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是你?”

  程生眉头一挑,眼见这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朝着自己跑来,那年轻人虎背熊腰,看起来颇为壮实,双眼中锋芒直射,穿着一身粗布衣服,却是灰头土脸的样子,正是那葬爱宁少张宁。

  “张宁,你小子怎么才来啊?”

  “就是啊,若是再晚点,村长只怕就要离开了。”

  村民们对着那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张宁说道,他们也知道程生不会在白水村久呆,怕是要去处理大事情了,毕竟这么一个仙风道骨的大佬,又怎么会一直呆在这里。

  “是,是我,村长,我,我在我爸,不,我在张河榭的房子里找到了一封信,好像有些年头了,我也看不懂上面的文字,似乎是古代的文字,所以才来喊您,您看会不会?”

  张宁咬了咬牙,这家伙自从和张河榭划清界限之后就一直在家里闭门不出,好在那些村民对他也没有成见,毕竟他和张河榭不是一路人啊。

  “一封信?”

  程生也是微微颔首,心中思考了起来,这老古怪和张河榭都是昆仑界天央宫的弃徒,这会却是如同人间蒸发似的,连自己的玄火万象眼都无法锁定。

  这会张宁又说在张河榭的房间里发现了密信,说不定可以找到张河榭的下落啊。

  对于老古怪那一次的阴招,程生到现在都没有介怀啊,那一次可算是吃了天大的亏,这口气如何能够咽下啊。

  “走,带我过去。”

  程生眼神一变,直觉告诉自己或许有大发现。

  “好。”

  张宁点了点头,把程生和水慕晴两人带到了村子的最中间一栋房子,这是一栋看起来其貌不扬的木屋,不过比一般的村民房子豪华了一点,一共有两层。

  这就是张河榭独自居住的地方,而张宁则是居住在村里西头的位置。

  “这就是张河榭家里么?”

  程生推开了门,迎面就是一股好似发霉的味道,这屋子里乱七八糟的,竟然是散落了一地的棉花。

  自从张河榭判出白水村之后,这房子里值钱的东西也是被村民们收了个七七七八八,这些棉花是在搬运过程中从大衣上弄下来的。

  “村,村长您看,就是这个了。”

  张宁长出了一口气,左脸上却是有一道淡淡的淤青,虽然这淤青已经差不多消了。

  程生也没放在心上,毕竟张宁是庄稼地人么,磕磕碰碰难免受伤。

  “嘶,这是?”

  看着张宁从床底下摸索出一封金黄色的纸张,程生的心中也是大惊失色。

  只见这一张纸不过是一般的A4纸大小,但是却是呈现着金光色,但是因为年代过久,这金黄色的表皮已经有些发霉了,上面还有各种残留的菌类。

  可就是这么一张看起来不怎么样的信纸,竟然是蕴含着苍茫的仙力气息。

  这气息和程生见过的任何修真者都不一样,仿佛是来自上古一般。

  只怕这信来头不小!

  “你出去吧,我研究一下。”

  程生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压住了心头的骇然,张宁拱拱手也是离去,只是离开的时候眼角却是微微撇了程生一眼,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是,蝌蚪文,嘶,竟然是和京都大学发现的石碑一样的字体,难道也是三劫圣君的?”

  程生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地将那信纸打开,这信纸已经过了很久,稍有不慎就会灰飞烟灭啊。

  只怕是个大人物所留下的,只见那信纸上写的东西不多,好似蝌蚪一般盘旋,正是几万年前的蝌蚪文啊。

  “什么鬼啊,程生,这信怎么和鬼画符似的,看都看不懂。”

  一旁的水慕晴撇了撇嘴,她是对这一窍不通啊。

  “嘿嘿,这可不是鬼画符啊,是上古时期的文字,长得像蝌蚪一般。”

  程生嘿嘿一笑,旁人不认识这蝌蚪文,自己可是有文曲星的红包啊,上一次使用完全融会贯通了这种上古文字,解读不在话下。

  “切,说的好像你会一样。”

  水慕晴白了程生一眼,这家伙又在吹牛。

  虽然水慕晴觉得程生很是神奇,但这毕竟是上古的文字啊,他程生又怎么能认识呢。

  谁知,程生是玩味一笑,上下打量了一下水慕晴的娇躯,最后停在了水慕晴那娇艳的红唇之上,接着发出了嘎嘎坏笑,不知道又是想到什么花样了。

  “去去去,想什么呢。”

  水慕晴也是心领神会,立马就涨红了脸,发出阵阵娇嗔。

  “哈哈,又不是没有过,咱说好啊,若是我解读出了这个文字,你可要奖励我,奖励嘛,你懂的。”

  程生挤了挤眼睛,给了一个你懂的眼神,让水慕晴非常无语。

  “行了,快点说吧,看你能胡诌些什么玩意。”

  水慕晴表示完全不相信,若是论打架程生当然是厉害,可是这种文字考古专家怕是都没见过啊。

  “那你就听好吧。”

  然而,程生只是摇了摇头,接着清了清嗓子,竟然是对着那信件开始翻译了起来,这神情庄重自然,吐字也是清晰有力,怎么看都不像是装出来的。

  “这是白水村先祖留下来的,没想到白水村的先祖竟然是早就选中了这个地方啊建立村子啊,他预见了白水村附近会有异宝出世,出世的地点,呵呵,就是那里。”

  程生微微一笑,伸出一根指头指了指白水村西北方向。

  黑石山脉!

  根据这先祖密信所言,似乎白水村的先祖是个修真大能,若是后人有修真者的存在自可去黑石山脉等待异宝出世,若是没有修真者就找个地方躲起来。

  可惜,这白水村的先祖没有想到,经过这么久的时间,他那一套文字早就不通用了,于是这密信被张河榭一直藏在了床底下,却是没有人得知。

  “真的假的啊?”

  看着程生那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水慕晴也是心中直犯嘀咕,不过这货也不像是吹牛啊。

  “当然是真的啊,我说水妖精啊,你还是准备挑个好日子服侍本大爷吧。”

  “你妹啊,程生。”

  瞬间,水慕晴就和程生扭打在了一块,算是给紧张的白水村之行有了一个缓和吧。

  一番玩闹,程生最终站在了窗前,望着那西方向的黑石山脉,心中只觉得热血沸腾。

  自己猜测的不错,黑石山脉这一次不仅是有起死回生的灵药出现,还有另外的异宝,只怕绝对不是一件。

  有了这先祖密信,程生那乱七八糟的头绪总算是捋了回来,不至于像是没头苍蝇。

  

章节目录

发个红包去天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发呆到天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呆到天亮并收藏发个红包去天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