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老板没想到韩义是来参加翡翠公盘的,只以为他是普通的游客。因为那个时间点,参加翡翠公盘的人还没出来呢。再加上是掮客带过来的,他就更加不以为意了。

如果早知道的话,他说什么也不敢下黑手。

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卖,晚9:40,一辆军用卡车开到了庭院门口,下来十几名军警,“咣咣咣”一阵敲门后,傍晚那个满脸横肉的壮汉骂骂咧咧的打开了门。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外面的军警已经一拥而上把他摁倒在了地上,捂嘴的捂嘴、上铐子的上铐子,在他挣扎的同时,橡胶辊已经狠狠抽击在他腰腹部。

随着一声闷哼,壮汉一下子老实了。

后面也没的说,院子里几个帮手全部被一一制服。

而那位身材瘦小的老板正搂着婆姨在屋内看电视呢,房门“砰”的一声被踹开了,还不等他惊叫出声、黑色套头袋已经当头罩下。

完全懵逼的老板在黄色地板革上如一条蚯蚓般来回挣扎着,穿着花色吊带的婆姨则张大了嘴巴、将欲呼喊,等来的是一个大嘴巴子,把她尖叫声给完全扇了回去。

“砰-啪-”两家伙,顿时偃旗息鼓,随后如拖死狗一样被带离了房间。

……

作为亚热带暖风季地区,内比都别的可能赶不上仰光,但环境绝对甩仰光几条街。而且由于是新都,这里无论是公共设施还是花园庭阁,都绝对在水准之上。

这一点在韩义他们租住的酒店里体现的尤其明显。环境优雅,后院有一个开放式的花园,花园里绿树成荫,风吹过响起一阵“哗啦啦”的树叶声,令人心情都跟着荡起了阵阵涟漪。

窗前垂落式座椅上,韩义帮孟庆生倒了杯香茗,带着一丝歉疚说,“今天多亏你了,要不后果真得很难预料。”

孟庆生认真道:“韩老板不用客气,像我这种粗人没文化又没背景,承蒙韩老板看得起带我出来,要说感谢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韩义点点头,习惯性拍拍他肩膀,心里也有一点感慨。

作为曾经的小人物,孟庆生心里想什么他清楚。如果今天两人的身份互换一下,他做得绝对比孟庆生还绝,非让他欠下一生的人情债不可。

也许这么说心理过于阴暗,但实际上在面对机遇的时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比如在自荐班干部的时候,有人主动举手了,而且被委任了,那些没举手的就会后悔,早知道我也举手了;比如追女孩,明明喜欢人家,但却一直犹豫不决,最后被别人先下手为强,然后在别人牵手成功的时候捶胸顿足,明明是我先看上的!

还有很多例子,不胜枚举。

而孟庆生就在关键时刻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也许手段有点过激,但却表现出了一个小人物全部的智慧。

这样的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韩义真得不介意带他一程。至于以后能走到哪一步,那就要看他自己了。

两个人坐在窗前聊了大半个小时,到了快12点的时候才回房睡觉。

……

第二天一早宝石坊的陈总打电话过来,把初步审查结果告诉了他。

内比都警察局经过连夜突审,把以那位老板为首、盘踞在翡翠市场内的一伙黑恶势力给连锅端,处理结果会在公盘大会结束前公布。

挂电话前韩义邀请对方一块吃早饭,电话里陈双考虑了一下便答应了。

两个人就在韩义下榻的酒店用餐区见面了。

通过昨天的接触,韩义也看出来了,这位陈总不仅长得像电视里的唐晶,行事作风也像,三句不离本行。坐下后聊了两句昨晚的事情后,立刻把话题转到翡翠公盘上。

“昨天韩先生看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中意的料子?”

“目前还没有。”

陈双想了想说:“实不相瞒,前两期翡翠公盘我们宝石坊可谓是损失惨重,两块花重金购得的毛料全部大亏。”

韩义不说话,静静的听着。

陈双看了他一眼,“想必韩先生也是有志于此才不远千里而来,所以你看能不能这样,咱们两家合标,共同进退如何?”

