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全文大结局

乐熙从尤墨染的办公室出来准备去救援会,有些新的资料需要登记处理。

乐家的车等在外面,开车的是家里的司机老刘。

乐熙捧着一大束玫瑰,白皙的脸颊似乎沾染了花瓣的清新,娇润鲜嫩,一双眼睛被玫瑰的颜色照亮,更显得泽泽生辉。

坐上车,乐熙说了声:“刘伯,去新开路。”

刘伯点了下头,缓缓的发动了车子。

乐熙坐在后座上,心满意足的嗅着怀中的玫瑰花,都说女人爱玫瑰,也也免不了俗,特别这束花还是她最喜欢的男子所送。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乐延凯差点毁掉她的人生,却让她收获了爱情,她与尤墨染之间虽然才刚刚步上正轨,但她相信,只要他们再彼此努力一点,就可以改变所有的不可能。

乐熙还沉浸在无边的幸福中,忽然发现车窗外的建筑有些陌生。

她往窗外看了一眼,“刘伯,我要去新开路,这是往城郊去的路吧?”

刘伯坐在前面没有吭声,只是不动声色的加快了车速。

“刘伯。”乐熙觉得不对劲,把头探过去,“刘伯,你走错路了。”

刘伯戴着一顶礼帽,穿着灰色的上衣,此时听见乐熙的话,他才缓缓开口:“熙熙。”

两个字犹如惊雷在乐熙的面前炸响。

“刘伯”转过头,一双深邃的眼睛暗含锐利的光芒,在看到眼前的女孩时,化为一股狂热,“熙熙,好久不见。”

乐熙向后退去,抬手就要拽车门,结果发现车门什么时候被锁上了。

她又惊又怕,不停的用手拍打车窗,希望窗外可以有人发现她。

“没用的,熙熙。”乐延凯发出森冷的笑声:“外面的人是看不见你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乐熙愤怒的瞪向他,“我们乐家已经被你害成这样了,难道你还不肯罢手?不管父亲收养你的目的是什么,他对你有着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就凭这份恩情,你都不能恩将仇报。”

乐延凯道:“我对乐家没兴趣,熙熙,我说过,我做这么多都是为了你,我想站在最高的地方娶到你,既然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但我还有你啊。”

他是逃出了山城去投奔宋派,可是犹如丧家之犬的乐延凯对于宋派显然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他们表面上假装接纳他,其实暗中却派人想将他除掉,乐延凯机警又命大,于千难万阻中逃脱了出来。

山城不容他,宋派也不容他,乐延凯只能偷偷的再潜入山城。

这些日子,他一直潜伏在黑暗中注视着乐熙的一举一动,终于等到了今天这个机会。

他打死了开车的刘伯,然后自己装成刘伯的样子,而沉浸在那束玫瑰花中的乐熙并没有发现。

“乐延凯。”乐熙勉强冷静下来,试图对他好言相劝,“宁派正在四处通缉你,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乐家可以不跟人计较你之前做过的事情,你不要一错再错。”

乐延凯笑了笑:“熙熙,我会离开的,但是我要带着你一起离开,这一辈子,我们都不会分开。”

“乐延凯,你别做梦了,我不会和你走。”

“熙熙,这由不得你。”乐延凯将车拐进一个胡同继续往前开,乐熙试图阻止,但她根本不是乐延凯的对手,只能由着他将车越开越远,渐渐的驶离了市区。

车子拐上一座山路,山路崎岖,一路颠簸不止。

没多久,阴沉沉的天下起大雨,这让本就难走的道路更加的艰难。

走到一处河沟,路被河水淹了,开不过去,乐延凯只能半路弃车,他打开车门将乐熙从车后拽出来,乐熙知道反抗也是无用功,只能被他牵着往山里走。

乐延凯看到她还穿着裙子,于是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盖在乐熙的头上,乐熙本不想接受他的施舍,但是考虑到自己的身体,于是没有拒绝。

