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一共拿出来8块料子,全部是开了“天窗”的,而且角度非常刁钻,把半赌石的价值最大化的呈现在你眼前。

韩义感觉有点不大对劲,拿起一块2公斤左右的原石仔细瞧了瞧,可惜以他的水平看不出任何毛病。

“这块多少钱?”

老板眯了眯老鼠眼,看着他手中的水种面天窗,伸出了一个巴掌。

“50万。”

“RMB?”

“……欧元。”老板一脸郁闷到。

韩义拿着石头的手僵了一下,忍不住啐他一脸。50万欧元,亏他怎么敢要的?就这种水、这料子,哪怕是大开门都不值50万欧元,何况还是半赌石,完全就是把他当“猪”杀。

也懒得跟他讲价了,韩义直接把料子一放,起身说:“不好意思,我先走一步。”

“这位老板别急啊,价格咱们还可以再商量嘛。”黑着脸的老板试图挽留。

韩义却没停下脚步。

在来的时候就知道翡翠行当里鱼龙混杂,掉包的,以次充好的,作假翡翠、假原石的,甚至还有强买强卖的,什么人都有。

他不确定这一家就是,但他不想去赌老板的人品,既然察觉到不对劲,还是走为上策。

可惜,他的预感成真了。

人还没走出堂屋,刚刚帮着抬原石的两个缅甸男人从门后闪了出来,直愣愣的挡住了他的去路。

韩义转身冷脸道:“这是什么意思?”

黑着脸的老板,伸手摸摸嘴上的八字胡,皮笑肉不笑的说:“我这辛辛苦苦忙了半天,你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想走,应该是我问老板你什么意思吧?”

很神奇,刚刚讲话还不利索的老板,此时一口中文说的非常溜,让韩义这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听不出任何毛病来。

“MLGBD,没想到碰到夹心鬼了。”韩义心里有点后悔,早知道不该跟那些翡翠掮客过来的。

见他站在那里不吭声,老板又换上一副笑脸,“这位老板还是过来看看吧,说不定你就想买了呢?”

韩义扭头看去,只见灯光下老板裂开的嘴角,一口熏黑的牙齿看着特别渗人,说道:“如果我非要走呢?”

“那你就走个试试看。”

随着老板威胁的话语,两个壮汉肚子一腆,把韩义往后顶了顶。

就在韩义想辙怎么脱身的时候,守在门廊下的孟庆生看出了不对劲,想走过来,结果被门口两个黑壮男人死死拦着不让进。

“你们想干什么…让开……”

两个壮汉钳制着孟庆生的胳膊不让他往里冲,孟庆生此时心里拼命的挣扎着,他想动手,但他曾经跪在老母亲面前发过誓,这辈子再也不打架,哪怕别人朝他脸上吐吐沫。

可屋里那个年轻人是他的机会,是他能发达的希望,如果他不想一辈子开滴滴,帮大车卸货,那就要表现出他的价值。

怎么表现?他脑子不聪明、不能帮人家出谋划策;他嘴巴不甜、不会拍马屁;而且他本身也是劳改释放人员,人家能看上他,也是他走了狗屎运。

那他还剩下什么?义气?忠心?孝心?这些东西在如今这个物质化的年代里已经不值钱了。

而且这里是缅甸,是国外,万一打起来再连累到小老板,那更是好心办了坏事。

小人物孟庆生在这一刻想到了很多,最后他不再试图往屋里冲,转身借着庭院里亮起的灯光在地上寻找了一番,找到一块薄如蝉翼的石片。

拿起来后来到堂屋门口,把西服袖口往上一撸,捏着石片往胳膊上一搭,怒喊道:“快把我老板放了。”

门里门外几个壮汉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孟庆生,脸上还带着嗤笑的表情。

但下一秒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孟庆生压着石片狠狠划了下去。

“嗤--”

鲜红的血液顺着翻卷的皮肉咕咕往外流着,眨眼间便浸湿了整条胳膊。

“让我老板出来。”说着孟庆生把石片往脖子上一搭。

如此骇人的一幕,吓得屋里屋外几个人面无血色,瘦小的老板更是八字胡连连跳跃。强买强卖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后就算对方去告、大不了找点关系疏通一下。

可一旦有游客在翡翠公盘期间出现死伤,那影响就恶劣了,搞不好要去吃官司。

老板此时脸阴沉的快滴出水来,碰到这么个不要命的浑人,他也算是开了眼界。挥挥手让几个大汉让开路。

韩义没想到事情急转直下,更没想到孟庆生如此过激,等反应过来后快步跑了出来,托着孟庆生的胳膊道:“走,上医院。”

……

陈双是晚上7点钟得到消息的,和她一同过来的人很多,都是中国玉石商协会的人。

以玉石商协会副理事长王元和为代表的众人,慰问了一番受伤的孟庆生,同时对韩义二人的遭遇表示了极大的愤慨。

晚7:30,玉石市场总负责人苏巴里克赶了过来,对韩义的遭遇表示了不可置信,并当场表示一定会给他们个交代。

晚7:55,公盘大会外务负责人吴桑迪赶到了,玉石市场负责人苏巴里克上前汇报了事发经过,同时认真倾听取了吴桑迪对这件事的处理意见。

随后玉石商协会副理事长王元和代为介绍了韩义二人,同时把中国商人对这件事的诉求跟吴桑迪陈诉了一番。

从头到尾韩义基本很少开口,受伤的孟庆生更是连话都不敢说。

观察室里的人,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是身份显赫,哪是他这个前两天还开滴滴的人能比拟的?

一番喧闹后,晚8:20左右,吴桑迪来到韩义二人跟前叽哩哇啦讲了一番,随行翻译立刻说:“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代表公盘大会表示万分的抱歉。同时请你相信,这只是个别案例,我们翡翠公盘大会有信心也有能力维护每一位外商的合法利益。”

韩义点点头说:“请你跟吴桑迪先生说,我相信他的话,更相信缅甸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堂而皇之的出现,这只是一小部分利欲熏心的人做出的丑事。”

8:30,吴桑迪和苏巴里克一前一后离开了医院,随后王元和等人在嘱咐了一番韩义后,也先行一步离开。

最后留下的只有陈双和有过两面之缘的张忠利张老板。

韩义苦笑道:“这件事是我不好,不该贸贸然去那些地方。”

张忠利推了推眼镜认真道:“韩先生不必内疚,这件事与你无关。”

陈双点头说:“是的。咱们到内比都是商务活动,他们公盘大会理应对我们的安全负责。如果都像今天这样,以后谁还敢来参加翡翠公盘啊?”

听到两人的话,韩义顿时恍然大悟。

他原来一直在嘀咕,心想着一点点“小事”怎么会把大会外务负责人都给惊动了?现在看来应该是玉石商协会在其中发挥了作用。

至于原因嘛不用说,看看翡翠公盘里有多少中国人就知道了。

……

孟庆生的伤口看着挺吓人,不过是皮肉伤,缝了几针,又打了破伤风,在观察了几个小时后,于晚上9点半离开了医院。

就在韩义他们回到宾馆区的时候,那家强买强卖的店铺却倒了大霉。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