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32G土豪金已经这样了,拆配件也拆不出来什么东西,最多给60块;这部64G深空灰屏幕外壳还能用,150吧。”

“钻雕蓝跟土豪金一个价,60,不能再多了;128G陶瓷白180.”

“至于OPPO、VIVO跟小米嘛……”韩义斟酌了一下说:“加起来200吧。”

这个价格韩义是经过精心计算的。他算的不是一般人卖报废机的价格,而是最后拆配件的价格。

这些人都是专业倒腾数码产品的,里面的利润点比他清楚多了,他们不会让出一分一毫的利润给他这个陌生人。

既然如此,韩义也如他们所愿,不要他们一分钱的利润,无论是倒卖二手赚差价还是拆配件,在刨除运费跟人工费后一分不赚,甚至有可能还要倒贴。

长脸涛哥撇撇嘴说:“兄弟,你这个价格只能说普通,跟我自己出货没区别,我为什么要卖给你?”

韩义伸手把苹果土豪金还有深空灰拽了过来,扬了扬说:“以100部为单位,像土豪金这种品相的,我给你们加500;深空灰加1000。”

“噢--”小平头眼睛当即就是一亮,问道:“那国产的呢?”

“国产根据市场畅销情况来算,比如现在热销的华为跟OPPO,分别加500-1000不等。”

这下两人的脸色变了。

这些报废机的利润微乎其微,一部手机他们倒手也就赚了十块八块,好一点的不会超过20块。

要知道这是他们出手的价格,下游拿货的人赚的比他们还少,基本靠走量才能过活。

现在他们听到了什么?韩义直接把下游拿货商的利润也让给了他们,那他自己赚什么?

“你确定?”小平头不敢置信的问到。

长脸男伸脚过去踩了他一下,站起来笑容可掬道:“哎哟喂,没想到居然是财神爷光临,刚刚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兄弟你不要放在心上。”

看着面前伸过来的熊掌,韩义楞了一下,心道“这还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啊”,跟着站起来和他握了握手,笑说:“没事,都是误会。”

“是是是,都是误会。那谁,麻子,快下楼买酒买菜,招待咱们的贵客。”

……

人都是现实的,用韩义之前的话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之前还喊打喊杀的两个人,在一年多赚十几万的利润面前,转脸对韩义热情无比,频频灌他酒。

韩义呢?他心里同样高兴。

钱一个人是赚不完的,表面看起来从他们手里拿货比自己去虬江路收货、每部平均要高了10-15块,但却省了他很多麻烦。

他不用经常跑中海,不用挨家挨户、低声下气的问人有没有手机卖?只要在金陵坐等他们就行,他可以腾出时间做点别的事情。

比如开发电瓶车市场,比如之前策划的美容美发店,又或者是特色餐饮店等等。

饭桌上一帮人推杯换盏,韩义也同时知道了他们名字。

大长脸涛哥叫闫涛,小平头文哥叫詹志文。

酒后吐真言,韩义从他们口中知道了很多事情。

虬江路这边做生意同样有很多道道,每个人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是有讲究地。

比如闫涛,他就是专做二手报废机生意,像二手整机他是不能随便插手的。

还有之前碰到的两个三道贩子,他们专门回收老式CDMA,像闫涛他们搞的报废机也不能碰。

另外像翻新机、水货机、小路货、新机器,每一个都有利益组织在经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韩义贸贸然过来回收二手报废机,那是抢他们的蛋糕。

截人财路、如杀人父母!闫涛坦言,要不是韩义初来乍到不懂规矩,当时就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哪还会跟他在这里心平气和的谈合作?

……

饭也吃了,酒也喝了,等桌子收拾好,麻子脸“申有亮”跟一个不超过17岁的男孩“徐超”从房间一箱一箱往外搬报废机。

“来,喝饮料。”看着凶恶的詹志文,扔过来一瓶冰糖雪梨。

韩义打开喝了两口,说:“过来算账。”

闫涛在旁边看着,詹志文记账,徐超帮忙拿机子,申有亮整理,而韩义只用报价就行。

每个报废机分品种、分型号、按内存大小、按新旧程度,一一归纳好。

“咱们先算苹果地。五代地这些50,六代地60,plus加3块,文哥,你看怎么样?”

“行呐。”

韩义指着另外一堆说:“这些品相稍好一点地我算你110,六代地150,plus加你5块。没问题吧?”

“嗯,行。”闫涛点头,那位文哥詹志文才敢记账。

虽然吃了饭、喝了酒,但在价钱他们一点也不马虎,该多少就是多少,有的时候还会跟韩义争执上两句。

“这些小米6低了,起码100。”

“这些屏幕有缺角,而且机身开裂,你看里面,灰尘都进去了,80不少了。”

“再加点再加点。”

韩义考虑了一下说:“再加你5块,不能再多了。”

“行,5块就5块。”

韩义拿出手机算了算,“苹果这一摊总共8400,加你500,凑个整9000;好一点的33000,加你一千,连4部中国红全算在内,总共35000。”

闫涛看了看账本,笑着点点头,“没错。”

“华为两边相加一共24400,加你600凑个整,算25000。”

韩义嘴上在报账,心里也在计算。他卡里现在一共还剩9万多点,但是光这两个品种已经高达6万9了。剩下地小米、oppo以及各种品牌机,加起来总价不低于10万,他钱不够了。

不过他没怯场,该算账还是算账。一旦让闫涛他们看出自己是个空心大佬馆,这场合作很可能会告吹。

最后算下来总共184476。

闫涛跟詹志文两个人又对了一遍帐,确定无误后笑眯眯地看着韩义,看这样子是没少赚。

韩义心里同样兴奋异常,甚至身体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这些机器如果全部重组以后,保守估计他能赚100万,甚至还不止。

主要是这些机器拿货价太便宜了,比他从刘建国那里进货低了13,这些钱就是他纯赚的。

不过现在他要解决货款的问题,而且还不能让他们看出自己差钱。

“涛哥,文哥,你们看能不能这个样,钱我先付一半,机子也只带一半走,剩下的你们过两天帮我送到金陵,到时候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们看怎么样?”

“哎,兄弟啊,你这样做就没意思了,合着算了半天耍我们玩呢?”一听韩义没钱,詹志文当下就变脸了。

闫涛看着韩义笑眯眯的脸,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碰了一下詹志文地腿,站起来笑道:“行,没问题。”

“合作愉快。”

两个人手握在了一起。

……

把苹果、华为系列以及少部分小米机先送上车,几个人一块到快递公司把手机寄了出去,然后到银行转了94000给闫涛。

等结束后分别握了握手,说着过几天再聚,韩义打车先走一步。

看着汽车尾灯消失不见后,一路黑着脸的詹志文抱怨道:“你干嘛不让我说啊!这家伙满嘴跑火车,搞了半天居然他么没钱,这不是拿咱们开刷嘛?”

闫涛却没生气,反而笑呵呵说:“我跟你说,他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詹志文奇怪到。

“人家孤家寡人一个,又人生地不熟的,十几二十万交易款一次付清,要是换你的话你敢吗?不要忘了,上午咱们还跟人家有过冲突呢!”

詹志文哭笑不得的说:“都他么什么年代了,他还怕咱们黑吃黑不成?”

“不是黑吃黑的问题,这是谨慎。人家年纪轻轻地,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很不容易了。”闫涛感慨到。

被他一点,詹志文突然想起、自己把对方从后街那边拉到电脑交易市场来,中间人家可是一点也不怯场,在他们家里居然敢让他不要骂人,就这份魄力也不容小觑。

“嗯,被你一说还真是。”詹志文呵呵笑了起来。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