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的宝龙商场前依然车水马龙,前来购买电子产品的客人络绎不绝。

商场五楼的天义数码店里,张敏无聊的趴在柜台上,下巴磕在玻璃柜面上,嘴唇一张一阖,“婷婷啊,你知道我们老板这些天去哪里了吗?”

调休的代婉婷今天正好和张敏一个班次,此时正在里面盘账,随口道:“听说是参加什么大会了。”

张敏一下来了兴趣,支起胳膊扭头问道:“是嘛,什么大会啊?”

代婉婷抬手把挂垂下来的秀发往上捋了一下,侧目笑道:“你这么关心干嘛,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

张敏眼睛里有一丝疑惑,随后好笑道:“那我要是有想法了,某人会不会吃醋啊?”

“你说的某人是谁?”

“是谁谁心里有数。”

代婉婷把笔帽摘下来扔了过去,娇嗔道:“我发现你现在思想越来越不健康了。说,是不是整天光想着男人?”

张敏一本正经道:“光想有什么用,要做出实际行动才行。姐要是想男人了,我告诉你,现在立马去倒追。如今这年头,好男人可不多了,渣男倒是一茬接一茬的往外冒。”

代婉婷怔了一下,随后笑道:“今天这是怎么了,画风转变的这么快?”

张敏叹息了一口,“哎,室友碰到个渣男,被伤得狠了,昨天在寝室哭了半宿。”

“噢,说来听听。”

“是个校外的男人,自称有车有房,还是事业单位的正式员工。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每天早中晚三个电话,然后各种甜言蜜语,把我那室友哄得团团转,没过一礼拜就被那个渣男骗上-床了。”

“然后呢?”

“呵呵,色骗过之后就是财了呗。说自己很得上级领导赏识,为了拉近关系想表示表示,但由于刚参加工作手里没什么闲钱,就跟我那室友借,还表示下个月发工资还给她。”

“这种刚认识没两月就敢问女孩借钱的男人,我也是呵呵了。”代婉婷鄙夷了一句,问:“她不会真借了吧?”

“对啊!要不人家说恋爱中的女人是没有智商可言的呢。她找借口问家里要了5000块,然后又从信用卡里透支了5000,凑了一万给那渣男。”

说着张敏还强调了一句,“是现金。”

代婉婷冷笑道:“对方一定是怕你那室友找后账。”

“你说的没错!”

张敏点点头,“到了下个月还帐期的时候,渣男找各种借口不见面,被催急了干脆短信不回,电话不接,后来还把我室友拉了黑名单。”

代婉婷摇摇头,无语到:“难道对方人间蒸发了?”

“渣就渣在这里。那个男人确实是事业单位的正式员工,在我室友找过去要钱的时候,居然厚颜无耻的让她拿借条出来。你说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不要脸的男人?”

气呼呼的张敏,端起茶杯润润嗓子,说:“现在很多男人外表看着光鲜,兜翻出来比脸还干净,像咱们老板这样低调内敛的已经很少见了。”

“哎哟喂,你拐着弯说了半天,合着就为了最后这一句是吧?”

张敏干脆起身走了过去,趴在代婉婷肩膀上似真似假道:“你看啊,咱们这个师兄年轻,有钱,懂得关心体贴人,这样的男人现在打着灯笼都难找,你可不能再犹豫了,万一被贼人半路剪径,有你哭的时候。”

“你要死了,什么我就哭了。”代婉婷拍了一下肩头的毛爪子,脑海却不由想起了那个大胆示爱的女生。

……

何潇潇最近瘦了很多,脸蛋不像过去肉-肉的了,而且话也很少,原来那么一个大大咧咧的女生,现在变得沉默寡言了起来,每天寝室、教学楼、食堂,三点一线。

几个毒舌室友,现在也不敢在何潇潇面前提韩义的名字,因为每每提到这个名字,何潇潇就一言不发的看着她,看到她心里发毛为止,三次一过,韩义这个名字成了禁忌。

今天已经12月7号了,手机挂历上提示说是“大雪”,天空阴沉沉的,北风呼呼的刮着,从楼道里出来的何潇潇,紧紧米黄色的风衣,低着头抱紧手中的书本朝寝室楼走去。

半路上一片不知何处吹来的银杏叶在她眼前飘过,她下意识伸手抓去,叶片在指尖触及的地方翻飞了出去。

“呼--”何潇潇吐出一口热气,不知怎么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

好像也是在一个杏叶纷飞的下午,她和同学去西霞,天空突然就飘起了雪花,回来的路上看着车窗外朵朵洁白的飞雪,她就给他发了个信息,让他去接她。

公交到站了,他撑着伞站在公交站台上静静的等着,那一刻她的心就像肩头的雪花一样,瞬间被融化了。

不过现在想想好像确实挺过分的。自己明明可以走回去,但却非要他给自己送伞,自己又不是他女朋友,为什么连这点小事都要麻烦他?难道说那个时候自己已经喜欢他了?

何潇潇脸上满是落寞。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走来一位女生,问说:“站这里干嘛呢,走啊。”

何潇潇扭头看了眼还在随风飞舞的杏叶,突然又笑了。也许起风时叶儿会跟着翩翩起舞,可是风总有停下的时候,那时叶儿还会飞吗?

“走吧。”

两道身影慢慢朝亮起灯盏的寝室楼走去。

……

506寝室里,还是老样子。

惨白的灯光照射着逼仄的过道,蒙满灰尘的窗户呜呜的惨嚎,已经看不出本来颜色的上下床上,除了韩义,别的都在。

沙嘉慕捧着黑格尔的《辩证法》看得津津有味,罗春对着手机嘿嘿傻笑,卢震海跟刘浩楠则在玩手游,还有多日不见的周向明、此时则跟一条死鱼般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沙嘉慕突然伸头朝下铺的罗春问道:“韩老板走了有多少天了?”

“有一个礼拜了吧!”

刘浩楠忙里偷闲问了句,“韩老板现在到底在干嘛啊,怎么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

正对着手机嘿嘿直乐的罗春,随口说:“他现在是韩百万,能不忙嘛。”

刘浩楠奇怪道:“什么韩百万啊?”

沙嘉慕跟卢震海也一齐看过去。

见到几人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罗春才猛然想起,韩义在宝龙广场开手机店的事情好像就自己知道。

“呃……那个嘛。”罗春不知道要不要说。

刘浩楠一见他这个样子,就知道隐瞒了什么事情,这下游戏也不玩了,说:“你倒是快说啊。”

就在这个时候,寝室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韩义乐呵呵的走了进去,“说什么……”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