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丽愣了一下,抹了抹眼泪点了头:“我也是没有办法啊,孩子一直都记得你,刚会说话的时候,就只叫过你几次爸爸。他问我他爸爸是谁的时候,我总不能告诉他王太禹那个烂人是他亲爸爸吧,我只好拿你搪塞了。”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走到岳父墓前后,给岳父母都上了香,摆了一下祭品。

往回走的时候,李丽提议晚上一起吃顿饭。

见我不答话,李丽又说:“就是简单的吃顿饭而已,我又不就想方设法的纠缠你了。这两年一来,我跟你联系的次数,手指都能数过来吧。”

我便答应了。

坐车回市里的时候,她让司机去了学校,接了李希贞。

那孩子看到我的时候,瞪圆了眼睛,有些惊讶也有些惊喜。

李丽说:“希贞,怎么不叫人呢?”

他顿了顿,叫了一声赵叔叔。显得格外懂事。

到饭店后,他急忙打开书包,拿出我出版的几本书,一字排开放在桌子上,让我给他签名。

我很惊讶:“你怎么把这些书背上书包里呢,你都能看得懂吗?”

他摇摇头:“我才念二年级,很多字都不认识,但是我很喜欢看你的书,每天都装在书包里。”

我给他签完名后,因为书都有翻过的痕迹,就翻开看了一下,结果很多字上面都用标注了拼音。

这让我很惊愕,就指着上面的拼音问:“这是怎么回事啊?”

他得意洋洋的说:“有了拼音,我就能读了啊,看到不认识的字,我就会查字典。”

我看了眼李丽,她立马辩解说:“这可我不是我教的啊,我都不让他买这些书的,担心他朱叔叔看到了不高兴。”

“妈妈,你放心吧,我在家里都把这些书藏的很好的。他不会知道的。”李希贞一副聪明的样子:“赵叔叔,这些书都是我积攒零花钱买的。”

看到孩子这样,我都不禁有些眼眶湿润了。如果说这些都是李丽教的,那就太费心思了,而且一个小孩,不可能配合的这么好。

期间李丽去厕所时,李希贞悄悄的告诉我,他很喜欢历史,将来念大学的时候,一定要报考历史系,去做我的学生。

我跟他说了些鼓励的话。这样的一个孩子,虽然不是我的血脉,但也让人禁不住的生了怜爱之心。

吃饭的时候,他狼吞虎咽的,很气愤的告诉我,家里都很难吃到好的,因为钱都被李丽的丈夫拿去赌和喝酒了。他恨透了他。

李丽落到这个地步,多数原因是她咎由自取,我心里自始至终都明白,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年要不是我一直追求她,岳父就不会为了感激我父亲的救命之恩,拆散她和徐守信,非让她跟我在一起。虽然孩子也不是我的,但他这么懂事乖巧,完全不会让人把他跟他的生父联系到一块去。

我总觉得,应该为这个孩子做点什么才好。我一直都想报答岳父当年对我的恩情,但因为跟他们家其他人的恩怨情仇,一直没有了愿。李希贞也算是岳父的后人了,似乎也是一个可行的渠道。

吃过饭后,我们一起离开饭店,在马路边等车的时候,忽然有人被背后有人说:“老板行行好吧,照顾下残疾人。”

我扭头望回去,看到一个坐在一个破木板小车上的乞讨者,手里举着一个大碗,里面稀稀落落的丢着几块钱。他脸上脏污,看上去很是面熟。

“老板行行好吧。”他抬着头,连声哀求。

“徐守信?”李丽喊出来。

乞讨者望了她一眼,立马低下了头,也不乞讨了,掉头就划着木板车走掉了。

“那是徐守信,难怪我觉得眼熟呢。”我很诧异。

李丽说:“不就是他吗?以前我也遇见过几次,还给过他钱,但都是匆匆走过,他没认出过我。他每天都是晚上出来乞讨,大概就是怕熟人认出来了吧。真不知道他怎么会到了这一步的。”

“自找的呗。”我笑话道。

“你好像知情?”李丽问道。

我点点头,把当年徐守信开车撞我,反倒被大货车给撞残的事简单的说了。

李丽叹息了一声:“没想到会是这样,这事也只能怪他自己了。”

我没去多搭理徐守信的时,蹲下身问了李希贞念书的学校地址和他所在的班级。李丽立马提醒我,不需要去学校看他,免得她丈夫知道了不好。

我没搭理她这话。这时一辆出租车靠过来,我让他们上了车。她们走后几分钟,我也打到车回了家。

第二天我找张小郁要了五千块钱,去学校找到李希贞。但我把这钱交给他的时候,他直接拒绝了。

我不解的问:“为什么不要啊?”

他摇头说:“赵叔叔,我不能要你的钱,你能来看我,我就很高兴了。”

我说:“你快拿着吧,这钱是我专门给你的,谁也不要告诉。这钱你可以买书,买学习用具,也可以去买好吃的。只要不乱花钱就行了。”

他抓了抓脑袋说:“可是这么多钱也太多了,要不我要一百吧?一百块够我花几个星期了。”

“拿着吧。”我把钱塞到他手里:“好好学习。”

他还有些为难的样子。

我又说:“快回去上学吧,我走了。”

他点点头。

我走出两步后,他忽然喊道:“赵叔叔。”

我回头看着他。他有些胆怯的说:“赵叔叔,我可以叫你一声爸爸吗?”

我有些震惊,想了想说:“私下你可以叫我赵远爸爸。”

他高兴的笑着,鞠了一躬喊道:“赵远爸爸。”

“回去上课吧。”我摆摆手,走掉了。

之后回头,却看见他在偷偷的抹眼泪。这个孩子的遭遇,其实都是我们这些大人犯的错,他却一生下来就要承受这种不公平。

李丽的孩子我都关心了,唯独对程琳生的孩子没有尽到什么职责,因为程琳不让我去看孩子。说我总去的话,孩子早晚会知道真相的。而我和她又不可能结婚。她不想孩子知道自己的身世那么复杂,怕对他的成长起到不好的影响。

所以我只在街上偶遇过几次。

从李希贞学校回到张小郁家后,我看见赵咪也在。

“你可算回来了,我都等好久了。”赵咪急切的说。

我不解的问:“怎么了,你不会给我打电话啊。”

“不是怕你在上课吗。”赵咪一边说,一边把我往阳台上拉。

到了阳台后,她小声的说:“跟你商量个事。”

“你说。”我点点头。

赵咪说:“把你儿子给我一个。”

“啊?”我惊讶不已。

赵咪解释说:“赵昭令的老婆又生了,还是个女儿。爸很不满意。你也知道爸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接班是已经迫在眉睫的事了。爸都打算让他离婚了,再娶一个,就为了要一个孙子。”

我笑道:“他当初结婚的时候,不是请冬先生算过了吗,说他那个老婆命里有两个儿子。”

“屁,算命先生的话能全信吗?”赵咪说:“他给你算的不也没算准吗,你不就才两个儿子吗?”

我呵笑了一声,不便多说。

赵咪接着说:“你也看见了,赵昭令母子俩就是想把所有财产都占有了,一分都不给我。所以我就想了一个招,把你的儿子过继一个给我,我有了儿子,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继承爸的多数财产,担任公司的总裁了。”

喜欢婚后危机请大家收藏:()婚后危机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婚后危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阿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傩并收藏婚后危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