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事情就是这个样子,老夫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希望程大老板可以早日查明真相啊,这几日我们白水村的村民也是吃不好睡不好的,还以为遇见了什么鬼怪之事。”

  张村长摇了摇头,也是一脸的无奈,出了这种事情,众多村民的心中也不好受啊。

  “这样啊,张村长,你确定现场没有什么发现?”

  程生思索了片刻,忽然转过头来对着那张村长说道。

  “是啊,现场除了他们施工用的器械,再无其他的痕迹啊,老板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带你去现场看看。”

  张村长面无表情,看似稳如泰山,然而心中却是慌得一批。

  “是么?”

  程生只是笑笑,就这么微眯着眼睛看着那张村长,看的对方是心里发毛。

  气氛变得诡异了起来,那张村长虽然看似没有什么异象,但是后背却是冷汗阵阵啊。

  水慕晴则是瞪着一双美目,心中猜到了程生的一二想法。

  好半晌过去了,程生这才哈哈一笑。

  “行吧,那就请村长帮我们安排一下住处吧,我们会好好调查这件事情的。”

  “哎哎,好的,没问题,我们白水村虽然穷,就是房子多啊。”

  一瞬间,张村长仿佛是将心中悬着的巨石丢了下来,陪着笑脸连忙说道。

  因为白水村附近的木头很多,有相当多的村民都多建了很多房子。

  十分钟后,程生和水慕晴也是被安排在了其中的一间木屋内。

  木屋内依旧非常简朴,连个电视都没有,只有一张破旧的床和吃饭时候的桌子。

  安排好了这些,那张村长就继续下地干活去了,表示饭点的时候再来知会程生两人。

  “呵呵,这个张村长的问题似乎很大啊。”

  木屋内,程生和水慕晴单独呆在一起,旁边再无其他人,并且程生又是布置下了一层仙力屏障,在这屏障之下除非是达到了大罗金仙掌控法则的高手,不然是听不到他们说话内容的。

  “是啊,这个村长给我的感觉就是怪怪的,尤其是他的笑容,很不自然,像是一种编写好的程序一般,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很怪就是了。”

  水慕晴摇了摇头脑袋,虽然她不如程生的感知力强,但也是有所发现。

  “笑容不自然么,这我倒是没注意。”

  程生也是一挑眉毛,自己是根据他心通发现的,他心通竟然又一次的失效了,这张河榭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村民啊,怎么会失效。

  这是程生想不通的地方,还有就是那张村长太殷勤了。

  殷勤的过了度,就是有点假了,只怕开采队失踪和他这个村长有着不少关系。

  只是,程生现在一时半会还搞不清楚,一切都如同迷一般,也不能说这村长是敌人,是敌是友还不好说。

  无形之中,程生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圈套之中,幕后主使是谁自己也不知道,这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非常不好。

  “算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啊,那个得了失心疯的李大叔,希望他说的话只是一时的疯话,如果是真的话,白水村……”

  程生背负着双手站在了窗户旁边自顾自地说着,这声音没敢让水慕晴听见,如果这是真的话,那白水村就太可怕了。

  白水村,处处都是谜团啊。

  很快,就到了饭点,张村长也是派人去请了程生两人。

  在白水村吃饭不同于京城,这边常住人口可能也就是二十几户甚至还不到吧,一般家里人平常都是去务农,剩下一些小孩子在村头玩。

  和一般的村子不太一样,白水村的壮劳力都选择留在了白水村而不是去城里打工,这和白水村的生活节奏有关系,生活节奏非常的慢。

  生活在这样一个村子里,身心都是非常愉悦,人和人之间没有攀比心,大家都差不多。

  “哈哈,老板,我们村里没有什么好菜,这是今天刚杀的一头猪,冬瓜炖排骨你尝尝吧。”

  张村长笑呵呵地说道,就这么盛了一碗端到程生的面前。

  因为杀了一头猪的关系,村里面很多人都是一起蹲在了外面吃饭,大家其乐融融。

  “哈,多谢了。”

  程生笑了笑,这白水村的民风倒是淳朴很多啊,张村长做了猪肉,全村的人都可以来吃,或许猪肉在他们这里算是集体共有的吧。

  反正内里的情况程生也不太了解,反正这情景就是一群人在外面支着桌凳,一边吃饭一边瞎扯着,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啊。

  “老板,要不要去那开采队施工的地方看看,我让我儿子张宁带你们去。”

  张村长搓着手,脸上满是谄媚,一边说还一边喊着张宁的名字。

  “你儿子张宁?”

  程生眉头一挑,原以为这张宁大概有四五十岁了,谁知过来之后才发现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比自己大不了几岁。

  和其他村民不同,这张宁非常时尚,一头紫色的长发还用烫夹板弄得直挺挺的,再加上摩丝怕是一阵风都吹不倒啊,而且穿着也是牛哔,上身是红色的半截袖子衣服,下身则是麻布裤子。

  这时尚感看着程生都无语了,偏偏这张宁还抹了眼影以及粉底,总之,这家伙是五颜六色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杀马特啊。

  “兄,兄弟,你不会是葬爱家族的吧?”

  程生嘴角抽搐着,这么拉风的品味,非主流般的意识形态,绝壁是几年前最火的葬爱家族啊。

  “呦呵,你竟然认识我啊,没错,我就是葬爱家族的四长老,人们都称我葬爱宁少。”

  那张宁哈哈一笑,竟然是在这大土坑地上就来了一套葬爱家族式舞蹈,一头杀马特紫色长发甩了起来,双脚扑腾起来飞扬的尘土,让人吃了一嘴灰。

  一时之间,程生算是无语了,这是什么极品啊。

  “嘿嘿,老,老板,我儿子不错吧,咳咳,他是我领养的孩子,我老头一生没娶妻,你别看这小子舞跳的好,一身艺术细菌,他种地更是一把好手啊,我们村上次大比,他可是荣获超凡小农民的称号啊。

  “没错,本少还有一个外号,超凡小农民。”

  葬爱宁少张宁甩了甩拉风的头发,舔了舔嘴唇自恋说道。

  

章节目录

发个红包去天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发呆到天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呆到天亮并收藏发个红包去天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