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吹过,松涛波动,一个个气息沉稳的绝顶高手站在空地之上,没有人敢有一句异议。那道来自幕后的秘密声音,宣判着最后的龙榜排名。这些人,随便一个都是站在华夏武道巅峰的人物,然而此刻却都不得不低头默认着叶河图的排名,中肯却也充满了自负与狂傲的决定,是任何人不敢反驳的,挥手指点龙榜,岂不比身在龙榜更加的逍遥,更加的刺激?

世人眼中或许并不会出现叶河图的名字跟身影,但是在这些龙榜高手面前,叶河图就是神!

一句‘凤岈不出,谁与争锋?’奠定了一个在众人心中莫须有的龙榜第二,叶河图的肯定,才是最后的拍板。

时间不长,一个个的龙榜高手,全都相继离开了,尽管他们都是极为的好奇,那位裁判龙榜的高人究竟会是谁,能够令龙王以诚相邀,但是结果很显然不是他们能够知道的。这时候,在他们的心中不约而同的升起了一个词语——神榜高手!

最终,整个空旷的空地之上,只剩下一个人,一个面容如水,沉寂如冰的男人,萧易辰。

“你还是想跟我打一场?”

叶河图摇摇头,萧易辰留下来的意愿,可想而知。这场战斗,被萧易辰足足期待了十年。

十年,他用半生的努力达到武道至尊,剑道极限;

十年,他将生命做赌注为了一个女人,超越了一个又一个所谓的高手;

十年,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战,叶河图!

曾经的昆仑山,曾经的华夏武道,曾经的西欧,无不流传着一个被人视为禁忌的名字,叶河图!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却是萧易辰这十年来最大的一个赌注,最大的一场战斗。

叶家河图,只身杀下昆仑。在她的眼中,他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男人,是站在巅峰无人能够超越的神话,今天,他就要打破这个神话,自己,才会成为她心中的偶像。

“说吧,给我一个不得不战的理由。”叶河图叹了口气,百无聊赖的说道,他承认,萧易辰这十年来确实进步神速,即便是太阳王莱茵修斯,或许在天赋上,也未必及得上萧易辰。十年前的萧易辰不如莱茵修斯,但是十年后的今天,他们的实力,却是比肩而斗。

“为了晴歌。她说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接近神的男人,也是任何人无法超越的存在。所以,我要超越你这个神话、”

萧易辰的语气依旧很缓慢,但是却透露着毋庸置疑的坚决。

叶河图苦笑一声,这个死丫头一句话居然能够令这个榆木疙瘩如此拼命,十年,如一日。他跟自己很像,但是唯一的就是他没有降服晴歌的能力,至少现在没有。

“那些都只是虚名而已,何足挂齿?呵呵,太执着,未必是一件好事。强中自有强中手,没有人敢说自己是天下第一。况且这个背负,太重,太重了。倒不如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来的活泼,自在。”

叶河图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战意,似乎最平凡的事情,在他的眼中,却是最幸福最开心的事情。

“在我眼中,晴歌说的,就是最重要的,王条律法,也不例外。”

“确实,你的确有着藐视律法的实力。”叶河图轻笑。

“所以这一战,无可避免,打赢你,是我对晴歌的承诺。”萧易辰道。

“晴歌说的?”叶河图问道。

“我自己对自己说的。”

叶河图的脑门生出一条黑线,纵身一跃,跳下了大树。

“出手吧。”叶河图道。

“就这样?”萧易辰挑眉道。

“嗯哼。”叶河图耸耸肩说道。

“你的剑呢?”

“剑,自在心中。”叶河图笑道。

萧易辰的脸上,也是渐渐露出了一丝笑容,浑身一震,赤霄紧握在手,跟叶河图一战,他不敢托大,叶河图实力的强横,要远远超乎他的想象,这一点他一直都知道。当年西方一战该隐,虽然他不知道有多么的残酷,但是整合了东西方绝顶高手的巅峰一战还是以叶河图战胜该隐而结束,可想而知,叶河图的实力有多强。

十年,他也研究了所有的剑道的知识,彻底的融合了自己的所见,所感,所创,将剑道几乎繁衍到了一个巅峰,一个他至今无法再做突破的巅峰。所以他要用战斗去突破,要用战斗证明自己,证明自己与叶河图究竟孰强孰弱。

