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罪淡漠道:“月神岛靠近那方星河,就是因为这样。”

星河大门会打开?

但那要等到什么事情?

沉吟良久后,十七开口问道:“棂汌是男子还是女子?”

“当然是男子。”罪看向十七,诧异道:“难道你还希望棂汌变成女子?”

十七沉默着没说话。

“十七,别闹了,是你从女子变成了男子,就算是真要变,也是你变成女子,怎么可能是棂汌变。”

十七看罪一眼,神色不太好,但也没反驳。

他当年从女子变成男子,是因为宣和改变。

棂汌

无法改变。

而且棂汌还活着已经很好了,他不奢望别的。

“事情已经告诉你了,你和你姐姐他们说一下吧。”罪起身,时间也跟着起身,看着十七道:“十七,终有一天,我们都会齐聚再相见,到时候,我给你介绍我的朋友,还有很好玩的几个。”

“嗯。”十七也站起了身来,看着时间和罪道:“期待再次见面。”

“我们告辞了。”

“慢走不送。”

“嗯,走了。”时间和罪说了一声后,时间便带着罪一起离开了。

十七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俊逸的面容上浮现出了笑容。

真好。

时间与罪。

很好。

云凰和帝墨尘在外面游玩了许久。

等到他们再次回到月神岛后,十七便去找了两人。

云凰和帝墨尘知道时间与罪说的这件事情后,将所有人都着急了起来。

“我觉得挺好的。”白曦泽道:“有机会去其它世界看看。”

“十七,你得期望你那个小徒弟帮你看着棂汌。”白曦和看着十七打趣道:“否则完全忘记你的棂汌,有可能被别人拐跑哦。”

十七眼皮子微掀,看白曦和一眼,没有说话。

毕竟白曦和说的是事实。

“不管怎么样,时间和罪既然那么说了,定然是能想见的。”云凰看着众人道:“我们出去好长一段时间了,大家还没一起聚过,我带回来了许多美酒,晚上大家一起聚聚吧。”

“好。”祈月应声:“我,萧然,云瑶,还有几个夫人一起去准备食物,你们准备布置。”

“分工合作。”

“没问题。”

众人应声后,云凰带着帝墨尘起身,朝着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道:“你们选准备着,我们晚上就回来。”

“你们去哪啊?”

“龙泽。”

众人一听,便知道他们去龙泽,是要去看墨无绝。

云凰和帝墨尘出了月神岛之后,利用空间法术,直接去了龙泽。

去了埋葬墨无绝的地方。

站在墨无绝的墓前,云凰与帝墨尘跪下,向墨无绝三叩头后,看着墓碑道:“爹,我们来看你了。”

帝墨尘偏头看了看云凰,随后看向墨无绝,低沉的嗓音溢出:“爹,我们现在很好,大家都在一起,枢阳也已经放下,会开始真正属于他的生活,你可以放心了。”

“爹,你的孙儿孙女们也很好,今天我和墨尘想一起来看看你,便没有带他们来,改天,我和墨尘会带他们一起来看你。”

“爹,我们过得很好,你放心吧。”

云凰和帝墨尘在墨无绝的墓前说了许多话。

什么有趣的事情,关于枢皇,墨衍和墨萧然的事情都有说。

最终,云凰才和帝墨尘一起离开。

两人回到月神岛时,天色已经黑了。

可月神岛没有黑夜。

因为它在星河旁边。

星河的光,足以照亮月神岛。

不但如此,到了晚上,月神岛上的花草树木都会散发出光,照亮月神岛,比起白日的满天霞光,更为漂亮。

这一次的宴会场地,在府邸外面,在月灵树下方。

亲朋好人,美酒佳肴,一应俱全。

走过最艰难的路,才知道最平静的幸福有多来之不易。

因为分离过,才知道相聚有多美。

这世界,最不容易的是,你喜欢的人,恰巧也喜欢你。

最美的是,你喜欢的人恰巧喜欢你,敬你,爱你,宠你,余生相付与你。

云凰坐在帝墨尘的身旁,看着打闹的众人,微微偏头,将头搁在了帝墨尘的肩上,笑着道:“这样真好。”

“会一直好下去。”

“嗯。”云凰应声:“虽然差了棂汌,可我相信,我们会再次找到他。”

