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永旺跟钱进是“义骑”轻骑行聘请的临时车辆维护员。

对于这份兼职,两个人都挺满意的,主要任务就是帮忙把校内车辆归拢好,另外再检查一下车辆使用情况,出现问题时及时通知人来修理。

每人每月除了1800块的薪水外,如果接到救援通知,出外勤还有提成。据他们“头”宇文正雄说,最近正在帮他们跟老板申请奖金。

说到宇文正雄两个人也挺奇怪的,以前就是个屌丝透明人,最近也不知道吃了什么“饲料”,整个人嗤嗤疯涨,前两天都看到他带妹子去食堂二楼吃小炒了。

你不服气还没用,人家是“义骑”的校园总负责人,包括他们的绩效考核、工资发放全部归他管,听说最近这几天还要招人。

奶奶个嘴的,就那个猥琐男,怎么就成了总负责人?这个问题两人始终想不明白。

今天上午上大课的时候两人接到宇文正雄通知,说中午的时候老板要见见他们,两个人就愣住了。

老板?老板怎么会想到见他们这种临时工的?

两个人一头雾水,等中午的时候赶到了食堂二楼,教职工用餐区。

老远的宇文正雄就向他们招手,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两个人,朝宇文正雄走去。除了大雄外,背对着他们的座位上,还有个看背形很年轻的男人。

四人座上,大雄挪了个位置坐到韩义身旁,笑着招呼道:“坐!”

管永旺两人拘谨着坐下来后,大雄帮忙介绍了一番。

在一个校区念了几年书,很多人虽然不认识本人,但听到名字总会耳熟。尤其是“韩义”这个名字,紫金园大四的男生很少有没听过的。

此时听到宇文正雄说面前的人就是韩义,管永旺跟钱进两个人有点傻眼,合着搞半天、背后神秘老板原来是韩义啊!

“那个…老…老……“看着桌上六菜一汤,瘦一点的钱进想开口问点什么,但“老板”这两个字怎么也叫不出口。

也不怪他们。大家同学好几年,而且现在还是校友,结果一个是老板,一个是打工仔,偏偏还是在对方手下工作,怎一个“尴”字了得?

韩义了解他们的心情,笑说:“我外号就叫韩老板。”

“呵呵~~”韩义这一说,管永旺两人笑了出来,气氛顿时轻松了很多。

钱进还是有点拘束,说:“韩…韩老板叫我们过来是……”

“天冷,咱边吃边聊。”说着韩义撕筷子吃饭。

韩义找他们来主要是谈谈下一步工作的。紫金园这边已经初步站稳了脚跟,下面自然是要乘胜追击,把随园跟仙园两个校区一并拿下,要不然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就为社会公司做嫁衣了。

按照他的想法,大雄就负责人员总调度和紫金园这边,管永旺跟钱进各自负责一个校区,底下再招聘几个维护员,形成一个金字塔模式,方便管理。

当韩义把他的意思跟两人讲了讲后,管永旺两人自然是满口答应。

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别人那是求之不得呢,现在就这么落到他们头上,他们的心情自然不言而喻。

一顿饭两个人也不知道怎么吃完的,临走前心宽体胖的管永旺囫囵着说“老板我们先走了”,然后在旁桌教职工投来奇怪眼神前,红着脸走远了。

“呵呵~”韩义忍不住笑出了声。

……

12点半,金师大西门口,孟庆生把车子停在路边静静的等着。

今天早上起雾了,太阳一直到中午才化开,坐在车里的孟庆生被晒得暖洋洋的,眼皮子忍不住挂下来了。

昨天晚上睡的太晚,不是因为去搬砖了,而是因为失眠。

跟着韩义出国一趟,不仅眼界变宽了,认识的人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记得那位身家千万的陈总还当着韩老板的面夸过他呢,说像他这样忠心耿耿的手下现在很少见了。

身家千万啊!你以为是大白菜呢?这样的人不需要拍谁的马屁,即使拍也不会拍他这样的小人物。

当时韩老板乐呵呵的拍着他的胳膊说“我这位助理是个实在人”,差点没把他高兴坏。

韩老板能当着外人的面夸他,这说明自己真得已经得到他的赏识了,要不然不用特地说那话。

果然,昨天临分别前,韩义拿了两万块钱给他,说是这趟的劳务费。

要知道缅甸那位老板已经赔了1000万缅币,也就是5万的营养费给他,再加上韩义这2万,已经7万块了。

7万啊,跑滴滴要跑大半年才能挣得到;去卸货的话看运气,运气不好一年都危险。而现在呢?出去仅仅一个礼拜就赚到了。

除了钱之外,韩老板正式聘请他为私人助理兼驾驶员,薪酬暂定6000,另外每个月还补贴他几百块房租费和手机费,烧的油实报实销。

从一个滴滴司机升级为私人助理,虽然工资没提高多少,但是身份却不一样了。以前别人问他做什么的时候,他就呵呵笑着说是跑滴滴,但现在他可以很自豪的说“我是某某公司老板助理”。

就像同样是工作,有的人当操作工一个月也能拿五六千,比很多乡镇教师工资都高,但是两者社会地位能一样吗?

就在这时车窗玻璃被敲响了,耷拉着眼皮的孟庆生、顿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立刻拉开车门走了下来。

“老板!”说着孟庆生就要去拉车门。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韩义拍拍他胳膊,自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走,去宝龙商场。”

……

宝龙商场一楼,老板娘依然还是那个老板娘,穿着件印着“天翼4G”的黑色围褂,下面牛仔裤,平底鞋,此时正在热情的给客户介绍产品。

其中一个老客户调侃道:“夏师娘,你这天天一个人过日子,晚上怎么办啊?”

“凉拌!”

“嘿嘿,凉拌的那是黄瓜啊,现在这个季节可不好用。”

老板娘笑骂道:“你个杀千刀的,回去问你老婆好不好用就知道了。”

几个客人顿时猥琐的笑了起来。

点货、算账、结账,走人。

客人前脚刚走,后脚老板娘就啐了一口,“腆着个脸在那笑得欢,真是马不知脸长。”

端起保温杯润了润嗓子,刚放下杯子,耳边响起一道久违的声音。

“夏姐!”

夏歆转身看去,正是多日不见的韩义。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