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一个价值30万以上的玉镯子摆在孙经纬面前他没有珍惜,等到失去时他才后悔,如果上天能再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会对韩义说:把你那该死的2500块拿走,还老子的玉镯子。

孙经纬现在就是这个心情,他现在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金师大、飞到506寝室,跟韩义要回玉镯子。

就快到金师大的时候,孙经纬突然想到件事情,就算去要的话也得先把欠的钱还回去啊!他现在哪有那么多钱?

一个急刹车停下来,把浑身上下的钱全部掏出来数了遍,一共1400块。

这些钱本来是还给韩义的,不过被他截留下来了。同学一场,表面处的也不错,他原本是不打算做的那么绝的,可是他不该跟他装逼,借点钱P话一大箩筐,还逼得家姐下跪,他脑子有病才会还给他。

可现在不行了,想拿回玉镯子,必须把钱还掉。

想来想去只能让家姐去借。

把车停到路边,然后开始打电话。防止韩义不肯还,他还特地多要了几百块,准备凑个整数3000给他。

电话打了二十分钟,又是保证又是发狠,还帮着出谋划策怎么借钱,一直到对面同意后才挂断电话。

孙经纬从头到尾都没说要钱干嘛的。在他看来不管玉镯子卖多少钱都是自己的,跟他姐没关系,最多到时候帮她把债还掉。

心里转着各种念头,骑上车朝银行赶去。

……

男寝楼上,韩义一直看着孙经纬,直到他离开校门才收回目光。

看了看时间,才3点不到,还赶得上去趟宝龙商场。

今天上午跟隔壁两家店面老板没谈得拢。对方要求整体转租,可那些低价老人机还有劣质配件,他买了根本没用。

至于说转让费那纯属扯淡,宝龙商场铺面是挺吃香,但也要看地段,就五楼这种人气给转让费那是傻子。

车上韩义摩挲着手机,屏幕突然亮了,看了看是微信陌生人发来的求赞信息,顺手拉入黑名单。另外还有十几条来自陌生人的打招呼,基本都是“帅哥寂寞吗”,“我是某某娱乐会所”、“嗨”之类的,一一删除。

最后还有一条来自通讯录添加消息,看了眼对方的名字,叫“淡墨香”。点开对方的资料。可惜上面什么也没有,回过头看通讯录号码才发现,居然是宋芸香的。

然后他想起来,自己偷偷存了她的号码。

“淡墨香,倾世容颜那一世的地老天荒,墨香寸寸徒留一纸的芬芳。是这个意思吗?”嘴里呢喃了一句,想了想发了个添加信息过去,便熄掉手机不再理会。

到了宝龙商场,本来是打算从安全通道上去的,正好有个问题想咨询老板娘,转个身又朝前面走去,同时心里暗自唾弃不已。

需要人家帮忙的时候就夏姐长、夏姐短,不需要的时候就躲得远远的,你还是人吗?

今天正好是礼拜天,小鬼头夏子轩也在,见到韩义过来了就招招手示意他近前说话,韩义左右看看没见着老板娘,奇怪道:“你妈呢?”

“送货去了。”回了句,夏子轩跪到椅子上,凑前神戳戳的说:“哎,韩哥,跟你商量个事呗。”

韩义翻翻眼珠,“讲!”

“现在我妈管得特严,手机不让玩,电脑不让碰,你帮我求求情呗。”

“好好的为什么不让你玩了?”

“说起来就来气。”夏子轩一张小脸臭臭,恨恨道:“上回在网吧碰到个S……”

“嗯?”

韩义眼一瞪,夏子轩立刻改口:“就是个成年人打游戏打输了,有气没地撒偷偷报警,然后我就被带去派出所了。”

“……你昵称叫什么?”韩义无语的问到。

记得有次周向明说过,跟他们开黑的小学生被带走了,事后了解到事发地点就在金陵轩武区。

“骚年先疯队队长。”夏子轩不好意思到。

“噗……啊哈哈…哎哟喂,怪不得你老妈不让你玩游戏呢,该!”

夏子轩一下恼了,“你倒是帮不帮的,你要不帮回头我可去吹枕头风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就吹枕头风,你在说什么呢?”

小鬼头左右看看,见周围没人,板着一张小脸严肃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跟我妈处对象,你要不帮我,回头我就把你们的事情搅和黄了。”

“……”

等了大概一刻钟,老板娘风风火火回来了,见韩义后瞬间如沐春风,笑盈盈问:“谈的怎么样了?”

韩义看了眼旁边的先疯队队长,说:“转让没问题,就是那些低价机不好弄。他要打包出售,想问问你有什么办法的。”

“呵呵,这有什么不好弄的。你先租下来,回头那些机子拿给我,我帮你处理掉。”

“呃…再说吧!我先上去了。”

老板娘点点头,一直把他送到门口,韩义走出两三米远了,又扭头说:“小孩子学习重要,但也要劳逸结合,偶尔玩玩游戏我觉得还是可以的。”

老板娘楞了一下,朝夏子轩看了眼,小鬼头立刻目不斜视、在那里认真写作业,“你说的蛮有道理,那每天给他玩一个小时,你看行吗?”

韩义摸摸鼻子“嗯”了声,赶紧走人。

……

黄浩然今天春风得意,昨天工资发了近9000块,厚厚一沓子老人头,卷起来一个裤兜都塞不下,没把他美死。昨晚香烟立马从7块的“七匹狼”升级到20的红杉树。

9000块哎,比坐办公室的小白领多多了吧?抽个20块钱香烟多吗?

除了香烟,昨晚又去买了两身衣服,一双皮鞋、一双运动鞋,另外还寄了2000块钱回家。卡里还剩了5000多。

男人有了钱腰杆子立马就硬了。本来眼馋店里几朵水灵灵的花骨朵,可兜里没钱,连约都不敢约,现在就不同了,底气十足。

下午早早把派件送完,回来就黏糊着张敏,想请她晚上一块去看电影,张敏看起来好说话,但却是个外圆内方的女孩,对黄浩然那点小心思也看得一清二楚,婉转拒绝了他。

黄浩然就不死心,一直在那磨着,代婉婷看不下去了,说:“小敏的梦想是在金陵有个属于自己的家。”

这话说的已经够婉转了,意思也一清二楚,黄浩然那张脸立刻垮下来了。

金陵的房子他哪买得起?现在差一点的地段都要2万多一个平方,就算80个平方吧,那也要一百七八十万。首付30%,就算他每个月都能拿到一万,等攒够首付钱时黄花菜也凉了。

这还没算上装修钱呢!另外自己也要吃喝拉撒,到时候真结婚了,彩礼啊酒席什么的。

细想想黄浩然升起一股绝望,脑海里好像有个娇巧可人的妹子在向他挥手--拜拜~~

就在黄浩然愣愣发呆的时候,一声“老板”顿时把他三魂七魄拉了回来,定睛一瞧,本来苦下来的脸、立刻洋溢起灿烂的笑容,

“老板您来啦!”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