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账用了半小时,赶在5:30商场关门前下了楼。

路上代婉婷说肚子饿了,嚷嚷着让韩义请客,正好路边有一家什锦豆腐捞,三个人一块走了过去。

点菜后又帮两位女孩各要了瓶养胃多,他自己倒了杯热开水。

窦豆上班没两天,跟韩义还不怎么熟悉,此时显得有点拘谨。而代婉婷就好多了,她不仅早来了几天,而且还认识韩义,知道他性格其实很好,在学校从来没听说跟谁红过脸。

趁着豆腐捞还没上来,代婉婷两只手伫着下巴看韩义,故意问道:“老板啊,我听黄浩然说你还是个学生,是真得吗?”

韩义迟疑了一下笑道:“嗯!跟你们是校友。”

“啊--”两个人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

窦豆是真吃惊,虽然早知道韩义是学生,但从来没想过他居然会跟她是一个学校的;至于代婉婷当然是装得了。不过她也没想到韩义这么坦诚,问一下居然就说了。

不过她心里还是有点小窃喜。

既然说穿了,而自己又跟他同一个校区,以后是不是就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窦豆捋了一下耳边的鬓发,语带惊奇的问道:“哪个校区啊?”

“紫金园。”

代婉婷捂着嘴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说:“真得啊?”

“嗯!记得保密。”韩义笑笑,正好豆腐捞过来了。

两个女生跟夏歆一样,表现的非常好奇,尤其是窦豆,本来挺不好意思的,在知道韩义居然是她师哥后,简直快变成了话痨,问题一个接一个。

“韩师哥你大几开始创业的啊?”

“你大学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吗?”

“我听婉婷说、师兄你在NJ区那边还有家组装厂是嘛,现在怎么样啊……”

几个人一边吃一边聊,眼看着外面天快黑了,韩义陡然想起人家滴滴司机还在等自己呢,赶忙三口两口吃完,结账后叮嘱两位女生路上注意安全,然后就准备离开。

代婉婷这时也站起来不好意思道:“老板,能……能不能捎带上我啊!”

韩义一想反正也是顺路,就说:“走吧!”

跟窦豆摆摆手,两个人先走一步。

……

等韩义找到车子时、发现江湖哥居然在里面睡着了。

敲敲玻璃,江湖哥“腾”的一下就坐了起来,解开门锁后揉揉猩红的眼珠笑说:“刚眯了一会,没想到睡着了。”

等代婉婷坐进去后,韩义才笑问道:“昨晚上又去搬砖啦?”

“嗯!趁着年轻多卖卖力气,准备这两年在郊区供个两居室。”说着江湖哥已经发动车子朝鸡鸣寺方向开去。

韩义说:“这样啊!郊区也不是不行,但我之前听你说还没有结婚,那么作为婚房,并且打算尽快要孩子,就不能不考虑日后孩子的问题。”

“你要考虑新房周边有没有幼儿园和小学?是公立还是私立?或者社区在三五年之内会不会规划配套?开发商运作大型社区的品质信誉值不值得相信他们对资源的保障?这些都是你要考虑的问题。”

韩义说完,江湖哥略带感慨说:“怪不得人家都说读书好呢,要不是你说,这些问题我哪知道。”

“呵呵,有机会的话还是要多看看书的,不知其所以然,但起码也要知其然!”

两个人在那聊着,旁边代婉婷就静静的听着。

她对韩义的了解全部来自别人的“看法”,至于这个男生每天脑海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又有哪些爱好,她全都一无所知。

此时韩义的话让她心里一动,他所说的“知其然”是不是就是他挂了六门科的原因?

应该是了!

从接触的这些天来看,她的这位同学做事目的性非常强,从来不会去做一些无用功的事情。

比如商场保卫科的人现在对韩义非常客气,只要看见他必定韩老板长、韩老板短;比如打扫卫生的阿姨,在清洁到天义数码区域时,就会特别认真。

还有管理处里几个老阿伯,以及附近几家邻居,看见韩义全都非常客气。她能看出来,那些人对韩义不仅仅是嘴上客气,而是真得非常客气。

而另一边有的人却很不喜欢他,比如何潇潇那位室友翁倩,前两天晚上撞见她时、无意间提到韩义,当时翁倩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说韩义就是个梦想着飞上枝头的凤凰男。

事情奇怪就奇怪在这里,你说他有本事让社会上的人俯首帖耳,难道区区一个还没走出校门的女生就那么难搞?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些厌恶他的人在他心目中毫无价值,他根本就不需要去搞定他们,当他们空气一样。

这个他们也包括自己在内!

代婉婷的脑子很好,通过短时间的接触把韩义的性格、为人、处世方式分析的八九不离十。

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束手无策,说个难听的话,自己在他眼里属于可有可无的存在,就算她现在说明天辞职,估计他眼睛皮都不会翻了一下就会同意。

……

那边一路聊着,这边一路想着,等到了紫金园西大门时,韩义跟江湖哥要了张名片,留着以后私下联系。

反正他天天要用车,找谁不是找?

下了车韩义两个人一块进了校门,一个往东南去男寝,一个去东北女寝,临分别前代婉婷笑着说:“在店里你是老板,但是在学校咱们还是同学。所以,明天见,韩义!”

“嗯,明天见。”摆摆手目送着代婉婷走远,他才转身朝男寝走去。

朱川就守在506,见到韩义进来他立马站了起来,两个人很有默契的出了寝室。

一直来到最顶头的水房外,两个人才站定。

没用韩义问、朱川便说道:“她叫宋芸香,家在浙省海岛市,今年刚上大一,主修汉语言文化。据说是独生子女,父母是企事业普通员工。”

说完朱川推了推眼镜片,从他这个小动作里、韩义知道底下肯定要放大招了。

“有什么就说呗!”

朱川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慢慢的说了起来。

“她今年20岁,曾获得过两界全国奥数冠军,一届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冠军;她精通围棋,是业余七段选手;她喜欢古典音乐,会八种乐器;她擅长水墨画,临摹的《暮韵图》获得过浙省青少年艺术大奖赛亚军,另外她还懂四国语言,中、英、德、法。”

哪怕已经知道这些事实,但此刻说起来朱川脸上还是充满了震撼。

“她是才华横溢的大才女,而且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一直名列省市前茅,听说国内外很多著名学府都曾向她伸出了橄榄枝。不过14年不知为何休学了一年半,最终选择了金陵师大。”

韩义也被震惊到了,这样一个站在上帝肩膀上的女孩,又岂是凡夫俗子能高攀得了的?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