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你,输了!”赵今麦得意洋洋的指着白起,满脸都是喜色。

白起从地上起身,却是一言不语,只是盯着赵今麦,神色异常。

“臭流氓,你还敢瞪我?”赵今麦见白起一言不发却是死死的盯着她,顿时她就有些浑身发毛了,忍不住娇叱一声。

白起依旧没有说话,只是这一刻白起很想把赵今麦从里里外外都看一个遍,想要知道到底这个赵今麦是什么样的血脉或者体质,竟然能够压制到他的七曜血脉。

一直以来,白起的七曜血脉,几乎是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够力压群雄,可是能够让自己体内的七曜血脉,如此的憋屈和被压制的,只有这个赵今麦。

所以这个赵今麦,必然拥有能够压制七曜血脉的底牌,或者是血脉,或者是体质,但白起有一种感觉,肯定是血脉。

毕竟若是体质的话,是很难压制血脉的,毕竟不属于同一种类型的东西。

“你再敢看我,信不信本姑娘把你眼珠子挖出来?”赵今麦见白起一言不发,就是这样盯着她,这让她彻底受不了,直接翻脸。

仙川延偷摸的走到白起身旁,牵着白起的衣袖,示意白起别看了,哪有盯着人家女孩看的?

白起看了眼仙川延,然后从赵今麦的身上收回目光,这一仗的确是白起输了,但这并不是生死战斗,所以白起输了也在情理之中。

如果白起面对的是自己的生死仇敌的话,那么哪怕有血脉压制,死的也绝对是赵今麦。

只不过自己和赵今麦本就没什么矛盾,加上赵今麦是赵王爷的女儿,背景很深,自己不想惹麻烦。

而且输给一个这样的娇女,也并不算什么丢脸,也没有人会笑话自己,反而看着周围这些人议论纷纷的样子,明显是惊诧白起的实力,竟然可以只输给赵今麦一招,这已经是非常恐怖的战斗力了。

要知道赵今麦的实力可是樊城前五的水准,那么也就意味着白起也有樊城前五强者的水准,这如何不让他们震惊?

“川延,你可知道有什么血脉,能够压制咱们白家的七曜血脉?”白起不动声色的用神识询问仙川延,毕竟讨论血脉这种大事,不能让别人听到,尤其是七曜血脉所属的白家,更是宇宙神通缉榜上有名的。

仙川延愣了一下,没想到白起竟然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不过白起问他也算是问对人了,毕竟他们仙家在大世界生存,而且对白家祖辈的传承,也绝对比白起这种从地球来的人,要完整很多,自然知道的事情,也越发的多。

“叔叔,现在适合告诉你吗?”仙川延瞥了眼周围这么多人,又看了眼站在白起面前,双手叉腰的赵今麦,气汹汹的狠狠瞪着白起。

白起点了点头:“一会再告诉我吧。”

“是,叔叔。”仙川延答应下来,同时也与白起保持了一些距离,避免被赵今麦看出什么破绽。

只是赵今麦不会想到其他事情之上,现在的她完全和白起置气,白起明明是战败者,竟然还摆着这一副臭脸,连个道歉都没有,她如何不怒?

“喂,你叫什么名字?来我城主府为什么闹事?”赵今麦恨的白起牙齿痒痒,却又不得不主动询问白起,谁让白起不说话,这气氛立马就尴尬下来。

白起瞥了眼赵今麦,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对着赵今麦抱拳说道:“我叫白起,是洛梵英带来救他父亲的炼丹师。”

“炼丹师?你竟然是炼丹师?”赵今麦瞪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白起,她刚才和白起战的火热,却没想过,白起竟然是一位炼丹师?什么时候炼丹师也有这么强悍的实力?

这小子该不会是骗人的吧?赵今麦很狐疑的扫量白起几眼,还是无法相信这个白起是炼丹师的身份,便瞪了眼在一旁已经起身的洛梵英。

“洛梵英,你给我滚过来!”赵今麦故装粗狂的嗓音,扯着脖子喊了一声,洛梵英立马小跑过来,站在白起和赵今麦的中间。

“洛梵英,你告诉我,他确定是炼丹师吗?”赵今麦指着白起,问洛梵英,脸色怪异的很。

现在的赵今麦,只要是听到炼丹师的三个字,就想揍他们一顿,然后全部扔到牢房里面吃跳蚤去,如果不是白起的实力高的话,她已经这么做了。

可她不相信这个白起是炼丹师,首先炼丹师没有这么年轻的,就算是有的话,也都是一些四品以下的炼丹师。

在他们的眼里面,四品炼丹师以下根本就不能算是炼丹师,只有四品炼丹师以上,才有资格称之为炼丹师。

自然赵今麦不相信白起会是四品以上的炼丹师,以至于她不计前嫌,问着洛梵英。

洛梵英苦笑一声,这位姑奶奶还真是直爽啊,八品的炼丹师,老祖宗的级别,都能让她怀疑成为骗子,这样的人,也就赵今麦是独一份了。

“城主,他的确是炼丹师,而且是…”

