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义看不起孙经纬,孙经纬同样在心里很鄙视他。

“大学生”是多么骄傲的一个名字,在老家那是要受别人尊敬、仰视的,你倒好,为了一点钱整天低三下四。别人打个电话就屁颠屁颠跑过去,你丢不丢人啊?

除了鄙视,孙经纬也在韩义这里找到了优越感。

他家穷,韩义比他更穷。他好歹有父母、姐姐供他读书,但他却没有,听说每个月赚的那点钱都要寄回家给弟弟妹妹上学。

另外为了赚钱还挂了好几门课,虽然还有补考的机会,但以他死性不改的样子,估计是没戏了。

好不容易考到金师大,最后却拿不到毕业证,每每想到这点孙经纬就想笑。

不过此时孙经纬却笑不出来,因为他不知道韩义究竟什么时候跟在后面的,又偷听到了多少?

韩义是真被恶心坏了,看到他那张假到不能再假的笑容,有种想吐的感觉。

也懒得跟他说话了,朝他旁边的女人点点头,拧动油门从他旁边穿了过去。

“哎,韩老板……等等撒。”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孙经纬快步朝他跑去。

前面刚好是马路人行道,很快孙经纬追了上来。

跑过来的孙经纬一把抓住了电动车把手,谄笑道:“别走别走,韩老板,韩老板……”

他屁股一撅韩义就知道他拉什么屎,直接堵住了他的嘴,“对了,你欠我的500块什么时候还?”

“那个…我这几天手头不怎么松阔,不过你放心撒,最迟这个月底肯定还给你。”

看了眼红灯,韩义不耐烦道:“不是说上个月底嘛,怎么又变成这个月底了?”

“嘿嘿,我姐把钱寄回家了,不相信你问她嘛。”说着他就要喊后面的女人过来作证。

“说好了啊,最迟这个月底,我这边等钱用呢!”说完绿灯亮了,韩义拍开他的手,准备带油门离开。

孙经纬松开手后直接挡在了车前头,“哎哎,韩老板别走撒,我正好有点急事想找你呢!”

“让开啊,我也有急事呢!”

“拜托拜托,就耽误韩老板五分钟。”说着孙经纬双手合十连连作揖。

尽管很不想搭理他,但这边人来人往的,拦在这里会让人看热闹。只好转了个弯,朝不远处的路灯下开去。

“说吧,什么事?提前申明一下,借钱没有。”

孙经纬僵笑了两声,扭头不耐烦的朝他姐姐喊道:“你过来一下。”

“韩老板你看啊,我姐在江晖路的华达电子厂上班,每个月工资将近4000块呢。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让我姐给我作保,你再借我2000块,我发誓这个月底肯定还你。”

旁边女人一听焦急的说:“小纬啊,不行了撒,姆这两个月要喝药呢,我哪能把钱他。”

“不要问我借钱,没得商量。”说着同时在心里啐了一口“让你八卦”。

孙经纬脸色难看至极,但又不好向韩义发火,只好朝他姐吼道:“嘎村里就出了我这么个名牌大学生,你还不想我好,你要搞囊撒!”

韩义真恨不得朝他脸上吐口吐沫,这种人格扭曲的人,就算将来走上社会了也是个祸害。

也懒得继续听他秀下限了,车子掉个头就打算离开。

孙经纬姐姐被气得直掉眼泪,但却没办法,在他又说了几句绝情话之后、他姐姐跑到韩义跟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流着眼泪对着柏油路连连磕头。

现在正好是晚上7点左右,再加上这边是大学城,附近行人来来往往,看到一个女人突然下跪磕头,纷纷看了过来,还有人掏出手机拍照,录像。

韩义这下真是骑虎难下了。

孙经纬那地方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口头借钱是要还的,但如果借钱人下跪磕头,这个钱你可以不借,一旦借了人家可还可不还。

这是以前刚认识时孙经纬跟他讲的。很蛮不讲理的一个规矩,但他们那里就是这样,你非要的话也可以,但要把头磕回去。

“吗得,让你没逑事八卦,祸害来了吧!”韩义思想做着激烈斗争,考虑着到底要不要借。

看这样子,钱借出去八成就是打了水漂,而且以孙经纬的为人不会对他有任何感激之情,甚至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眼看路人快围过来了,韩义眉头紧锁道:“到一边说去。”

……

在一个行人相对较少的地方,几个人停了下来。

“把工作牌给我看看。”

孙经纬姐姐抹了把眼泪从口袋里拿出了工牌,韩义接过去看了看,叫孙静香,工牌上确实是一家叫“华达”的电子厂,入厂时间是2014年。

翻过来看看背面,上面有工时记录单,每天加班都在4个小时以上。

孙经纬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自己姐姐已经给他磕头了,他还想怎么样?

见韩义还在那里考虑,忍不住问道:“没骗你吧,我姐她们厂每个月月底都按时发钱地。”

韩义看也不看他,把工牌还给孙静香,朝她说道:“我知道你们那里的规矩、磕头不还钱,但这个规矩对我没用。我现在问你,你究竟要借多少,借了什么时候还?”

“…我。”这个穿得很朴素的孙静香、嘴唇嗫嚅了几下,但却回答不出来。

孙经纬口气冲冲的说:“不是说过月底还你啊,还要怎么样?”

憋了一肚子气的韩义,转身指着他骂道:“你个孙儿少跟我鬼扯,我不是你爸妈,不会惯你地,再跟我洋腔屁调当心我抽你。”

韩义大学三年爬了几万级台阶,每天早上还坚持跑步,像孙经纬这样体格的人,一拳就足以把他撩翻在地。

果然,看到平时老好人的韩义发火了,孙经纬立刻蔫了下去,不敢再犟嘴。

孙静香目光朝远处灯火辉煌的街道看去,扭回头咬咬牙说:“两千。下个月月底还给你。”

“拿什么做保证?”

孙静香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了个黑色小钱包,在夹层里翻出身份证说:“这个!”

借着灯光可以看到,这个女人钱包里总共就三五十块钱碎票子,还有几个钢镚在里面翻滚。估计这些就是她平时的零花钱。

韩义面皮抽搐了一下,不过还是摇头道:“不行。”

旁边的孙经纬急了,哀求道:“韩老板帮帮忙撒,我真得是急用撒。”

“你急不急用关我屁事。不要忘了,你还欠我500块没还呢。”

眼看抹着眼泪的孙静香又要下跪磕头,韩义忍不住在心里摇摇头。

怪不得老话常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呢,孙经纬如今的一切、这个姐姐也要负一半的责任。

“别跟我来这套,没有抵押物就算了。”说完推开挡在车前的孙经纬准备离开。

孙经纬姐姐也看明白了,老家那套下跪就能借到钱的规矩、在大城市里真得不好使,别人也不会像她一样娇惯她弟弟。

可这是她亲.弟弟啊,是她父母的骄傲,作为孙家的一份子,她又怎么能置之不顾?

心念电转间,孙静香红着眼睛伸手从上衣内衬里拿出一个红布包,小心翼翼的打开后递到韩义面前问:“这个行吗?”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