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国老婆开的门。

门刚打开,外面一个娇俏的身影已经挤进了门。

“马上都十月份了,外面怎么还是那么热啊。”女孩刚说完才发现家里来了客人。

刘建国一脸溺爱的介绍道:“这是我女儿刘佳佳。”

韩义起身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韩义。”顺势打量了一眼女孩,发现完全就是隔壁老王的种。

刘建国长脸,小眼,个子不高,皮肤黝黑;再反观他的女儿,二八佳人,长得明眸皓齿,大眼睛、长睫毛,牛仔热裤下一双雪白的大长腿,晃得人眼都花了。

对面女孩也在打量韩义。

长得马马虎虎,短发,身材匀称,一身廉价T恤衫加灰色休闲裤,加起来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男生。要不是在家遇到,路上她都不会多瞧上一眼。

女孩还算有礼貌,跟韩义招呼了一声后,回了房间。

一段插曲过后,两个人商量起价格问题。

手机大多是2016年和2017年的主流机型,其中OPPOR系列最多,有52部;其次是华为荣耀和P系列,有27部;还有少量杂牌手机。

两个都是爽快人,再加上早上那一出,刘建国自然不会坑他,都是报的实价。

OPPO最后算下来一共10920,均价在210左右;荣耀系列一共6480,均价240;那些杂牌手机以20一部全部兜售给韩义。这个价格已经包含了刘建国的利润在其中。

最后一算账,总共17560,抹掉零头,17500。

转账过后,韩义起身道:“刘哥,那我就先走一步。我的号码你有,回头有什么事咱们电话联系。”

刘建国一直把他送到电梯里,等电梯下行后他才转身进了家门。

……

沙发上,刘建国邹着眉头坐在那里。

“老刘怎么啦,是不是帐算错了?”出来收拾茶具的张巧芳问道。

“帐没错,就是比较奇怪。”说着刘建国把今天早上的事情跟他老婆说了说。

“你说那些机子除了拆配件还能干嘛?但问题是他给我的价格跟我自己拆配件已经没什么区别了。那他自己利润从哪来?上游买家利润又从哪来?”

他今天从头到尾都没问过韩义那些手机到底卖给谁了,不是他聪明,而是作为一个生意人的基本素养。

不能问韩义,只好跟老婆说说了,要不刘建国非憋出病来不可。

张巧芳只是家庭妇女,也不懂生意上的套路,她只问了几个问题,“那些手机有问题嘛?”

刘建国知道自己老婆什么意思,说:“都是一些报废机,能有什么问题?”

“你亏吗?”

“不亏,光今天就赚了这个数。”刘建国伸出一只巴掌到。

张巧芳笑了,“那不就得了。手机来路没问题,人家小韩也没亏你的,你管那么多干嘛?”

“哎,我就是……”刘建国刚说了一句,突然也跟着笑了起来,“对对对,是我自己魔怔了,还是老婆你英明。”

“来,奖励你一个。”说着刘建国就靠了过去。

“你个老不正经的…哎呀…孩子在家呢……”

“佳佳在房间…没事的……”客厅里两个加起来快90岁的老夫老妻,如小年轻一样打闹了一起。

……

又压了近两万块在货上,万一那个应用消失了,一切都将前功尽弃。所以韩义马不停蹄,出门后立刻赶往清河嘉苑。

火急火燎回到租房里,连肩包都没放下就掏出了mate7。

白色多边菱形依然在桌面上缓缓运转。

松了口气,把手机小心放到沙发上,开始从包里取手机。

有过一次操作经验,这回算是熟门熟路了。

把每个型号单独摆放,如果手机破损严重,那么用来重组的手机一定要多加一部。

比如之前重组5S时,两部手机就足够,但重组小米的时候,就因为有5部手机屏幕碎了,还有外壳破损严重,结果17部手机、组装出来的时候只剩6部,损耗度近70%。

由于oppo量大,韩义第一个重组的就是R9。

【滴滴滴!!!机身损坏度6%,请问是否重组oppoR9?】

没有听到零部件丢失,韩义心里开心了一下。

从昨天重组情况来看,损坏度越大、零部件丢失的比例越高,重组出来的手机也就越少。话句话说,赚得钱自然也越少。

点了个【确定】,手机重组开始。

三分钟后19部伤痕累累的oppo变成了8部崭新的手机,光可鉴人的镜面、甚至折射出了光芒。

“呼--”

轻吐了口气,把心头压抑的兴奋感释放掉,继续重组R9S。

22部R9S是拖累oppo系列均价只有210的主要原因,里面有9部屏幕碎裂了,还有4部主板烧掉了,别的要么浸水了,要么电池有问题,反正没有一部能正常开机的。

这回时间稍微长点,不过五分钟后7部R9S还是新鲜出炉了。

再接再厉,几分钟后4部崭新的oppoR11plus也出现在桌面上。

就在韩义打算继续重组华为时发现,分类选项下面的白色方框里居然没有出现手机图案,再一看里面9个格子已经满了。

“这可怎么办啊?”

试着按着最上面的vivo,结果图标居然晃动了起来,同时一道语音提示响起,【请问是否删除此重组项?】

韩义一听赶紧道:“是的,删除!”

等这个删除后,又把另外几个不用的图标删掉了,然后继续重组。

10几分钟后27部华为手机还剩下6部荣耀8和4部华为P9,损耗度超过70%。

至于那些杂牌手机,只要够能量抽取的,他全部重组了一遍。

等全部弄好后,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

给王小虎打了个电话,把事情交代好之后,韩义回了学校。

……

师大西门外的林**上,沙嘉慕和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并肩行走着,两人谁也不说话。

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沙嘉慕迟疑道:“淼淼……”

叫淼淼的女孩扭头朝他看去,明媚的眼眸里带着期盼的神色。

沙嘉慕不敢看她,“要不…还是打掉吧!”

淼淼目光里的神采渐渐退却,低下头嗫嚅道:“医生说这次再打掉的话,会造成习惯性滑胎,以后再想要孩子会很困难。”

“你别听医生的,他们就是吓唬你。”

“沙子,你真得不想要这个孩子嘛,还是你根本没想过跟我结婚?”看着很文静的淼淼,此时话语里也带上了三分愠怒。

沙嘉慕牵住她纤细的小手,带着三分无奈道:“我怎么会不想跟你结婚呢!可我自己还在花着父母的钱,又拿什么养活你跟孩子?而且你还年轻,以后有大好的前途,一旦结了婚,你的学业就荒废了,大学几年岂不是白读了嘛!”

“你连给我一个承诺的勇气都没有,沙嘉慕,你就是个懦夫!”淼淼终于愤怒了,狠狠甩开沙嘉慕的手。

“淼淼…淼淼……你听我说啊!”

淼淼停了下来,看着他不说话,直到沙嘉慕脸上现出讪讪之色时才自嘲的说:“高中三年甜言蜜语,大学三年花前月下,如今看来也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沙子,我们分手吧!”

沙嘉慕一听急忙道:“淼淼,你别生气啊,我刚才不是跟你商量的嘛,你要是不想打掉的话也行,大不了咱们就结婚呗!”

“不用了,你去追求你的大好前途吧!”说完女孩坚决的离开了……

喜欢国际制造商请大家收藏:()国际制造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国际制造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