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大紫金园506寝室。

“我这边找到几个人证,时间从2014年6月起,每一次周俊龙勒索的时间、地点、数目都有。如果立案的话,他们愿意出来作证。”

刘浩楠一竖大拇指说:“卢掌门不愧为卢掌门,一天时间居然调查到这么多致命信息。”

卢震海不以为意的说:“不是我厉害,是那个泼皮勒索地太狠了,江北两个水产集散地的外地鱼贩子已经怨声载道,要不是积威日久,恐怕早有人搞他了。”

周向明嘿嘿道:“那也得卢掌门你出马才行啊,要不那些鱼贩子哪个敢出头啊?”

罗春紧跟着说:“我这边找人查了查,那个周俊龙前后六次行政拘留,两次因为寻衅滋事被判刑,一次劳动教养;如果加上数额巨大的敲诈勒索,够定他个黑涩会了。”

小胖子刘浩楠还属于那种图森图样破的热血少年,不懂罗春什么意思,问道:“黑涩会性质很严重吗?”

“严重?呵呵,一旦够杠那就不是严重了,而是非常严重。组织领导黑涩会罪,起步刑10年打底。”罗春冷笑道。

“嘶嘶--”刘浩楠倒吸一口凉气。

想到幕后黑手、那个整天一脸笑眯眯的韩老板说过地话“要么不动手,动手了就让他永世不得翻身”,他的脖颈处就冒出一股寒气。

……

就在小胖子心里怕怕时,韩义从外面走进来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刚刚成为“实业家”的某人,此刻心里美滋滋的,连走路都感觉轻飘了几分。

“都在呢!”韩义笑呵呵的招呼到。

“韩老板都回来了,我们哪敢在外面浪。”

“就是,您老人家都回来了,我们还不赶紧伺候着。”

韩义刚说了一句,寝室里一人一句怼了回去。

“知道你们辛苦了,所以……”

周向明往他手里瞧了瞧,没见着加餐,贼笑道:“所以韩老板准备请吃大餐喽?”

“宾果!”韩义打了个响指说:“既然知道,还不赶紧麻溜的走着。”

“欧耶~韩老板请吃大餐,还不赶快谢主隆恩!”周向明一蹦三丈高,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

韩义朝刘浩楠说:“胖子,把前天晚上去帮忙的同学都叫上。”

“好勒。”刘浩楠应了一声兴冲冲的跑了出去。

这边换衣服的换衣服,穿鞋的穿鞋,卢震海走过来小声问:“吃得消嘛,不行就算了。”

韩义的钱都是血汗钱,这两天为沙嘉慕的事情花了不少,再加上今天晚上请客,一个月就白忙活了。

卢震海还有一句话没问。大家是同学不假,但也没必要为了别人的事这么劳心费神吧,韩义究竟为什么这么帮沙嘉慕?

韩义拍拍他肩膀,“没事,我心里有数。”

走道里已经聚了好些人,有的正在打电话通知网吧的人地点。

“对对对,小嫂子,赶快过来。”

“我们已经开吃了,小嫂子正帮我们开酒瓶呢!哎呦喂,啤酒都撒到胸口了,湿身湿身了…”

“怕什么,过去送几个人头不就行了。坑神常在,小嫂子可不是天天都能见到的!”

为了把网吧里奋战的人引诱回来,外面一帮人什么馊主意都说了出来。

等人差不多来齐后,一帮人浩浩荡荡杀向了师大东面的美食一条街。

……

美食街到了晚上尤其热闹,路上行人摩肩接踵、路边大排档里人声鼎沸,猜酒令的、划拳的、讲兄弟义气姐妹情深的声音混杂成一团,声声入耳。

一帮人来到最东面的大排档外,里面七八张桌子已经快坐满了。

“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赶快占地方。”周向明最兴奋,快步朝大排档里走去。

连506寝室算在内,一共19个人,剩下的两张圆桌根本不够坐,众人口中的小嫂子跟吃蛋炒饭的一对情侣商量了一下拼桌,那边一看这边这么多人,饭也不吃了,直接结账走人。

三张桌子往起来一凑刚好。

等坐下后众人目光不约而同看向某个娇俏的身影,罗春骚骚一笑,喊道:“老板娘,先给我们上三箱啤酒。”

“哎,帅哥稍等啊!”

忙着算账的小嫂子朝这边妩媚一笑,众人魂都飞了,个个装绅士喊道:“没事没事,不急不急。”

韩义无语道:“据我所知,这里面除了小胖之外,好像没有一个是在室男吧,你们这样丢不丢人啊!”

刘浩楠急赤白脸道:“喂,韩老板,你说话可要负责啊,谁是在室男啊,你才是在室男呢!”

“啊哈哈……今天第一次听说,原来胖子你还是童子鸡啊?”

“嘿嘿,小胖,回头破瓜的时候记得去要个红包额。”

正在拆餐具的韩义呵呵回道:“除开五姑娘不算,我好像确实可以修炼童子功。”

那边算好账的小嫂子刚好走过来,装作好奇道:“五姑娘是谁啊?”

“呃……”韩义见是老板娘,当下傻眼了。总不好跟人家讲五姑娘是某种不可描述的动作吧,那也太下流了!

桌上一帮人见韩义出糗,跟着起哄道:“对啊韩老板,五姑娘是谁啊?”

“韩老板你倒是说啊!”

被逼上梁山的韩义,一本正经道:“五姑娘本姓杨,是清代浙省嘉城的一名富家女,因为排行老五,所以就叫五姑娘。这位聪明善良的五姑娘爱上了勤劳质朴的长工徐阿天,这段恋情因五姑娘异母兄长杨金元为代表的恶势力的粗暴干涉,最终酿成了悲剧。”

“所以为了纪念这位至死不渝的女子,从此以后人们把一切坚贞的爱情称为五姑娘。很多男人都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怀念这位五姑娘、而默默的流泪。”

“……”

一桌子人被韩义说傻眼了。

装糊涂的风情小嫂子也是张口结舌。

“咳咳--”

韩义咳嗽了两声,憋着笑问:“那个老板娘,你看我们的酒……”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听故事都听忘了。”神情古怪的老板娘抱歉了一声,转身帮他们去拿酒了。

等这位老板娘红着脸走开后,一帮人“轰”的一声爆笑开来。

“啊哈哈…韩老板,墙都不服就服你!”

“哎呦喂,笑死我了,还偷偷怀念五姑娘,韩老板你说老实话,夜深人静的时候是不是经常偷偷怀念五姑娘?”

“对啊,你一个月为五姑娘默默流过几回泪啊?”

韩义老神在在问:“这里有一个算一个,有谁没为五姑娘流过泪的请举手。”

“……”众人的笑声戛然而止,等了一分钟都没人举手。一帮人互相又看看,顿时哈哈大笑。

酒菜上来后,推杯换盏之间,众人话题围绕着女生和大排档小嫂子展开。

清纯与妩媚,羞涩与撩人,一帮人从内到外做了个详细比较,最后罗春总结到:“各有千秋,因人而异,青涩苹果有青涩苹果的好,轻熟.女自然也有轻熟.女的秒,懂得人自然懂。”

“噢--”众人目光朝那边躬身撅.臀的小嫂子看了眼,齐齐发出一声怪腔。

“嘿嘿--来,喝酒。”

气氛热烈以后,众人各自捉对拼起了酒。

这边跟韩义相邻的卢震海,几瓶啤酒下肚后,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头的疑惑。

韩义想了想还是说出了为什么这么帮沙嘉慕的原因…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