了她的法眼,10几岁的时候就曾说出“我将来的老公即使不是王侯将相,也得是打个喷嚏全球颤三颤的商界巨擘”的话。

如今让她舍下身段、热脸贴冷屁股的去追几个月前还是屌丝透明人的韩义,也确实是为难她了。

项燕从扶手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递过去说:“你看看,这是我最近收集的关于他的信息。”

项天歌翻开来扫了几眼,说:“不是跟我了解到的一样嘛。”

项燕说:“你再好好看看……算了,我跟你讲讲吧。”

“韩义这个人大学之前日子过的非常苦,简直可称为苦行僧;这些经历会让他的戒备心理超强,对任何主动接近他的人,抱以很强烈的排斥心理,不论男女。”

项天歌不明白,“那你还让我去追他?搞得尴尬死了。”

项燕叹息道:“时不我待啊!我分析过,他的崛起绝非偶然事件,应该说从几年前就开始布局了,如今发力也只不过是吹响了冲锋号,很快就会一飞冲天。”

项天歌无奈说:“可是他戒备心太强了啊,我说什么都不理会,总不能真就一直跟着他吧?那样也太轻贱了。”

项燕沉默了一下,说:“这样,先缓两天,让我想想办法。”

项天歌点点头,说:“好吧。”

……

清河嘉苑里,王小虎、王甜甜还有何潇潇都在。

外面天寒地冻,四个人就在家里弄了火锅吃。

王小虎见过何潇潇,王甜甜则是第一次见,在厨房洗菜的时候听说何潇潇比她还早来过这里,心里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正如项燕所说,王小虎这个哥哥戒备心很强,看起来整天笑眯眯的对谁都很好,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不轻易相信人。

据王甜甜观测,韩义有个习惯,就是越被他认可的人越不会特意照顾你感受,很随意;反倒是那些普通的朋友,他总是很热情;而目前真正能被他接纳的人,除了王小虎这个表弟外,也就他寝室里那几个同学了,连她这个准弟媳都差了点。

如今这个笑容看起来很甜美的女生,居然早早就来过清河嘉苑,而且还是韩义带过来的,这就不简单了。

要说之前王甜甜也不会在意这个亲疏远近,可如今不同了。她是本科毕业,能看到公司那则视频里的含金量,韩义两兄弟的发达基本是板上钉钉的,而作为王小虎的正牌女朋友,她现在要努力获得韩义的认同。

很快,在王甜甜的刻意交好下,两个女生打成了一片。

……

吃过饭,两个女生边收拾桌子边窃窃私语,看那样子,居然已经有闺蜜的趋势了。

韩义见了感慨不已,女人这种生物真是奇怪的物种。能像软胶一样很快粘合在一起,也能像水火一样互不相容。

等进了房间,韩义就八卦道:“听说你俩现在住一起了?”

王小虎又脸红了,嗫嚅道:“那边租的公寓两个房间呢,我看着有些浪费,所以就……”

韩义拍拍他肩膀,“比你哥有出息。”

“嘿嘿~”王小虎挠头笑。

扯了两句闲篇,两个人才开始谈起了正事。

主要还是昨天的事情。

廖伟打电话告诉他,那几个凶手现在一口咬死说是撞车引起的冲突,拒不交代是谁指使的。这种躲在背后下黑手的主谋,不把他揪出来,韩义实在是寝食难安。

把大致的怀疑对象跟王小虎说了说,让他找人查查。

管理工厂是一件很锻炼人的事情,虽然王小虎在韩义面前还是那个三句话就会脸红的大男孩,但你可千万别因此小瞧他,坏起来也不会比谁差。

在韩义说完后,他狠狠的点头,的眼睛里满是怒火,其中还散发着危险的味道。

这件事说完,韩义跟他商量起电动车厂的发展……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