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吃好吃!”

“嗯,确实好吃,回去几天我都怀念金陵的鸭血粉丝了。”

“那是,鸭血饱满多汁,粉丝滑而不腻,鸭胗、鸭肝、鸭肠肥而劲道,金陵的鸭血粉丝确实不是吹的。”

周向明最后一个发言,“不过要我说啊,还是咱们韩老板会买,搁一般人就算有钱也吃不到地道的鸭血粉丝,你们说是不是?”

“不错!猴子拍的太精辟了。不是,是说得!”

“哈哈哈……”一帮人吃的唏哩呼噜,还不忘互相吹嘘贬损一番。

这边韩义呵呵笑着看他们吃,朝闷头吃着的沙嘉慕瞥了眼。虽然从见面起这个哥们一直笑着,但眼睛里的黯然却怎么也掩盖不了。

等吃得差不多了,罗春才问道:“韩老板你最近忙什么呢?”

“呵呵,你说我能干嘛啊!”

“不对!韩老板你肯定有事瞒着我们。”

韩义还是一脸笑呵呵的样子,“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们?”

罗春抬起头,用筷子戳戳他的床,“说这话之前还是先看看你的铺位。”

“怎么啦?”韩义扭头看去,垫被跟盖被都叠的整整齐齐,床上也没什么异物。

就在他看着的时候,罗春嘿嘿笑道:“你用手摸摸床沿。”

韩义一摸之下顿时恍然大悟。

这几天他都住在清河嘉苑,有时候时间太晚了干脆就睡在厂里,寝室这边一天也没住过,导致上面积攒了薄薄一层浮灰。

“行了,鸭血粉丝也吃过了,你现在就老实交代吧,这些天到哪去了?是不是真被富婆包.养了?包.养费一月多少?要做哪些项目?都来谈谈吧!”

“噗嗤…啊哈哈……”刘浩楠一口笑喷了出来。

坐他对面的周向明避让不及下被喷了一脸,结果想站起来的时候又因为速度太快了,一下摔在地上。

“哇靠,胖子,你能不能再恶心一点的?”周向明站起来擦着脸上的汤汁说到。

这回罗春没再被他们的插科打诨而忘记韩义这码事,嘿嘿笑着等着他的回答。

韩义摸摸鼻子,想了想也没隐瞒,“我跟人合伙做了点生意,最近正在忙着跑销售。”

“是嘛,说来听听是什么生意啊?”罗春感兴趣的问到。

“组装电动车。”

“噢,投资大嘛?”

“不大,小本经营。”韩义实话实说。

其余人都竖起耳朵听着呢!

之前韩义搞校园小卖铺,虽然也赚钱,但毕竟局限在校内,而且韩义因为忙着赚钱挂了6科,他们虽然嘴上没说,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优越感的。

现在听说韩义都开始创业了,他们那点优越感顿时不见了,尤其是周向明,原来偶尔看到韩义掏出一沓红彤彤百元大钞,经常以羡慕嫉妒的口气调侃上两句。

但是他心里还是很优越,他学习比韩义好,家庭条件比韩义好,包括大城市江都跟穷山沟贵川那种鲜明的对比,都让他从骨子里透着骄傲。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可是现在呢?韩义居然说他创业了,周向明听了心里真是大吃一惊。

不过很快他就忍不住想笑了。

“组装电瓶车早就过时了。这里是金陵不是你们贵川那里,你看咱班上谁买杂牌电动车啊?远的不说,我记得韩老板你之前那辆二手电瓶车就是立马的吧?”

周向明继续分析说:“你看,你连买个二手都知道要牌子货,人家买新的怎么可能买杂牌?”

卢震海听不下去了,“组装电瓶车怎么了?那些什么立马、爱玛的还不是从小做起的,而且不是每年投入巨额广告费,谁认识它啊?”

