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南浔站在她面前,如一座巍峨的山一般。

“你把钥匙和门禁卡都拿走了,你还给我钱,那我们以后”

我们,这两个字,多可笑啊。

侯听芙严肃认真的告诉他,“我们,没有以后了。”

男人伸手,扣住她的手腕。

“你生气了你不想再见到我了”

侯听芙被他牵制住,她扬起小脸,直视燕南浔。

“我没有生气。”

“你有。”男人语气坚定又固执。

侯听芙笑着,用最后的一丝耐心,和他解释。

“生气是会有气消的那一天的,燕南浔,我不是生你气了,我是对你,释然了。”

当最后的那几个字从侯听芙口中说出来的时候,竟多了几分呜咽的哭腔。

她把声音里的这份颤抖,紧紧压制住。

她释然了。

放过了燕南浔,也放过了自己。

彻底的释然之后,侯听芙感觉自己轻松多了。

她不用再挑起燕家的担子,不用再为了燕家二老东奔西走,更不用为了燕南浔,把自己弄得低贱到连自己都唾弃的程度。

侯听芙挣扎着,想要把自己的手从燕南浔的手心里挣脱出来。

“放开”她命令道,发红的眼睛里有着恶心厌恶的情绪。

“不要用你碰过沈烟的手,来碰我”

男人掌心一烫,他连忙把手松开了。

他整个人是慌乱无措的,因为失去了记忆,使得他没法理解到侯听芙复杂的情绪。

他只觉得侯听芙是痛苦的,而他自己也是痛苦的,他像是被侯听芙给丢下了,侯听芙这一走,她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踏进燕家的大门,永远都不会理他了。

侯听芙从他身前绕了过去,燕南浔长臂一伸,把她的腰给圈住了。

她讨厌他用碰过沈烟的那只手碰她。

燕南浔就用手臂把侯听芙给圈住了。

“燕南浔”

侯听芙叫起来的同时,她双脚离地,人已经被燕南浔给提起来了。

这下她什么脏话都骂出来了

燕南浔即使被限制了哨兵能力,可在体能和力气上,侯听芙和他有着巨大的差距。

他单手提起侯听芙,依旧是轻而易举的事。

“我艹”

“燕南浔你放开我”

“你特么的要把我拖到哪里去”

侯听芙对他的手臂又抓又打,男人肌肉鼓起,结实坚硬的跟铁板一样。

侯听芙攀上他的肩膀,对着他的脖子狠狠咬了下去。

按理来说,脖子是人最为脆弱的地方,可她这一口咬下去,燕南浔纹丝不动,侯听芙用尽浑身力气,也没有咬破他的皮。

她松开口,抬手就往男人脸上扇了一巴掌。

“你有病放开我”

这一巴掌,扇的侯听芙掌心发麻。

燕南浔一句不吭,他踢开房门,侯听芙在他的臂弯里就像一只小猫似的。

下一秒,侯听芙摔在了柔软的被子上,男人的双臂如同牢固的保险杠,把她困在了怀中。

“你想干嘛”侯听芙没好气的瞪着他。

燕南浔伸手,拿过侯听芙的手包,他把包拆开,从里面把被侯听芙收走的门禁卡和钥匙拿了出来。

侯听芙看到燕南浔的动作,她笑了。

“燕南浔,你什么意思,我还不能拿走我自己的东西了”

燕南浔把钥匙和门禁卡放回了自己的口袋里,他不会再把这两样东西给交出去了。

而他把侯听芙刚才给他的银行卡,又放回了她的手包里。

“你不用给我钱,我有自己的银行卡,账户,我有很多钱。”

他是燕家的少爷,侯听芙带他回燕家后,管家就给燕南浔送来各类的银行卡和信用卡了。

“听芙你不能不理我,不能让我见不到你。”

侯听芙冷笑着,“你摆出这种没有我就会死的样子,有意思吗你真的没有我就会死吗

你隐瞒我,天天和沈烟见面,往来的时候,没有我就会死这种病就不药而愈了吗

燕南浔,没有谁离开不了谁的,要不我们试一试。

我们互不往来,我们照样能好好生活。”

“我隐瞒你,那是”

“滚开”侯听芙声音凌厉。

男人未动。

“滚听不懂吗”

他听得懂,他张开双臂想要紧抱住侯听芙。

他想要安抚她的愤怒,侯听芙打他,抓他,往他身上发泄都好。

可她不能把自己放在他这边的公寓钥匙,门禁卡都给收走了。

把自己给他买的衣服都给捐出去送人了。

她不能把自己抛下了。

“别拿你的脏手碰我”

他扶住沈烟是无意识的。

任何一个需要帮助或遇到危险的人在他眼前,他都会出手。

可侯听芙讨厌他碰过沈烟的那只手。

“听芙”

燕南浔轻轻唤她。

侯听芙抬起头,看着跪坐在她面前的燕南浔。

男人从她的手包里拿出一把折叠刀,刀刃弹开,燕南浔就往自己的手掌心里划下去。

那是碰过沈烟的那只手,他用刀尖在自己的掌心里化开一道道长长的口子。

鲜红的血液从纵横交错的伤口里不断涌出。

侯听芙愣愣的望着他被血液染红的手掌心,她吸进腥甜的味道,脑袋里也满是属于燕南浔的血腥味。

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抬头问侯听芙

“这样可以吗”

你讨厌我这只手,我就把碰过另一个女人的皮肤,给割掉。

鲜红的血液在侯听芙墨色的眼瞳里晕染开。

这一刻,侯听芙发现,为什么燕南浔在她的眼中,一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不止是因为他的容颜,他的体格,他笑起来的样子。

还是因为,两人骨子里都极端的很。

只是平时,燕南浔都隐藏的很好。

他是人民公仆,他助人为乐,他效忠于人民,愿意自我奉献。

但在失忆的情况下,他被侯听芙剖去了理智的大衣。

他拿着刀子划过自己的掌心,只想抹除自己碰过沈烟的痕迹。

他望着侯听芙,好像只要侯听芙的一句话,他就能把自己的手掌心给划的稀烂

从燕南浔掌心里坠落下来的血液,渗透进了被子里。

那鲜红的颜色,让侯听芙双瞳发热。

章节目录

我在大佬身边尽情撒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潋紫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潋紫沫并收藏我在大佬身边尽情撒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