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飞的眉头跳了跳,心中有些震惊,舒景华是怎么知道他和秦雅路的事情的?

以前他和秦雅路的事儿被人给搞过一次,还在网络上爆了出来,好在秦雅路主动承认她跟聂飞之间没关系,所以这事儿又风平浪静地过去了,秦雅路甚至为了证明这个事情,还专门去做了一次检查。

那种事儿,秦雅路找个借口还能把秦继业给忽悠过去,但是如今这照片摆在这里,一旦秦继业知道了这事儿,那就忽悠不过去了。

“怎么样?聂县长,看在秦董事长那么大份儿家业的份上,我想,你也该把秦雅路给好好留着,不能因小失大啊!”舒景华嘿嘿笑着说道。

这家伙心里大爽啊,以前都是聂飞整他,威胁他,今天总算是在这家伙的办公室里扬眉吐气了一次,瞧瞧把这狗日的给说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好多年没这么一舒心中的烦闷了啊!

如果不是为了控制这个气氛,让聂飞不能轻看了自己,舒景华都想站起来,走到窗户边上张开双臂,哈哈大笑几声,这感觉,爽得不要不要的!

当然了,舒景华也不想把聂飞给逼得太紧,毕竟正事儿要紧,现在得靠着胡守成打捞一笔,上千万捞不着,至少一两百万是没什么问题的,等工程建设的时候,起码还能再捞一两百万。

“聂县长,你看看,也就是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否则的话,我就直接跟秦董事长联系了,不会先来找你。”舒景华笑呵呵地说道。

“哦!”聂飞心中冷笑,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那按照舒副县长的话来说,我今天还得对你感恩戴德地感谢你了?”

“那倒不至于!”舒景华如何听不出来聂飞是在气极反笑,这家伙要真对他感恩戴德那还就见鬼了呢,“咱们还是商量正事儿吧,毕竟科源化工投资咱们郴阳县,还是不错的,当然了,凡事肯定有利有弊,但是就目前而言,那是利大于弊的。”

“聂县长,再说了,等弊端真的出现的时候,咱俩早就不在郴阳县了,这些事情,就留着后面的县长再去收拾呗!而且你聂县长为郴阳县做出了这么多光鲜耀眼的成绩,市领导省领导都是看在眼里的,就算以后弊端出现了,他们也不会因为那么一个弊端而否定你,毕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嘛!试问那些封疆大吏、一方诸侯,有谁是一辈子都正正确确,一点都没犯过错呢?你说是不是?”舒景华继续说道,做着聂飞的工作。

“我算是看明白了,舒副县长这是打得一手好牌啊!”聂飞淡淡地说道,斜瞥了舒景华一眼,“让我答应,算是我引入的企业,等以后出了问题,责任我来扛,是这意思吧?”

“聂县长说哪里话,这是咱们郴阳县整体的责任,哪里能让你一个人来扛啊?”舒景华立刻笑着说道。

“得了!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了。”聂飞淡淡地一摆手。

“聂县长这是答应了?”舒景华笑呵呵地问道。

“这样吧,你帮我给胡守成带句话!”聂飞想了想说道。

“你说,我一定带到,一字不漏地带到,我拿本子记下来!”舒景华立刻做出一副认真的样子。

“不用了,这话很简单,不用记下来,就三个字。”聂飞淡淡地说道,看着舒景华,眼神中目露杀机,这一股杀气是在体制里这么些年给历练下来的。

今天舒景华和胡守成两人的联手逼迫,让聂飞心中动怒了。

“这三个字就是:让!他!滚!”聂飞盯着舒景华,一字一顿地说道。

舒景华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很难看起来,马匹的,这狗日的居然还敢这么硬气?我就看你赢到何时?

“聂县长,你可要想清楚了,这事情一旦泄露出去,你能搞定帝都的那个女孩和江果,但是你可搞不定秦继业啊,到时候他一闹腾起来,你的官声可不保啊!”舒景华立刻说道。

“你觉得我会在乎这事儿吗?”聂飞看了他一眼,淡然地说道,“你想要联系秦董事长,你就大大方方地联系,不用经过我商量。”

“聂县长,你可得考虑好呐,到时候真出了什么问题,你可别怪我!”舒景华心中冷笑,马匹的,这家伙都到现在这程度了,还想拿捏架子,老子就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考虑好了,就这样吧!”聂飞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还有其他的事情,我就不奉陪了。”

“聂飞,你真考虑清楚了?”舒景华甚至连聂县长这个官称都不喊了,他原来以为自己过来,说出这些消息来,这家伙应该吓得屁滚尿流,对自己五体投地,甚至不管自己提出什么要求来,聂飞都会答应的。

没想到这家伙依旧这么硬气,一点都不管不顾,他到底是真的不怕,还是心中装的?

“舒景华,你也不用拿这些事情来吓唬我!”聂飞直接站起来,居高临下,冷笑着看着他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不怕你说的这些吗?”

“为什么?”舒景华冷冷地问道。

“因为我不在乎!”聂飞双手一摊,“我对这个县长位子在乎吗?不在乎!”

“我跟你不一样,你有后台,你的能耐,只能在体制里发展,到了社会上,说句不好听的,你就只能受穷饿死!”聂飞继续说道。

“舒景华,我跟你不一样,你太想当官了,当官的这颗种子,从你还没进入体制的时候,就在你心中生根发芽了,你想走上高位,我知道,你脑子里甚至都幻想过,终有一天,你能走上帝都海里那个至高无上的位子。”聂飞直接了当地说道。

舒景华脸色很是难看,因为聂飞说的这些话,全部都是真的,他还在大学里的时候,就在畅想着自己进入了体制,当镇长、当县长、当市长、省长,最后一步一步地进入中枢,到坐上那个第一的位置。

这家伙的脸色之所以难看,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聂飞已经把他给研究透彻到了这种地步。

章节目录

超级桃花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金铉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铉山并收藏超级桃花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