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清手上的东西是什么后,胡志伟脸上的表情就跟万花筒一样、精彩纷呈。

在醒悟过来身前身后站的都是什么人后,他试图站起来,但被两双大手死死的摁住了,他装作一副懵懂的样子咆哮道:“你们干什么啊…放开我…放开我……”

“吼什么吼,我们是公安局的。”

廖伟把证件在他面前亮了下,拿过许琳手上的手机问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胡志伟满头大汗,垂死挣扎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什么也没干……”

办案经验丰富的廖伟,知道这个时候是人心理防线最脆弱的时候,必须一鼓作气拿下。一旦让他缓过气来,到时候还有的烦呢。

廖伟俯下身拎过他手边的坤包看了看,说:“你知道诈骗20万要判多少吗?我告诉你,5-10年。另外你中午已经成功实施了一起敲诈,多次犯罪,金额特别巨大,你自己想想要判多久?”

心存侥幸的胡志伟,沙哑着嗓子说:“我…我没敲诈,我…我就是跟她借的钱,我说过打借条给她的。”

“还想抵赖呢!既然懂法律,那你就该知道法律讲究证据的同时更讲究证据链,不是你说借就是借的,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是在敲诈。要不要我放录音给你听听啊?”

见胡志伟不说话,廖伟继续攻心,“说吧,怎么想起来敲诈的?一共做过几次?总共敲诈了多少钱?”

此时酒吧里的音乐关掉了,角落里也亮起了LED射灯,那些客人纷纷朝这边看来。

灯光下,胡志伟的脸色惨白无比,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说出来算你自首,你要不说的话按你的性质起码要判10年。”

在外人看来廖伟说的话好像很小儿科,没什么了不起的,地球人都知道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傻子才会交代呢。

那是因为你没有犯事,你可以以旁观者的角度说出这话,只有真正犯过事的人才知道警察的威慑力,光一副手铐就能把你所有的精气神都掏空,更别想什么抗拒从严回家过年了。

胡志伟就是如此。

此刻的他吓得魂不附体,身体不停的往桌底下钻,整个脑海都被后悔所充斥,想到10年大狱,脸色变得非常吓人。

“我…我……”

廖伟厉声道:“不要抱有什么幻想。证据不足我们不会来找你的,现在跟你说这些就是想再给你个机会。你要还是想顽抗到底的话,那就跟我们回去慢慢说吧。”

后面两个大汉抓着胡志伟的肩膀就打算拖出来,胡志伟眼泪都吓出来了,伸手紧紧抓住小圆桌,哭求道:“我说我说……”

“那就快说。”

“我一共骗了6次,第一次是在……”胡志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了起来。

根据他的交代,前前后后用这种方法骗了3个女孩,算上许琳这回的金额,加起来超过30万。

一直在旁边听着的许琳,气急之下走过去狠狠扇了他一耳光。

“畜生~”

就在她打算继续打的时候,被旁边一位便衣拦了下来。

见差不多了,廖伟示意了下说:“带走吧。”

听到廖伟的话,胡志伟朝许琳跪了下来,痛哭流涕道:“呜呜呜…我求求你了,你帮我跟警察求求情吧,我再也不敢了……”

两个便衣架着胡志伟的胳膊把他从地上拖了起来,快速朝大门外走去。

“琳琳…我求求你了…呜呜呜……”胡志伟凄惨的哀嚎声回荡在鸦雀无声的酒吧里。

就在许琳怔怔发呆的时候,韩义走过来说:“回去吧。这种人连个插曲都算不上,想他干嘛?”

许琳想说谢谢,但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

大恩不言谢。也许在韩义看来只是举手之劳,但是对她来说就是了不得的大事,光口头感谢是远远不够的。

当两人从酒吧里出来后才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雪了。

看着昏暗的天空中洋洋洒洒落下的雪花,韩义搓搓手笑说:“瑞雪兆丰年,看来今年要发财啊!”