“就是!人韩老板刚开始创业,你就一盆冷水泼下来,你什么意思啊,嫉妒啊?”罗春也帮着说了句。毕竟是他惹出的话题,要是让韩义不痛快,那就罪过了。

周向明叫起了撞天屈,“我这不是帮韩老板分析呢嘛!大家都是学得电自化,里面的门门道道外人不清楚、咱还不清楚嘛!”

“我就不说其他的,现在市场原材料价格猛涨你们是知道的。人家造价贵了,出售的价格自然水涨船高,韩老板是组装车,到了他这里再涨一截,韩老板要赚钱,他肯定也要加价出售,再涨一截。”

“到了像你我这样的终端消费者手中,一辆48v20AH电瓶车,少于2500块他就赚不到钱,意味着他在亏本。”

最后他问道:“你们就说说吧,花2500买一辆电动车,你是买杂牌还是名牌?”

众人这下没话说了。

其实在韩义说出组装电瓶车时,大家已经不看好了。

原材料价格摆在那里,像韩义这样的组装电瓶车,根本不可能去买价格高、质量好的零配件组装,那样他不仅一分钱赚不到,还要把内.裤赔光。

可正如周向明所说,你价格卖高了,我不会去买名牌电动车啊?

所以这里就形成了一个悖论,买好配件不赚钱还要贴钱;买孬的现在消费者眼睛就跟装了雷达探测器一样,你根本就卖不动。

卖电瓶车可不像他校内小卖铺,香烟TT今天卖不掉、明天接着卖,一旦市场打不开,场地、水电、工人工资、工商税务、人吃马嚼,很快会把他拖入泥潭再也爬不起来。

看着众人担心的眼神,韩义笑了笑说:“没事,我心里有数。”

罗春也不敢再问他和谁合作的、场地在哪里等问题了,笑着岔开了话题。

韩义朝沙嘉慕看了眼,两人一先一后出了寝室。

……

从大雄那里拎了一箱私货,两个人撬开生锈的栅栏门锁上了天台。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看着天上一轮皎洁的圆月,韩义赫然想起、中秋节已经过了。

都说每逢佳节倍思亲,不过今年中秋节他却没时间思念家乡,和王小虎两个人忙的昏天黑地,姆妈晚上打电话来的时候,他才跟王小虎出去举着啤酒邀明月。

走到天台边,把箱子放到水泥台上,拆开后扔了一罐给沙嘉慕。

起开后两个人碰了一下,一边喝一边看着天空清冷的月辉。

“淼淼的事情谢谢了,钱等下个月给你。”

“没事。”说着韩义感慨道:“时间过的真快啊,一转眼就大四了。”

沙嘉慕吐了口酒气,说:“是啊!我还记得刚来学校时,因为地方太大了,好几次都差点迷路呢。”

“呵呵~你比我好,我刚来时前两个月整个人都是懵的。记得第一次看到紫峰大厦时,我仰头去看差点没摔倒。当时就想,这个楼怎么能这么高呢?”

“真得啊?”沙嘉慕扭头笑问到。

“啊!那可不是。”

沙嘉慕又朝远处看去,目光中没有聚焦,“时间在改变,每个人也都在摔打中快速成长起来,可我却还在原地踏步。”

“怎么能这么说呢!咱们寝室6个人里你学习是最好的,这就是最大的进步。”

“学习好有什么用呢!毕业后做个电器设备维护员,一个月拿个三五千工资,饿不死也撑不着。”

“这还是最乐观的。去年走掉的邱易你知道吧,好歹也是正牌大学毕业的本科生,现在在一个电器公司出现场,累死累活一个月就三千来块钱。”

韩义笑着宽慰说:“也不能这么说吧!我听说黄鹂做电器销售,现在一个月可是两三万呢!”

“呵呵--”

沙嘉慕发出几声不屑的笑声,“你天天在外面跑不知道,她那哪是做销售啊,就是整天陪人吃吃喝喝,私底下的龌龊勾当大家都心知肚明。”

韩义一时居然找不到例子来作比较了,只好和他干了一口。

沙嘉慕沉默了十几秒,给他讲起了回去时发生的一些事情…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