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波看着林建业,只见他在和林建波说这话的时候,一副着急得差不多就要晕过去的样子——这也难怪了,三十万块钱对他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他在工地上打工很多年也不能攒这么多的钱。现在他给人家管钱却吧钱给弄丢了,他要赔偿的话,可能就是将自己全部的家当都赔出来了。

“不是,你不要着急,你和我说清楚,怎么会突然丢了这么多钱的?”虽然突然听到三十万的现金丢失,林建波也很震惊,不过看到堂哥林建业这个样子,他却也不好当他面表示自己也很着急。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过来的时候打算将钱存到银行,然后就发现钱不见了。”林建业是欲哭无泪。这么多的钱不翼而飞,他现在可以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林建波摇摇头:“你好好想想,你最后一次看到钱是什么时候?”

“我记得很清楚,我最后一次看到钱的时候是在我家的,当时我把那些钱都放到我的包里了,然后过来的时候,就不见了。”林建业摇摇头,急得他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也就是说,你的钱是在办公室里丢掉的是么?”林建波问着,“难不成是今天办公室来了这么多的人,然后人多手杂,说不定有谁将钱给弄走了也不一定?”

“不可能的,我早上过来的时候,这里还没这么多的人。而过来的时候呢,我也顺手就将我的包锁在我的桌子的抽屉里了,按照道理说,是没有人会注意到这块地方的呀。”一边说着,林建业一边拉着林建波去看了他的那个抽屉。

因为林建业是管钱的,所以他在办公室里有一个固定的棕色的办公桌,办公桌的右手边有一排三个抽屉,有一把钥匙可以将抽屉给锁起来。虽然那个锁开起来比较简单,但按道理说只要办公桌锁起来了,一般是没有人会留意到这里的。

“早上有什么人来你的办公桌没有?”林建波问着。

实际上,在听到三十万不翼而飞的时候,林建波的脑子里便马上就想到了宛玲——宛玲那天的意思还想着要帮何欢欢筹集二三十万的律师费,而现在自己又不多不少刚好三十万不翼而飞,所以林建波的脑子里马上就想到了可能是宛玲干的这件事情。

然而林建业的回答却让林建波没办法对宛玲拿了钱做定论:“早上我将东西锁到抽屉里后,就去了楼上村部办了点小事,来回也就不过半个小时不到的样子,抽屉也没有人动过,怎么可能会有人从我的抽屉里拿钱呢?而且,我也问了同在办公室里的其他人了,他们都说没有人来过我的办公位的……”

林建业急的要跳脚:三十万丢掉,恐怕这是他活了三十三年来,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吧。

“照你这样说,也就是你早上在家里将钱放到包里了,然后跑到办公室的时候看也没看就将包放到了抽屉里,等到你第二次打开包的时候,是你准备去银行将钱存起来的时候对么?”林建波问着。

“其实我也怀疑我是不是在路上丢的,但是我真的想不起来我在路上的时候,我的包到底是重了还是轻了。”林建业摇摇头。

其实林建业在将丢钱的事情告诉给林建波之前,他私底下也曾查探了一遍。

三十万块钱,也就是三十扎的钞票,放到包里也有很大的重量。如果是在路上丢掉的话,那么他的包一下子就轻下来了才对,但是结果是他对重量是否减轻根本就没有意识到。

还有,他的包拉链也一直是完好无损的,包的底下也没有洞,从他家到村政府的路也不远,路上也不像大城市那样有很多人,所以绝对不存在有什么扒手的概念。

但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越是找不到丢钱的确切证据,人就越加的着急。林建业在将钱丢掉后,便顺着他来村政府的路上一路查下去,却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有查到。而在他的家里,他也没有找到钱的痕迹。

“这就奇怪了,钱在你的包里好端端的又不会飞掉。你的包没有破,它们也不会漏掉,怎么说丢就丢呢?”林建波皱着眉头问着,“其他的地方你有没有想到过?”

“没有,我一早上就从家里到这里,其他的地方我什么地方都没去过。”林建业摇摇头,“建波啊,你将钱这么重要的事情来让我管,我都管不好,我真是……”

看他这样子,他还想在林建波的面前自责呢。而在他话还没说完的时候,林建波便立马将他的话给打断:“我们先别说这些,你再想想,今天早上除了你之外,还遇到什么人。任何人任何事情,我觉得你都可以怀疑的。”

“其实你说的我也想过了,今天早上唯一的漏洞就是我在村部呆了小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我的办公桌是离开了我的视线。如果是在办公室里把钱丢掉的,那么那笔钱应该是在办公室里的这个时间丢掉的。但是,那个时候我弟林建国在办公室里准备合同呢,他在办公室里,又怎么可能会有人从他的眼皮子底下将东西给弄出去了?”

“林建国?”林建波心头一动,“会不会是……”

“不会是他的,你和他也是从小玩到大的,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么,他是不会偷东西的。”林建业摇头道。

这个林建业却是没有撒谎,林建国只比自己打一岁,小的时候林建波也经常带着弟弟一起找林建国玩。三人之中,自己是经常会出些点子,然后林建生会踊跃执行。而林建国呢,他和陌生人说话或者是说着急的话脸都会红,老实巴交的一个人,说偷东西的话,他从小到大都没干过。

因此,林建业觉得林建国没有偷东西的话,他的推断也是合理的。

不过稍稍想了想,林建波随即摇头:“即便你弟林建国没有偷东西的嫌疑,但是他当时在办公室里,或者他中途出去上厕所还是做其他的事情了,然后有人趁着他不在的时候进来了也不一定呢?”

一边说着,林建波随即补充着:“你确定林建国在你不在的半个小时里,他一直都在办公室里呆着么?”

“这个……”当听到林建波如此问着,林建业的脸上马上就露出犹豫的神情,“实际上,我刚才也没有问清楚他那时候到底是不是全程都在办公室的。这样,我去找他过来问个清楚。”

喜欢妻骗背后请大家收藏:()妻骗背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妻骗背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龙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公子并收藏妻骗背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