“行了,你们都是一丘之貉,不必多说了。”赵今麦根本不等洛梵英说完话,直接玉手一挥,剥夺了洛梵英说话的机会。

“来人,给我把他们都关起来,没我命令,不准让他们出来。”赵今麦也不知道想着什么,直接让城主府的强者,将白起几个人都抓起来,送入牢房里面。

“叔叔,我们怎么办?”仙川延紧张的望着白起,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这里只是其他的势力,他们大不了冲出去,可这里是樊城,那就不能轻举妄动。

“还能怎么办,打出去,宁死不屈。”铁冠音怒意冲冲的瞪着周围这些强者,只恨他现在实力不足,不然的话,他发誓一定要将这些狗腿子都杀掉。

“我愿赌服输,她既然要关我们,那就关吧。”白起摇了摇头,脸上没有半点的怒意,而且并不抵抗赵今麦。

白起的话,让仙川延和铁冠音也都无话可说了,白起都不抵抗,他们抵抗也就毫无意义了。

顿时,从周围走出几个城主府的侍卫,押着白起三个人,外加上一个洛梵英,全部都被他们押了起来。

“把这个白起单独关起来,剩下的随便处理。”赵今麦吩咐了几个侍卫一句,侍卫们连连点头答应下来。

白起在此期间,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就被他们给押解着,送往牢房。

牢房在城主府的左殿,而且来到左殿之后,又要往地下室走去,最终在地下百米之下,才是樊城的牢房。

白起也不得不感慨,这样的地方,真的有可能插翅难逃。

不过还好,白起并不担心,这个赵今麦对自己没有杀意,所以只要是没有杀意,什么事情都很好解决的。

“快点,别磨蹭!”

在白起沉思的时候,后面的侍卫,有些不耐烦,大喝一声,推了白起一把。

白起转身瞥了眼这个侍卫,侍卫看着白起的冰冷目光,刹那间只觉得他要死亡,这种死亡的感觉,让他要窒息了。

就在他冷汗淋漓的时候,白起收回了目光,继续往前面走。

侍卫看到白起终于转过身去了,这才松了口气,当然他也不敢继续推搡白起,真担心白起一巴掌给他杀了。

方才白起与赵今麦的对战,他们也远远的看到了,震撼人心,没想到白起和赵今麦之间的对战,如此的焦灼与精彩,尽管白起最终输了一筹,却也足够令人尊重。

来到牢房深处,这里墙壁之上挂着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毒蜘蛛网,还有很多拳头大小的毒蜘蛛,黑色的白色的甚至是彩色的。

墙壁之上有吊灯,这样不至于整个牢房昏暗,伸手不见五指。

可来到这里的又有几个是好人?所以这里血气太重,也潮湿的很。

侍卫打开一个空荡荡的牢房,让白起走了进去,至于洛梵英与仙川延和铁冠音,就关在隔着白起的牢房里面。

牢房是相互连着的,并不是封闭的牢房,所以相互之间都能够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白起抬起头瞥了眼,整个牢房的两侧,关押的大多数都是上了一些年纪的老头儿,偶尔也有几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

就在这时,洛梵英将视线落在对着他牢房里面的老头儿,穿着一身蓝色锦袍,本来是一个富商的打扮,可此刻的老头儿哪里还有半点的锐气风发的气质?满脸都是颓废。

“父亲?父亲,是我,洛梵英啊。”洛梵英怪叫大喊着,顿时吸引到了对面牢房的老头儿注意。

老头儿万万没想过,自己的儿子竟然也被抓了起来,他只知道儿子为他能够出气,在外面‘贡献’不少炼丹师,尤其是这里的炼丹师,一大半都是被洛梵英送进来的。

所以洛梵英出现在这里,还轮不到他父亲洛雷激动,周围的这些被关起来的炼丹师们,就恨不得吃掉他的肉,抽筋拔骨,甚至给他挫骨扬灰。

“小子,你他妈还敢来?”

“洛梵英,你让老夫出去,老夫定要打断你的腿!”

“姓洛的小崽子,你他妈坑死我了。”

“洛少爷,快想一想办法,救救我们出去啊。”

周围这些炼丹师,此刻什么斯文都顾不上了,破口大骂,就像是泼妇骂街一样。

白起进了自己牢房,看了一会这场景,忍不住撇嘴一笑,随后坐在床上,看向了仙川延。

仙川延也在隔壁牢房看了过来,就知道白起现在肯定要让他回答,方才的问题。

喜欢杀神白起请大家收藏:()杀神白起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杀神白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江门二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门二爷并收藏杀神白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