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夜的校园显得特别宁静,北风吹来树影婆娑,叶片发出呼呼的响声,光听着就感觉冷飕飕的。

但此时刘浩楠的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甚至当旁边女生问他谁是“韩老板”的时候,他都没回过神来,此时刘浩楠整个心神都沉浸在惊讶当中。

共享电单车成本不贵,比市面上常见的电动车要便宜到一半以上,一般也就一千八九左右。可是这个不贵单指一辆车,金师大紫金园现在有多少共享电单车?

400?500?600?刘浩楠没注意过,但最少有400辆。400辆共享电单车啊,价值最少要在80万以上.

80万啊,也许很多人看到这个数字不以为意,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实际情况呢?整个金师大,有50%的家庭能轻松的拿出80万吗?刘浩楠可以很肯定的说,没有!

而这80万只是他看到的,实际上的投资额肯定超过100万。

看着不远处韩义还在跟朱川说着什么,树阴下刘浩楠不由得一阵咋舌,乖乖隆地咚,韩老板现在真是老板了啊!

刘浩楠带着复杂的心情回去了。

回到寝室后,见到罗春也在,刘浩楠立刻怼到了他身边,勾着他的脖子直勾勾的看着他。

罗春正跟妹子聊得火热呢。仙园那个由于久攻不下,而他最近饥渴难耐之下,急需找个疯狂输出对象,头也不回道:“再这么看着我,小心我晚上去缸你。”

“骡子,问你件事情。”

“说。”

“你是不是很清楚韩老板现在的情况?”刘浩楠带着三分怨念到。

昨天晚上罗春说韩老板现在是“韩百万”,当时他就很奇怪。大家同学三年,韩义什么情况大家都清楚,罗春断然不会拿这种事调侃韩义的。只能说明他早就知道。

可是韩义有什么?不过就是做了两年多的校园小卖铺,能赚多少?连他所有兼职的钱全算在内,撑死了20万不得了。他哪来这么多钱的?

此时罗春从手机上收回目光,转头问道:“你知道啦?”问了一句紧跟着又拍拍他肩膀,“别想那么多。韩老板发财那是早晚的事情,嫉妒也没用。”

本来震惊的刘浩楠,听到罗春这话才陡然想起来,是啊,你管人家钱哪里来的,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吗?最多请你吃吃喝喝,还能怎么样?以后还不是要靠自己奋斗?

想是这样想,但一想到韩义大学没毕业就有了百万身家,而他眼瞧着快毕业了,将来还不知道干嘛呢,顿时又闷闷不乐了起来,脸都没洗,爬上床睡觉了。

……

第二天是礼拜天,韩义一大早就出门了,忙到快吃饭的时候,给孙经纬同寝室的室友打了个电话,问孙经纬在不在,那边说没看到人,韩义在电话里嘱咐了两句才挂断电话。

当初借给孙经纬的时候就是怕这一出,所以才让孙静香质押物品,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套路了。

敢跟他玩套路,那就看看谁套路过谁?

下午一点钟,孙经纬室友打来电话说他回来了,韩义说了声“谢谢”,带着几个人回了金师大。

男寝5楼10室,孙经纬刚刚回来,斜斜靠在床铺上玩手机。

手机是苹果6,6月份磨了他姐姐一个礼拜才买回来,当时几个初高中同学看到他QQ显示iphone6在线,纷纷发消息问他是不是用的苹果,把他给乐得龇牙咧嘴。

不过也就是在初高中同学面前装装逼了,寝室里人却连正眼也不看一下,让他鄙视不已,“mmp的,这个年头vivo,oppo也拿得出手?”