韩义没说话,虽然心里巴不得呢,但话可不能早早说出口。商人逐利,别看陈双现在对他好像很客气,昨天晚上也是不遗余力的帮忙,可一旦知道他是个“穷光蛋”,很有可能当场翻脸。他可不会去赌。

“合标这件事容我考虑一下,竞标前我会给陈总答复的。”

陈双点点头,一边吃一边和他说着自己感兴趣的几块标石。至于到底是不是真得感兴趣,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韩义也没客气,请她帮忙介绍两家靠谱的半赌翡翠店。

陈双也没多想,这种到缅甸“捡漏”的心思,基本每个翡翠商人曾经都有过,不过现实会告诉他,天上不会掉馅饼的。

吃过饭韩义坐着陈双的汽车再次赶往翡翠交易市场。

……

陈双介绍的这家翡翠店在翡翠市场最北面,挨着一面还没建成的风景湖,店门口黑丝网搭成的凉棚下、一个五十多的胖乎乎老头正边晒太阳边喝茶。

老头叫姚华采,据陈双说,对方祖籍在中国GX,不过举家来缅甸已经半个多世纪了。

韩义现在一门心思想着水种翡翠,也没空跟他绕圈子,上来把来意说明后,姚老头也没装腔作势,起身带他进了店里。

店铺不算大,也就30㎡左右,LED灯下两边货架上摆得着造型各异的翡翠原石。那些开窗的原石,在灯光下折射出或绿或白、或青或油的光芒。

“你既然是陈总介绍过来的,那我也不蒙你,我这里的原石全部是新厂货,有全赌的、半赌的、还有大开门的,你自己选择,价格等你看好了咱们再商量。”

韩义开门见山说:“我要冰种的底子,裂隙裂绺都没事。”

老头恐怕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买家,买翡翠居然主动要裂隙裂绺的,他也算开了眼界。

“那就到里面吧。”说着老头带他来到了后院,一指地面上数十块大小不一的原石说:“你看看这些合不合要求?”

韩义走过去捧起一块婴儿头颅大小的原石看了看,侧面开了个鸡蛋大小的天窗,一片雪白的石棉裹着一线水色朝原石底部渗透,就算韩义这种菜鸟都能看出来,这块原石怕是废了。

果然,当他问多少钱的时候,正在点旱烟袋的姚老头随口说:“60000RMB。”

“就这样的石头还要6万啊?”

姚老头嘬了一口烟,缕缕青丝从唇角冒了出来,“小伙子我要纠正你一点,这不是石头,这是翡翠原石。你如果抱着捡破烂的心思来的,那我还是劝你早点打道回府吧!”

韩义笑了笑没说话,继续翻找。

这里的原石基本都是“破烂”,要么是开废掉的,要么就是粗豆种,裂隙裂绺更是每块都有。

虽然里面也有几块看着水种不错的,就是体积太小,也就二三公斤,距离他心目中“一翡吃半生”的要求太远。

直起身在不大的院子里四处看了看,发现墙根下有块造型怪异的石头。

石头高1.5米左右,一边光滑无比,一边疙疙瘩瘩,而且身上布满了浅绿色的苔藓,光看外形就知道这块毛料放在这里的时间不短了。

走过去仔细瞧了瞧,发现石头上几个开窗的位置露出的居然是红翡,可惜哪怕隔着半米远都看到里面的杂质以及身周遍布的裂绺。

“这块料子什么情况啊?”

老头“吧嗒吧嗒”两口旱烟后说:“目乱干的”

“目乱干”韩义知道,是缅甸十大名坑之一,也是新厂,以出产紫罗兰及红翡玉为主,不过那边的毛料裂纹、石棉也是出了名的多。

“这块多少钱?”

“400万。”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