倒是乐延凯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很快就被水淋透了。

山路泥泞难走,乐熙一度走不下去,乐延凯索性将她背了起来,直到前面看到一个小小的山崖,崖下面倒是有一块地方是干燥的。

“先躲躲雨。”乐延凯将乐熙放下,还好她的头上披着他的衣服,倒没有淋得太湿,倒是他如同落汤鸡,十分的狼狈。

乐熙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拉扯着身上的湿衣,她还不想和他闹得太僵。

乐延凯这个人,她与他相处了十几年,最了解他的执拗,他曾经被嘲笑字写得不好,于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个月,这一个月里,他几乎是日夜不眠,最后他把自己放出来的时候,一手字铁勾银划,苍劲有力,连当时的书法大师看了都要称赞,只是那时大家都在关心他的字,只有乐熙在心疼他瘦了整整一圈。

乐延凯就是这样的人,只要他想做到的事情,可以不惜一切,过程什么的都不重要,他只看结果。

“等天亮了,我们再走。”夜晚的山路不好走,月光又暗,他不会冒这个险,“你饿不饿,我去找些吃的。”

雨渐渐的小了起来,最后只剩下雨雾,山里笼罩着朦胧的雾气。

乐熙不语,缩在山崖下面。

乐延凯轻叹一声,拿出随身携带的手枪去找吃的了。

而在山城城内,尤墨染正准备结束一天的工作,忽然接到了乐市长的电话。

“墨染,熙熙跟你在一起吗?”乐市长的声音很焦急。

“没有,她下午的时候说去救援会了。”

“救援会那边我也问过了,说她根本没有过去。”乐市长急道:“熙熙现在还没有回来,我很怕她会出事。”

“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派人去找。”

尤墨染放下电话,浓眉拧在一起,脑海里浮现的是乐熙抱着那一大束蓝玫瑰高高兴兴离开的背影。

“于良。”尤墨染大步走出办公室,外面候着的于良急忙现身。

“发动我们所有的势力,天亮之前,一定要找到乐熙。”尤墨染补充:“是所有。”

尤墨染在山城不但是头号富商,在山城的地下组织里,他也是龙头老大,当年叱咤风云的军火头子,他想要蔓延和隐藏自己的实力都是轻而易举。

只要他的一句话,山城所有的地下组织都会为他倾巢出动。

于良从尤墨染的表情就能看出事态的严重性,急忙召集了几个人往下布置。

不久就有人来汇报,在三七胡同的臭水沟里发现了一具尸体,而尸体的主人被证实是乐家的司机刘伯。

三七胡同离尤家的公司很近,也就是说,那人一直在暗中盯着乐熙,在乐熙进入公司后,他杀了刘伯,并且伪装成刘伯的样子。

这个人会是谁,尤墨染几乎已经能够想到了。

乐延凯!

“让人去查乐家的这台车,如果是乐延凯的话,他一定会想办法逃出山城,但是山城现在戒严,所有正规出口都有岗哨,他开着车绝对不敢走大路。”尤墨染按熄了手中的烟:“想要离开山城的山路有四条,你让人分头去找。”

尤墨染也坐上了其中一台车,从四条路中选择了一条乐延凯最可能选的路。

山城今天下过雨,而雨水最容易淹没痕迹,特别是泥泞的山路,根本找不到汽车的痕迹。



乐延凯还没有回来,乐熙往四周看了看,月光虽好,但是没有灯光的山上仍是一片漆黑,不时还有野兽的叫声传来,这个时候,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四处乱跑。

想要逃跑的话,现在不是时候。

身上的湿衣贴着皮肤又湿又潮,特别难受。

乐熙蜷了蜷腿,正准备闭上眼睛冷静的思考一会儿,忽然听见不远处的树丛中传来一阵轻微的声响。

她警惕的睁开眼睛,以为是乐延凯回来了,结果面前的树丛一动不动。

就在她以为只是风的时候,周围忽然响起了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低吠声。

乐熙就算没有真的见过,也多少听过它的传闻,那是……狼!

乐熙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下意识的捡起身边的石块,就在她屏住呼吸的时候,她看到一只双眼冒着绿光的狼从草丛里走了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乐熙的脑子一片空白,这只狼体型巨大,森白的牙齿在月光下泛着冷冷的光。

乐熙吓得一动不敢动,脑子里努力在回忆着遇到狼的时候应该怎么应对,可是……那些方法似乎都没用。

此时此刻,她无比希望乐延凯能够赶快回来。

那只狼已经发现乐熙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看起来并不会产生多大威胁的人,他抬起脖子仰天嗷了一声,那声音犹如黑夜中的恶魔与死神的召唤,乐熙腿一软,可还是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

跑,总好过坐以待毙。

就在她拔腿冲出去的时候,那只狼也扑了上来,事实证明,一只在黑暗中生活久了的猛兽,绝对要快过一个普通人。

乐熙的小腿上一阵剧痛,整个人都向前栽倒。

那只狼竟然硬生生的从她的小腿上撕下了一块皮肉。

乐熙痛得冷汗直冒,神智几乎崩溃,可是残存的理智让她挣扎着要爬起来,但那只恶狼根本不给她挣扎的机会,张开大嘴朝着她的脖子咬去。

砰!

