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板,你们利玺上半年拿的两块料子赚了不少吧?”

“哈哈哈,常老板说笑了,我们利玺哪有你们广汇斋赚的多,听说你们光上半年成交额已经突破了2两个亿,真得假的?”

两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互相吹捧着走了进来,走在后面的一位三十来岁女人笑道:“你们两家今年可是大丰收啊,就我们宝石坊颗粒无收。要是这一期公盘再没有一点成就,年底董事会非撤我的职不可。”

“哈哈,陈总说笑了,谁不知道宝石坊是你一手经营起来的,谁敢撤你的职?”

一行人十几个人说笑着来到韩义他们隔壁,等纷纷落座后跟韩义他们待遇一样,服务员过来点单。

等上茶后,脖子比韩义大腿粗的常老板喝了口热腾腾的茶后说:“今年缅甸出了新规定,全部使用暗标的投标方式,这对我们玉石商来讲可谓是绝杀啊,到时候肯定又是尸横遍野。”

带着金丝边眼镜的张总、放下茶杯也嗟叹说:“是啊,这一招太狠了,分明就是对准我们中国商人来的。我听说上一期羊城的冯老板就因为用力过猛,导致现在一蹶不振,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年底。”

听他们说到“暗标”,韩义耳朵竖了起来。

来之前他也详细的了解了一番。

所谓明标即是现场拍卖。竞买商全部集中在交易大厅,公盘工作人员每公布一个竞买物编号,由竞买商现场进行轮番投标,谁出示的竞买价最高,谁就中标。

而暗标是指竞买商在竞标单上,填写好组委会核发给竞买商的编号、竞买商姓名、竞买物编号及竞买价,然后投入标有竞买物编号的标箱,竞买商彼此之间不知道各自竞买的竞买物和竞买价,故称之为“暗标”。一般以一物一箱的方式竞标。

在以往翡翠公盘上,商人们可根据规定,以明标和暗标2种方式投标。但是这回缅甸政府却把明标取消了,这一招简直是杀人不见血。

原来公开拍卖的时候,玉石商之间可能还会存在这一块“让你”、下一块“让我”,下一块再拍等心理问题。

而取消明标后,大家都怕标低了拍不上,所以都是捡最高心里价位填,这样一来就会出现用力过猛的现象。可能原来明标拍100万,而暗标有可能标到150万甚至200万的情况。

不过商人都是驱利的,别看现在嗟叹,只要有利可图,到时候该填还是往死里填。

耳听着隔壁张口一千万、闭口两千万的,韩义没什么反应,倒是孟庆生变得面红耳赤、呼吸急促了起来。

就在这时有两名年轻的卖唱少女走过来,怀里抱着手风琴,路过那些烧烤桌时会停下来问一问,在客人摆手后继续朝这边走来。

“……&*¥#*”

其实一个皮肤稍黑的少女对着韩义一阵叽里呱啦,韩义眼睛微微眯起,点点头。

两个女孩开心不已,然后一个拉手风琴,一个清唱,欢快的歌声在夜市下传播开来,附近很多人纷纷看了过来。

一曲歌罢,韩义眉头动了动、孟庆生立刻站起来,从西服口袋里掏出皮夹,抽了两张面值10000的缅币递了过去。

两个女孩开心的接了过去,随后双手合十对两人行了一礼,然后才离开。

隔壁一桌在见到孟庆生站起来的时候已经看了过来,在他黑衣服下的健硕身材上瞄了一眼,好几个人目光里露出了讶色。

虽然保镖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了,但现实中却很少有人会碰到,这也让很多人心中形成一个观念,没有保镖的不见得就不是富豪,但有保镖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而此时一脸轻松写意的坐在椅子上的韩义,已经被隔壁一桌的人下意识认定为豪门富少了。

本来畅聊的一桌人,随着孟庆生的坐下,声音瞬间低了下去。

主桌上的几个老板老总互相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那个30来岁的陈总站了起来。

人还未近身、一股香风已经飘了过来。走到韩义身旁笑语盈盈道:“您好,我是闽江的陈双,不知这位先生怎么称呼啊?”

“你好,我姓韩。”韩义微笑着报了个姓。

陈双目光在桌上扫了扫,邀请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如果韩先生不嫌弃的话,过去一块坐坐如何?”

韩义瞥了眼隔壁座位,轻笑道:“今天就算了,改天吧!”说完也不招呼孟庆生,起身朝夜市外走去。

后面孟庆生立刻站了起来,面色严肃的朝这位陈总点点头,跟在了韩义身后,那副警惕的样儿、简直把保镖这个角色演得入木三分。

看着韩义他们走远后,陈总才回了座位。

“姓韩的?你们看他什么路数啊?”

“这个季节赶到内比都的,除了公盘外,还能为什么?”说着那位张老板奇怪道:“不过我认识的人里好像没听说有姓韩的大玉石商啊!”

“洪州韩辅家呢?”

“不会。韩辅大儿子已经30多了,小儿子还在上初中,年龄不吻合。”

另外一位短发中年人笑说:“你们这么着急干嘛。还有五天时间呢,回头慢慢了解也不迟。来,吃东西吧!”

“是啊是啊。来吃东西。”

众人嘴上说着,心理当然各有各的算盘。

如今缅甸政府取消了明标,这就意味着众人不能结成统一阵线了,寻找有实力的大买家合标自然成为了首选。这样既可以分担风险,同时也能将利益最大化。

可问题是,像韩义这样“实力雄厚”的大买家,人家凭什么要带着他们玩?

这就要各凭本事了。

……

另一边,韩义自然也打着相同的如意算盘。

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就他那几百万资金,能标到两块没人看得上的裂隙石、石棉石就算是运气了,来参加翡翠公盘纯粹是打酱油来的。

别说竞标了,哪怕是人家切废了的石头,他想买下来恐怕也需要点运气。所以自然需要借力,到时候找个有实力的大商家,两家合伙拿下一个标。

目前主要问题不是寻找那个实力商家,而是制造商应用能不能重组裂隙、石绵、裂绺,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不过也不用急,翡翠公盘有五天呢,有的是时间验证。

两人回到酒店后洗漱一番便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韩义两人一早坐车赶往了内比都的行政区、翡翠公盘大会。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