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建飞微笑点首。

不管眼前的少年是否在做戏,但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上,他都觉得陈扬这般表态让他很是受用。

而更重要的是,眼前的少年的确是奇才。

这一次,如果不是这个少年力挽狂澜,那么他侯建飞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对手这一次出击乃是看准了,准备给自己致命一击的。

只不过,对手终究是漏算了一个人,那就是……眼前的这个少年。

侯建飞觉得,不管自己和陈扬是否利益结合,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彼此都有利用价值。

这世间所有能够长久的友谊与感情,都脱离不了两个字,价值!

当然,父母对子女,子女对父母的感情则是不受价值所控制。

比朋友,夫妻之间更牢靠的一种关系,就是价值利用。

你对我有价值,我对你有价值,那么,两个人就能包容很多对方的不是。

眼下,侯建飞和陈扬就是这种情况。

侯建飞又说道:“卢娜一直对你不怀好意,我看到在里面的一些情况,你是可以让她自然被杀死的。为什么没这么做?”

陈扬马上说道:“卢娜是苦大师的弟子,是光明议会的重要存在。眼下,她是在您的地盘上,又是您派她进去的。她如果死了,光明议会趁机发难,那对您来说,乃是灭顶之灾。所以,我断然不能让她死!只要您在,她就不敢对我怎么样。所以,我没理由让她死!”

这套屁话是他后来才想的。

实际上,在当时他还没想这么多。

当时他忌惮的是学院之后一定会启动宙力调查。

后来他细一想,也醒悟到,卢娜若是死了,侯建飞会很被动。

所以此刻侯建飞问了起来,陈扬怎都是要给自己表表功的。

侯建飞听后果然大为震动,他欣慰的说道:“小寒,你的考虑很是缜密。卢娜若是出了问题,为师现在肯定是没办法了。”

陈扬说道:“那么师父,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事情有没有查清楚?”

侯建飞说道:“基本上已经查清楚了,尼生平夫妇不过是做了中间人。商朋提供了一些便利,但他做的很隐秘。明面上我也找不到证据……真正对我下手的人是我们侯家的一个世仇敌人。”

陈扬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一开始出问题的时候,我就是怀疑尼生平夫妇。但后来细想,尼生平他们没有这个本事。”

侯建飞道:“商朋和尼生平都没有这个本事。我的这个敌人来自黑暗教廷,同时也是我们学院的客卿长老。他的本事很不错,地位也高,还发表了许多的文章。在学术界里,也是博学大儒。如果这次,为师出了问题。那么副院长的位置很大的可能就是他的。”

陈扬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侯建飞说道:“你也许还读过他的书,宙力缠论就是他写的。”

陈扬脱口而出,道:“至圣先师!”

侯建飞点头,说道:“不错!”

他接着说道:“这件事,寞至圣的手法非常隐蔽。但我知道,就是他在动手。想凭这件事指正寞至圣是不大可能,寞至圣留下了一个替死鬼。我现在正打算将事情梳理一遍之后,再开始对外公布。同时,我会引咎辞职!”

“什么?”陈扬吃了一惊,道:“辞职?为什么还是要辞职?”

实际上,陈扬心里那能不明白侯建飞的这些个套路。

他这是故意装作不懂。

果然,侯建飞一笑,道:“这是我的一个态度,我已经联络了侯家的朋友们。还有苦大师我也联系了……”

陈扬说道:“这件事里有黑暗教廷插手,说明黑暗教廷也想染指学院。如果您向苦大师伸出想要结交的意味,苦大师肯定是很愿意的。”

侯建飞说道:“聪明!”他顿了顿,道:“没错,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引起舆论的同情。我先对自己处罚,之后的,就看舆论和各方运转的效果了。”

陈扬说道:“不管师父您的结果是什么,我都会一直跟随您的脚步!”他先对侯建飞进行表忠。

三层楼的毕业大考进行了重考。

至于之前考过了的学生,则认定为大考通过。

如亚文,她便算是成功毕业了。

这次的大考就是与去年的一模一样了。学院眼下可是不敢再搞什么新花样了。

陈扬并没有去参加大考,他当然是直接被认定为通过了。

苦紫瑜和花解语也被认定为通过。

陈扬一行人顺利进入四层楼中。

宗勤在之后的补考中也顺利晋级。

时间过的很快。

大考事件被侯建飞逐步朝外披露,有条有理的披露,并且带着无尽的沉痛与反思。乃至于引咎辞职……

大考事件的背后策划者……也就是替死鬼叫做朔望月。朔望月是原始学院的客卿长老……同时,他也是来自黑暗教廷。

在这件事发生后,朔望月便被黑暗教廷直接处死了。

侯建飞想要继续朝下查却是不可能了。

舆论漫天飞舞,这个舆论并不是只在原始城的内网和外网。而是在整个永恒星域里传播……

永恒族外的人对这件事大多是幸灾乐祸。

舆论点主要是在永恒族内。

起初,还有人同情侯建飞。认为侯建飞院长在这件事里并无过错,他是被人算计了。换做谁上去又能比侯建飞院长处理得更好呢?老人家一辈子为了学院鞠躬尽瘁,若是因为这件事就被逼退位,是不是太过残忍了呢?

另一种舆论则是侯建飞本人就是嚣张跋扈的,之前学院里叫做尼一墨的学生很可能是被他徒弟宗寒杀的。后来尼一墨的父母想要为其讨个公道,结果就被侯建飞公报私仇,直接给开除了。所以,这个事情是有起因的。为什么别人会针对侯建飞来设局呢?就是因为侯建飞做人有问题啊!

两种声音在网络上吵得此起彼伏。

接着,无数侯建飞以及侯家的黑料被挖了出来。

章节目录

陈扬苏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我自对天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自对天笑并收藏陈扬苏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