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所有人都有过丢钱的经历,就是那种明明放口袋里了,但是在不经意间一摸兜、钱没了。

接下来就是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翻个遍,没有。然后心里一万头羊驼呼啸而过,老子的钱丢了?

甭管是一千,还是五百,又或者一百,过了很长时间都会记忆犹新。

这还仅仅是三五百千把块,要是掉了10000呢?相信十年八年都忘不了吧?

10万呢?30万呢?

孙经纬就“丢了”30万,那种锥心的难过差点没把他心脏病憋出来。在506门口转悠了两小时,怕那个骡子出来打人,他不敢敲门,就守在外面。

到了晚上11点,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回去睡觉。

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都是钱在飞舞,迷迷糊糊之中做了个梦,梦中他拿着韩义还给他的玉镯子去了翠烟阁,那个胖男人对着他鞠躬作揖,就差没跪下来了,他把红绸包裹着的玉镯子拿了出来,胖男人是双手捧着接过去的。

然后那个胖子拿出满满一箱子红钞票,亲自送到了他的手中。

他哈哈大笑着,拎着箱子出了翠烟阁。可是刚刚走到门口,斜刺里突然冒出个人来,一把从他手中抢走了箱子,然后对着他说“这是我的钱”。

孙经纬在梦中大喊了一声“还我的玉镯子”,然后惊醒了过来。

接下来的时间孙经纬也睡不着了,就在那想着到底要怎么把玉镯子要回来,同时蚀骨的后悔在不停啃噬着他的内心,他在想当初为什么不多找几家玉器店鉴定一番,为什么要听信路边回收摊小贩的话?

就这么睁着眼一直窗户透出麻花亮,孙经纬爬了起来,拿起手机看了眼,6点05分。

这个时候正是一天当中最冷的时候,端着热水壶洗漱用品拉开门走出去,第一眼就朝506寝室看去,然后才朝尽头的水房走去。

让孙经纬惊喜的是,韩义竟然也在洗漱,他走上前带着三分谄笑说:“韩老板,早!”

韩义刷牙、洗脸、倒水、离开,从头到尾没看他一眼。

“哎,韩老板……”

等孙经纬匆匆忙忙洗过脸追过去的时候,韩义已经下楼朝操场跑去。

从来没晨跑过的孙经纬,为了30万今天破天荒的跟着韩义去晨跑了。

跑了没两步便上气不接下气,尤其是湿冷的空气不停的往鼻腔里钻,那个滋味真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伫着腿在那喘了好一会,韩义绕了一圈又回来了,孙经纬就追上去继续跑。

40分钟晨跑,韩义没怎么样,反倒把孙经纬累得够呛,拖着两条灌铅的腿跟着他朝食堂走去。

……

今天是礼拜一,食堂里人山人海,韩义端着食盘好一会没看到空位置。

“韩老板,这边。”韩义看去,是朱川叫他的。

刚走没两步,右手不远处的大雄也喊了,“韩老板这边。”

然后前面的管永旺听到声音看了过来,见是自己老板,赶紧起身喊道:“韩老板,这边坐。”

好巧不巧,罗春他们也叫了,“韩老板,过来这边。”

这下子热闹了,这么多人同时叫一个人,这是有多受欢迎啊?很多本来埋头吃早饭的纷纷抬起头看过来。

韩义个子一米七五左右,穿着运动服棉绒衫也看不出身材,至于长相就更别提了,一般般还要打个问号。可就是这么奇怪,他往那边一站脊背笔挺,目光中正,那种无形中散发出来的气场令很多人为之侧目,下意识就忽略了他的长相。

韩义往罗春他们那边走去,路过的学生不自觉就收起了弓背,怕阻碍到他前进的脚步,那种下意识的行为令更多人好奇韩义到底是何方神圣?

罗春他们也注意到了,刘浩楠一等他坐下就忍不住调侃道:“韩老板快收起你的王霸之气,小的们承受不起了。”

“那你还不纳头就拜?”

“……靠!”刘浩楠竖了个中指。

罗春和沙嘉慕嗤嗤直笑。

就在几个人说笑着的时候,远处孙经纬端着个盘子四处找了一圈,随后朝韩义他们这边走来。

“嘿嘿,韩老板。”

正笑着的罗春,脸一下冷了下来,挥挥手厌恶道:“往旁边坐坐,你身上味道太呛人。”

刘浩楠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有意,问了句“我怎么没闻到”,罗春看了他一眼,“这么浓的人渣味你都没闻到啊?”

“咳咳……”

刚喝了口稀饭的孙经纬、呛的连连咳嗽,扭回头气愤道:“罗春你不要太过分,我惹你了吗?”

罗春慢条斯理剥着鸡蛋壳,看也不看他,“我这个人有洁癖,你还是离我远点,别触我霉头。”

吃着花卷的沙嘉慕憋着嗓子桀桀直笑,随后冲韩义说:“韩老板,我昨天收到风声说,明年初会取消清考,你要提早做准备了。”

罗春一口咬定,“小道消息!每年都有这样的传闻,到后来都会开的,不用杞人忧天。再说了,没有清考也有补考啊,还可以再重修,而且一般都有暑期补习班,晚毕业几个月对韩老板来说没啥影响。”

刘浩楠憋到嗓子眼的一句“韩百万还差那一张毕业证”,不过想到旁边的孙经纬,改口道:“韩老板现在身家丰厚,有没有毕业证对他来讲都不会有什么影响。”

这话听在罗春沙嘉慕耳中没毛病,但是孙经纬就不一样了,在他看来一定是韩义把玉镯子的价值告诉了他们,这让他心里更是愤愤不平。

“MGBD,明明是老子的东西,你凭什么不还给我?”心里骂着的同时,胸口一阵阵的疼,想到30万的玉镯子在韩义那里,他就食不下噎。

……

早上有一门基础课,等第一节课下的时候韩义坐车去了长江公园边上的大江篮球俱乐部。

从教室里匆匆赶出来的孙经纬、看着一溜尾烟的小车,再看看手上推着的共享电单车,气得一把摔在了地上。

旁边刚好有路过的学生,指责道:“这是公共物品,你有什么权利摔?”

正在气头上的孙经纬,黑着脸回到:“关你什么事啊,我就摔我就摔……”说着的同时,还用脚踢地上的电单车。

“真TM脑子有病,金师大怎么出了你这么个玩意?”说着对方把录像的手机对准了孙经纬的脸。

孙经纬立马冲了过去,“谁让你拍了,删掉。”

“你扶起来我就删。”

“你删不删…”

“今天我还就不删了,你能怎么样…”

两个人在那争执推搡了起来……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