一声枪响打破了黑夜的宁静。

乐熙闭着眼睛,感觉有什么东西重重的砸在她的身上,紧接着便向一边滚落。

“熙熙。”乐延凯大步跑过来,“对不起,大哥来晚了。”

他急忙将她扶起来,焦急的询问:“怎么样了?”

“腿。”乐熙疼得直吸气,伤口的位置火辣辣的疼着,疼痛钻心。

乐延凯这才发现她的腿被狼咬到了,鲜血淋淋。

乐延凯心头大惊,急忙脱下身上仅有的衬衫,用手撕成布条缠在她的腿上。

乐熙一度疼得几乎晕死过去,残存的神志让她咬着牙关,眼泪不受控制的滚落而下。

鲜血很快染红了乐延凯的衬衫,迅速的渗了出来,他大惊失色,一双手甚至慌乱的抖个不停。

乐熙是黄金血,她的血很金贵,如果一直这样流血不止,很可能会失血过多而死,就算是勉强能够获救,失了这么多血,恐怕也活不成。

乐延凯此时悔恨交加,拿起手中的枪就往自己的额头猛敲:“该死,都怪我,都怪我。”

“身后……。”乐熙模糊的视线中,清楚的看到十几双幽绿的眼睛。

刚才那只狼的嚎叫引来了同伴,现在他们被十几头猛兽包围了。

乐延凯听到狼吠,急忙将乐熙护到身后,他的手里只有一把枪,刚才打猎的时候还用掉了两颗子弹,现在枪里只有两发子弹,根本对付不了这么多凶兽。

“熙熙,看到你旁边那个岩缝了吗?你慢慢的往后退,然后躲到石缝里。”乐延凯缓缓挪动脚步,护着乐熙往后退。

乐熙退到岩缝前才发现,这个缝隙是天然形成的,但是非常小,只能容下一个成年人,而在缝隙的四周长满了粗壮的树根。

“快,躲进去。”乐延凯催促。

“那你呢?”

“我手里有枪,别怕,快。”乐延凯推了乐熙一下,乐熙只好钻进了岩缝里。

乐延凯先是冲着头狼开了一枪,枪声的震慑下,狼群被逼得后退了一步。

他趁着这个机会从旁边挪来了一块大石,然后堵住了岩缝的半个入口,然后将身体靠在石头上。

“熙熙,你听我说。”乐延凯喘息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知道吗。”

乐熙望着他挡在外面的背影,一股浓郁的悲伤掠上心头,她咬着唇,似乎忘记了腿上的疼痛。

“熙熙,对不起,是我让你陷入这样的险境,如果你不能脱险,我就算死了也不会安生。”乐延凯闭了闭眼睛,眼中一片湿润:“还记得你小时候从树上掉下来,摔断了腿,我背着你去医院,你趴在我的背上安慰我,大哥,不要哭,熙熙会没事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有大哥,只要大哥在,我什么都不怕。”

乐延凯的眼泪落下来,眼中一片悔恨之色:“你那么信任我,可是我都做了什么?我的偏执到头来却害了你和我。熙熙,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但是你一定要相信,你是我在这个世上最爱的人,我真的只是想和你长相厮守,也许,一开始就是错的,而我竟然也稀里糊涂的一路错到底。”

乐延凯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狼群在短暂的退却之后又猛扑了过来。

乐熙听着外面传来狼群的嘶吼声,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乐延凯手里有枪,如果丢下她,他完全可以逃脱狼群的追捕,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了保护她。

他的背影在她的面前模糊不清,渐渐变成了小时候那个总是护在她的面前替她遮风挡雨的人。

她捂着脸大声哭出来:“大哥,大哥。”

章节目录

沐晚凌慎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八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寻并收藏沐晚凌慎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