萧易辰脚步缓慢,但是每一步都是均匀的迈出,做好了防御与攻击相结合的最完美的步法,攻守兼备。

阔叶一般的巨大赤霄,剑风呼啸,转瞬之间便是到了叶河图的身前,一剑出,剑鞘嗡嗡作响,破鞘而出,杀伐威凛,如同蛟龙出海,嘶啸天地。

叶河图的眼神缓缓的眯起,退后一步,双掌齐出,悍然接住了萧易辰的赤霄剑,将之夹在了手心之中,一股凛然的剑风,让叶河图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强横,这个萧易辰,十年来果然不是白练的。剑气所指,将叶河图逼退数步,萧易辰眼见赤霄被叶河图锁在手中,手指一动,猛然间将赤霄翻了过来,叶河图双掌陡然分开,倒飞而出,如同一尊不动明王,脸上始终都是笑意凛然。

萧易辰一击不中再次出击,然而两个人十数次都是徘徊在你攻我守之间,叶河图只守不攻,面对手握赤霄的萧易辰,对方的强势攻击,确实令人防不胜防。

“你还在犹豫什么?出剑吧。叶河图,否则的话,下一剑,你挡不住我的。”

萧易辰沉声喝道,脸上带着一抹怒意,能跟他交手而不使用武器的,除了叶河图,再无一人。

“剑道奥义,就看你能否挡住我了。”

萧易辰喝声一落,身形诡异的变换着,迅速的靠近叶河图,在距离叶河图不足十米的地方,陡然间手起剑落,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迷茫不已,剑影穿梭于萧易辰的周身,如同剑气外放一般,光是这一手,就不知道能够唬得多少人连武器恐怕都拿不起来。

叶河图始终都是静静的看着萧易辰,最终漫无边际的剑影陡然一动,竟然不是全然释放,而是归结到赤霄之上,在叶河图的面前,再度呈现而出的,还是萧易辰的一人一剑,但是比之前却不知道强横了多少倍。叶河图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剑道真意,看你能够窥得几分!”萧易辰冷笑一声,一剑斩下,如同亘古不变的威压,令人难以喘息。叶河图脸色平淡,手中开始捏起了晦涩的手诀。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一声低喝之声,让萧易辰脸色也是变得凝重起来,九字真言,这个即便是习武一生的少林寺住持智诚都是没能窥得厅堂,居然完全被叶河图掌握了。真正的九字真言,见过的人少之又少,即便是萧易辰,也没有。在面对叶河图如此强势的一击,萧易辰也不甘示弱,一剑斩下,与叶河图的九字真言轰然相撞。

叶河图九印叠加,手印连变,一击打出,与萧易辰对轰在了一起。最终谁也没想到的是两者居然各自退后了两步。

叶河图的脸上笑意醇厚:

“不错,剑道,你算的上是入室了。”

萧易辰眉毛微挑。浑身的气势再度一提,战意凛然。

“怎么,还要继续打下去?”叶河图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看了看表,貌似只剩下十几分钟的时间了,不然晚饭就没法回去吃了。

“胜负未分,为何不打?”萧易辰道。

“胜负,对你来说真的就那么重要吗?”叶河图无奈的说道,怎么说对方也算得上自己的师弟,而且跟晴歌青梅竹马。

“出手吧。”

“非要决定胜负,你才满意?胜败乃兵家常事,人生一世,谁能不败?”叶河图的脸色有些不悦,萧易辰有些太过执着了。

“别人或许可以,但是你,不行。”萧易辰道。

“好,那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剑道的真谛。”叶河图不满的说道,神色已经有些临近发飙的界限。

叶河图大步一跨,身形缓慢的前进着,然而还没等萧易辰看到叶河图的到来,他就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萧易辰直觉得眼前一晃,还未来得及思考,一股强势无匹的气息临头而下,萧易辰赶忙举剑迎上,瞳孔紧缩,一道巨大的黑色剑影狠狠的压在了他的身上,就在下一刻,萧易辰只觉得身上的压力骤然大减,萧易辰的脸上笑容一动,刚欲再度出手,然而他的笑容却是逐渐的凝固在了这一刻,叶河图的剑,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加载了他的脖子上。

一切,从始至终,萧易辰都是处在被动之中,不到半分钟,萧易辰的脸色便是如同死灰,胜负立现。

“剑道,本就是无道。举重若轻不如快若游鸿,快若游鸿不如无招胜有招,无招胜有招却又不如举重若轻。”

说完,叶河图缓缓的收回了湛卢,一步步的远去,只剩下一脸茫然的萧易辰,他败了,败得心服口服,却也败的不明不白。

叶河图的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那一剑的风骚,谁懂?倒不如赶快回家陪老婆吃饭。

【全书完】

喜欢极品颠覆之叶河图请大家收藏:()极品颠覆之叶河图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极品颠覆之叶河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洛水河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水河图并收藏极品颠覆之叶河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