解开心结的许琳笑说:“是啊!咱们公司今年一定会红红火火。”

“哈哈,肯定会的。”

之后把许琳顺路送回寝室,而韩义也回了清河嘉苑。

……

接下来两天,韩义还是课堂、食堂、寝室三点一线。

20号星期六上午,陈家栋等了多日后见这边一直没动静,忍不住给他打了个电话。

话说的虽然很客气,但里面威胁的味道就算聋子都能听出来。

韩义理都没理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有招想去,没招死去。

下午他去了实验室,把黑色晶体做了个解剖式实验,然后把解析出来的硅晶体原料送给两个光学工程师去分析了。

这两人一个叫席力学,还有个叫许佩佩,两人不仅是菁华的高材生,还是夫妻,婚姻和谐,家庭和睦,爸妈都是知识分子,另外还有个4岁的女儿。

他的秘密太多了,所以在选择实验室负责人的时候可谓小心又小心。

常言道,不是忠诚,只因为背叛的筹码还不够。

韩义不会给他们背叛的机会。除了薪水福利这块是同行业顶尖的之外,还允诺他们两口子,以后会根据表现给一定份额的原始股份。

天义科技前段时间放出的视频他们也看到了,公司前途一片光明,股份的价值不用说了。

这么高的福利给出去了,也不是没有条件的,两人已经签了“卖身契”,只要他们敢离开或者泄露机密,赔偿款足以让他们倾家荡产,还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防人之心不可无。即使这样,有些核心的东西韩义还是不会拿给他们,这无关信任,只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意识。

除了这两人外,实验室还有13名科研人员,都是光学方面的专家。

……

在跟席力学交代了一番后,韩义出了实验大楼,刚打算回学校,无意间看到前面的塑胶篮球场上有人在打篮球,转身走了过去。

俱乐部跟实验室之间有个保卫室,里面的年轻保安看到他进来了,恭敬的叫了声“老板好”。

韩义摆摆手,在屋里看了看说:“这两天下雪比较冷,空调就开着好了。”

年轻的保安有点不好意思,说:“公司里发了棉衣呢,不冷。”

韩义就点点头问道:“那边打篮球的是什么人啊?”

保安说:“隔壁技术学院的。要把他们赶走吗?”

韩义笑道:“不用不用。我也好长时间没打篮球了,跟他们来一场。”说着他走了过去。

篮球场是刚刚铺设的,五六个穿着单薄球衣的年轻人正在上面激烈争抢着,场边遮雨棚下还有七八个男女同伴,在帮忙助威计分。

在韩义加入后,场边又上了个人。

“嘟嘟~”

口哨声过后,篮球被高高抛起,久不运动的韩义、手刚伸出去篮球已经被穿着22号球衣的帅哥抢跑了,随后立刻朝着篮筐下运球。

“加油加油~~”场外三四个MM尽管冻的脸通红,还是在大声的为帅哥加油。

韩义贴身追赶,对方8号球员用身体阻挡着韩义,为同伴争取时间。

和韩义同阵营的17号球员左右手一个虚晃把球抢了过来,在对方贴身之前把球抛给了后面的韩义。

韩义往回跑了几步,接住球后迅速转身护球,在8号过来争抢之前,再次传给了篮筐下的17号,17号起跳、接球、投射,一气呵成。

“哐当”一声,姿势足够帅气,可惜球没进,弹出了线。

继续。

这回对方发球,6号大块头抢到了球,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到了篮筐底下,9号试图用身体阻挡,直接被碾压了,中篮得分。

跑了两圈韩义身上也出汗了,把外套脱下后轻装上阵。

这次明显要好了很多,无论是抢断还是运球,都感觉得心应手。不过很可惜,在他刚准备起跳之前,篮球再次被抢走,随后对方的8号补球,球应声入网。

再得2分!

随着配合的默契增加,韩义他们也是紧追不舍,在落后7分的情况下,很快迎头赶上。

就在这边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篮球场外一辆工程车缓缓停了下来,里面开车的小平头男子、看着场上正奔跑的身影努努嘴问道:“那个穿马甲的你认识吗?”

副驾驶上的眼镜男仔细看了看,说:“不认识,怎么啦?”

吴正青不放心的问:“真不是你们俱乐部的啊?”

眼镜男一副被“小瞧”的样子,不满道:“我是监理,我还能不认识?”

小平头嘴角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