“嗯。”帝墨尘应声,微微抬眸,看向洒落的月灵花瓣,清隽面容上,浮现出了温柔的笑:“会再见面的。”

那笑,宛如冰雪融化,百花齐放的盛世美景,甘愿让人,一眼沉沦。

是啊,会再见面的。

离别的人会再度相聚。

就在不远的将来。

帝墨尘微微偏头,云凰也抬起了头。

额间相碰,帝墨尘幽深的眸子注视着云凰,轻声道:“小凰儿,有你,永生足矣。”

听完帝墨尘说的话,云凰眉眼弯弯的浅笑了起来:“万世浮沉,天地灭亡,唯你,永驻我心。”

“哈哈哈,你们俩够了。”白曦言看着两人道:“别虐我们了,回头我们也去找个人成婚。”

“去啊。”云凰笑着道:“我等你们成婚。”

“烬途,一起去找,让他们两个虐我们。”

“嗯。”烬途应声。

“来来来,喝酒,是你们自己要去找虐,怪得了谁?”白曦和将酒坛子递给两人。

“喝酒喝,谁怕谁。”

笑声一片,云凰和帝墨尘执起酒杯加入,欢声笑语,传遍整个月神岛。

美酒佳肴,欢声笑语,在万千星芒,浮光照耀,美如幻境。

“墨尘。”云凰坐在帝墨尘身旁,拍了拍帝墨尘的肩。

帝墨尘偏头,云凰倾身,吻上帝墨尘的唇。

温柔的笑,微勾的唇,璀璨目光,长发被风撩起,微微起舞,飘落翻飞的花瓣,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美。

那一刻,永恒定格。

写到这里,就是最后的大结局了。

本书月9号开始写,结束于2018年3月9号。

一年零四个月,三百万字。

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相伴。

本来这本书很早就可以完结了,是我后面放慢了更新,导致现在才完结,也让很多读者失望,后面的番外,除了墨萧然,月枢皇,墨衍的番外以外,其余的都是简写。

感谢你们这一年多来的支持。

有的读者从我一开始写陪伴到了现在,不曾留言,只是默默看书,但我知道你们一直在。

偶尔来了兴趣,点出一个读者的头像,看一下书架,然后发现,我的好几本都在,很高兴。

我知道你们一直都在,书评区的留言,投票,打赏,都是你们为这本书增加的人气,非常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陪伴,有你们,有动力,很爱你们,更感谢你们。

2018,希望还能和你们在一起。

我想在还在写的时候,能和你们一起走下去。

希望小可爱们,如骄阳耀眼成长,如新月美好幸福。

新书邪王独宠:纨绔异能妃已经在连载之中,每日8更,写的是九笙的故事,也是穿梭星河中的那位女子。

简介如下:

现代异能家族少主,一朝重生,成了丹田被毁,死于非命的君家九少爷。

天才变废材,世人取笑?

她淡然一笑,异能在身,逆天神珠在手,丹田被毁,修复便是,修为没了,重头再来有何难?

重生而来,她惊才艳艳闪瞎众人眼,势要成为那站在巅峰之人,却不料,惹上一只腹黑妖孽!

他自圣域而来,看似温柔,实则冷漠腹黑,一眼识明珠,倾尽所有温柔,对她誓不放手。

“脱了我的衣服,看了我的身体就想跑?”

“你想怎样?”

“脱衣服,我要看回来”

“我是男人”

某腹黑妖孽薄唇微勾,俯身而上,讽笑道:“假男人也算男人?让本王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绝宠爽文,有些一直跟着我的小可爱,知道我还缺一个人的故事,那就是帝言与蒂凰。

兽神墓碑后的声音,是蒂凰。

因为我曾经写过,蒂凰有凰族血脉,与兽有关。

新书主线是九笙,但蒂凰帝言会出场。

棂汌被九笙所救,也会出场。

至于云凰与九笙的约定,一些小伙伴不会去看新书,可能会很好奇那个约定到底是做什么的,我在这里说一下。

云凰,是天道女帝,掌天地法则。

九笙会创造一个新世界,新世界需要法则。

云凰可设法则,因此才会有这个约定。

罪说,会再相聚。

我想和你们在新书相聚。

想用故事陪伴你们,到不再书写的时候,最后在这本书,向你们道一声,晚安,好梦。

大结局

章节目录

全系灵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轻墨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轻墨羽并收藏全系灵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