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歆在大学城有一栋房子,目前市值大概在420万上下;她有店铺,店铺里总货值约50万上下;她有存款,老公的死亡赔偿金加上这些年的积蓄,加起来近100万。

另外她还有一辆奥迪,一点投资金条,这样的条件,说实话,已经非常好了。

但她毕竟是一个女人,物质上的充裕并不能排解身理上的空虚寂寞,生病委屈时更是连个照顾安慰的人都没有,偶尔回去晚了,看着黑漆漆的大房子,那种蚀骨的凄凉每每令她仍不住掩被啜泣。

可是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宁缺毋滥,如今人心这么坏,谁知道那些男人是不是冲着自己钱来的?

可问题是能配得上她的男人谁会找个二婚的还带着个儿子的女人?

她不肯妥协,渣男在她的火眼金睛之下,那是一看一个准,时间长了她也慢慢认命了。现在她就想着把儿子培养成人,别的一切随缘吧!

可有些事情总是来的那么不经意,就在她已经对好男人不抱希望的时候,一个令她念念不忘的人出现了。

……

老板娘帮韩义泡了杯枸杞茶,往他手里一塞问:“这些天干嘛去了啊,连店也不管了?”

韩义捂着崭新的茶杯盖子笑说:“跑缅甸一趟。”

“缅甸?你去缅甸干嘛啊?”说着老板娘惊奇道:“看你年纪不大,心蛮野的嘛,去赌石啦?”

“……为什么我一说去缅甸,个个都问是不是赌石呢?”韩义无语到。

韩义郁闷的样子看得老板娘哈哈直笑,“你说你傻不傻啊,缅甸除了翡翠还有什么?就算去旅游,这个季节也不对啊!”

“好吧,确实有够傻的。”

老板娘对他去赌石的经过非常感兴趣,详细的询问了一番,当听到他说被黑心商人堵在店里出不来时、紧张的蹙起了眉头,然后知道他请的“保镖”奋不顾身把他救出来时、又长长的吁了口气。

“这样耿直的人现在可不多见了,听姐一句话,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能拉一把尽量拉一把。”

“嗯,我心里有数。”说着韩义拧开盖子吹吹上面漂浮的枸杞,喝了一口。

你别说,大一点的女人确实知道疼人。就拿喝茶这一点来说,老板娘备了不下五种茶叶,以便根据不同情况给客人冲泡。这样的女人谁要娶回家了,勤等着享福吧!

老板娘不知道他在心里夸她呢,好奇的问道:“你还没说呢,这回去赚了还是赔了啊?”

“呵呵,小赚一点!”

看韩义乐呵呵的样子,老板娘就知道肯定不是小赚一点那么简单。不过还是说道:“赌石我不懂,不过我听说风险也挺大的,你可得悠着点,千万别陷进去了。”

“知道。”

说着韩义放下茶杯,从怀里掏出个正方形的小锦盒,打开后棉绒垫上赫然是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红玉片,“喏,回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礼物,送你个小玩意玩玩。”

来而不往非礼也,经常去人家家里蹭饭,好不容易出趟国,不带点礼物也说不过去。

老板娘接过去一看,盒子里是一片西瓜红的玉片,用手捏出来举在头顶仔细瞧了瞧,LED灯光透过玉片倾洒下一片绯红,晃得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这是翡翠?”

韩义“嗯”了一声,“还没打磨的翡翠坯,你找个玉器店加工一下、做个戒面什么的。记住啊,一定要找个正规的大店。”

见他说的郑重其事,老板娘怔了一下说:“太贵我可不要啊!”

“哈哈,你想要我也送不起啊!”

韩义确实没瞎说。极品红翡粗坯,如果按掏镯子的价格来算,每克售价要高达23000多块,但是边角料的价值就要直线下降了,像这片不足一克的红翡玉片,真要算的话,也就两千多块钱。

可问题是你买不到啊。像这样的极品红翡边角料,人家早早就内部消化掉了,市场上很少见到。

老板娘也不懂翡翠,见他说“不值钱”也就收下了。

“那我先上楼了。”

见他要走,老板娘嘱咐道:“朋友出差,从苏蟹阁老店带了几只大闸蟹回来,晚上一块去尝尝。”

韩义想拒绝,老板娘就说:“你要不去,这玉片我也不能收。”说着就要还给他。”

韩义一琢磨,工厂那边的大锅饭跟老板娘的炒菜确实差了几条街,于是便点头同意。

临走前老板娘还把茶杯塞他手里,让他回头顺便带下来就行。

……

数码店里,今天值班的是窦豆跟一个叫许琳的女生。

这个女生也是随园的,不过却是研究生。

据爱八卦的黄浩然讲,许琳大四的时候傍过一段时间大款,那个时候穿名牌用名牌,出入小车接送。

然而也不知道是出于报复心理还是怎么的,她另外又找了个帅哥,说得直白点就是小白脸,从大款那得来的钱都用来养小白脸了。

很快被大款发现了蛛丝马迹,然后就被毫不留情的蹬掉了。

什么叫小白脸?小白脸就是专门吃女人的、用女人的,这就是小白脸!然而许琳自己都没钱了,拿什么养小白脸?

很快小白脸跑了,许琳也从梦境中清醒了过来。

她现在的座右铭就是:人,一定要靠自己!

店里四个女生,只有她的出勤率是满的,上月销售额也最多,根据韩义制定的规则,她这个月能拿到5000多。

韩义过来后正好看到许琳在跟客人介绍产品,脸上快溢出来的笑容,谁见谁心情舒畅。

“好的先生,您请慢走,有任何问题您随时可以打电话来咨询。”

这边话刚说完,许琳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然后脸上刚消退的笑容又重新爬满俏脸,“老板好!”

只要不是作奸犯科,许琳干什么那都是她的私事。相反,作为老板来讲,谁都希望有这么一位嘴甜能干的员工,韩义当然也不例外。

“嗯,你好!”

正在玩手机的窦豆立马站了起来,“老板,下回来能不能提前说一声啊,吓得我差点没把手机给扔了。”

“那你肯定是偷懒了,要不怎么会那么怕?”说着韩义走了进去。

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韩义正是为了这个来的,要不就去组装厂了。

把保险柜里钱取出来整理了一下,又放到验钞机上过了一遍,总共35000块。

把几百块零头放回保险箱,韩义笑道:“别看了,都过来吧!”

两个女生眼睛早就瞄着红彤彤的票子了,听到韩义的话,立刻笑嘻嘻的走了过来,脆生生的说:“老板!”

韩义把做好的考核表拿出来,说:“窦豆一共出勤12天半,那半天是我批的假,算你十三天,底薪1400;全勤嘛……算你一半,100块;奖金200,提成1600,总共3300。”

韩义数了33张票子给窦豆。

这个长得小巧玲珑的女生,开心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捧着钞票凑到鼻子跟前嗅了嗅,“钞票的味道好香啊~”

“呵呵~”

韩义忍不住笑了笑,随后开始算许琳的,“许琳出勤17天,底薪1600;全勤加100,300;奖金200,提成3700,总共5800。”

说着韩义从验钞机里点了58张钞票递了过去。

这个傍大款、养小白脸的女生,看着递到眼前的红彤彤的钞票,不知为何眼眶突然湿润了,接过钱后轻轻说了声“谢谢!”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