在高中同学群里嘚瑟了一会,发几张校园美照,听着一声声赞叹,孙经纬心情飞扬。

就在这时寝室门被人推开了。孙经纬看也没看,他跟几个室友不对盘,互相看不顺眼,才懒得理会谁回来了。

谁知道进来的人笔直的走了过来,还没等他看清来人是谁,他的脖子就被人勾住了,挣扎着扭头看去才发现,居然是韩义。

现在是在校园里,孙经纬自然不怕韩义动手,壮着胆子说:“你想干嘛?快松开!”说着就挣扎了起来。

韩义紧紧箍住他的脖子,冷冷道:“你个孙儿知道嘛,2500块老子要爬几千级台阶,送几百份早餐,看人无数个白眼,你居然想坑老子?”

看到韩义狰狞的面孔,孙经纬也怕吃眼前亏,辩解道:“我什么时候坑你啦?当初借钱的是我姐姐,你也收了抵押物,你去找她啊!你找我干嘛?”

“放p!钱不是个你个孙儿花掉啦?香烟不是你抽掉啦?火腿肠进了狗肚子啊?”

一连串的质问问得孙经纬脸色通红,恰巧510寝室也有人回来了,在了解到大致经过后,都在那说:“是啊孙经纬,人家韩老板也不容易,你把钱还人家呗!”

可能见到外人在场了,孙经纬胆子壮了几分,昂着头说:“关你们什么事啊?那钱又不是我借的,凭什么要我还?”

“nmbd,有本事再说一句!”韩义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孙经纬被他表情吓住了,不敢再回嘴,往后一靠耍无赖,“反正我没钱,你找我也没用。”

韩义目光转了转说:“你不要忘了,你姐身份证跟玉镯子还在我这里呢,你要是不还钱,我可拿出去当掉了。”

“随便你!”

“那你签字画押!”很神奇,韩义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往孙经纬怀里一塞到。

“什么东西啊?”孙经纬拿起一张一看,是抵押借据。

甲方一次性借款现大写人民币:贰千伍佰元(小写人民币2500元)给乙方,借款期限为一个月。时间从……

下面是其它事项。

为了该协议更充分的具有法律效力,乙方自愿把玉手镯抵押给甲方,如乙方在借款到期内,没有归还甲方2500元整,玉手镯则归甲方处置。

还有借款人和日期。

孙经纬看过后差点没忍住笑出声。一个破玉镯子搞得这么正式,也不知道够不够打印费的?

“签哪里?”

韩义指着下面的借款人和日期,“这里!”

孙经纬唰唰唰签字写日期,韩义顺手又掏出一盒印泥让他印了。

“还有吗?”孙经纬问到。

韩义把手机拿出来,调了个录像模式说:“玉镯子是从你姐手里接过来的,别回头我真卖了,她再来找后账。你现在就给她电话,我要听到她亲口承认玉镯子是你的。”

孙经纬犹豫着不肯打,韩义冷飕飕的盯着他,“不打就把身份证还有那个破镯子拿回去,还我2500块钱。”

孙经纬迟疑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拿起手机拨打了出去。在电话里说了几句后,孙经纬把手机递过来,韩义没接,说:“让她开视频,我要录像。”

“这个就不必了吧?”

“嗯?”

看到韩义逼视的目光,孙经纬硬着头皮说了几句,然后就开了视频。

曾经那个下跪磕头的孙静香,此时在视频里却有点冷,按照孙经纬的要求说了几句后便匆匆挂断了视频。

“行了吗?”

韩义没说话,起身拉开门走了出去,楼道上站着个瘦高个男人,两个人在那里嘀嘀咕咕了一阵,很快韩义又走了进来,说:“必须要有你姐的书面签字。”

“那你想怎么样,我姐现在在老家,她赶不过来的。”

“传真。”

此时孙经纬心里真是快笑死了,搞这么复杂还不是想要钱?可是那又如何,反正他不会还给他。传真就传真,谁怕谁?

两个人一块到校门口复印店传真了两份合同过去,等了十分钟收到了回邮。

看着合同上清晰的字迹,冷着脸半天的韩义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使劲拍拍孙经纬的肩膀,在他错愕的表情中笑说:“以后再有这样的玉镯子一定要卖给我,我给3000块。”

说完骑着电动车一溜烟回了学校。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