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次奥,还敢还口了,狗日的你出来,给鼠爷爷滚出来,鼠爷爷要打爆你的狗头,哦,不好意思,侮辱狗了,罪过罪过,妈的,要是让哮天犬那二哈知道我黑他,回去还不得跟我拼命啊。”

  虚日鼠翻了翻眼皮,直接就给怼了回去。

  这一怼,对面是直接半天没说话,好半天才出来一个白胡子老头,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恭敬地把众人迎了进去。

  “诸,诸位,请大家随我来。”

  这老头就是叶家的管家了,看他这嘴角抽搐的样子,是彻底怕了程生和虚日鼠了,甚至连看都不敢看。

  “这还差不多。”

  虚日鼠大摇大摆地跟在了后面,给程生两人开路。

  夏冰薇也是无语了,这俩人真是服了啊,还是头一回有人在叶家门口喷人的。

  终于,叶家管家将程生三人带到了别墅主厅,这主厅是完完全全的中式建筑,以榫接等结构为主,凸显了华夏文明的源远流长。

  大厅内摆着关二爷和财神正对门口,两边分列着四把上好的金丝楠木桌椅,当真是奢华至极,桌子上也是由特技茶师捧来了香茗。

  好一个叶家,不愧是京城第一世家,单看这主厅格调就能看出。

  简约而不简陋,奢华而不奢侈,看似平凡中无一不是考究,到底是京城大佬。

  “哈哈哈哈,这位就是夏家的公主夏冰薇了吧,没想到已经是出落到这般地步了,只怕是京城的大少都为你倾倒了吧。这两位脾气也很大啊,应该不是夏家人吧,夏家也是知书达理之辈,怎么会出你们两个家伙。”

  就在程生几人打量着四周的时候,忽然一阵大笑声响起,转而一名穿着紫色唐装的中年男子带着一名年轻人缓缓走来。

  那中年男子虎背熊腰,一双眼神中满是锐利,但是这眼神就能看出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他大约四十来岁,留着两撇大胡子,肤色黝黑,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单是站在哪里就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在下是叶家家主叶好龙,这是犬子叶添龙,呵呵,夏冰薇我是知道,这两位粗鄙之人又是谁?”

  那叶家家主威严的眼神扫视着全场,尤其对程生和虚日鼠满是不屑,在他看来这俩就是个泥腿子。

  “冰薇好,我是叶添龙,有空我们可以多走动走动啊,似冰薇这种国色天香,闭月羞花之美人,若是不出去走走,那可真是太可惜了,不能让京城众人欣赏到你那美貌。”

  叶好龙旁边则是一个二十三四的年轻人,这年轻人油头粉面,个头很高,声音很是迷人,颇有那种青受音的范,再加上这可以的咬文嚼字,估计能收获不少迷妹。

  看着那叶添龙一副惊呆的样子,恨不得现在就坐在夏冰薇旁边去,程生也是冷笑一声。

  两个煞笔自以为感觉良好,在生哥面前装优雅啊,行啊,老子今儿个就是俗人怎么地。

  下一刻,在众人的注视下,程生直接站了起来,径直走到夏冰薇的旁边,然后把这冰山校花拉了起来,自己坐在凳子上,又是环住夏冰薇的腰肢,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这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

  “你,你?”

  叶添龙一脸的懵比,自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天仙一般的夏冰薇会坐在程生腿上。

  “看什么看,没错,你俩说得都多,咱就是个粗人怎么地吧,咱就是喜欢喷人你咬我啊,对不起,我错了,生哥只让妹子咬,总之,老子能抱着夏冰薇美女你能么,瞧你俩那煞煞笔笔的样子,还文绉绉的,怎么着,你俩山顶洞人还是元谋人啊,不会说话啊?”

  “你,我从未见过如此粗鄙之人。”

  叶添龙气得是鼻子都快歪掉了,此刻那广受少女喜爱的青受音也捏不住嗓子了,颤颤巍巍的指着程生,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这么一个美女怎么就被这个臭吊死泡到了啊。

  那叶添龙的老爹叶家家主叶好龙也是嘴角抽搐着,这特么哪来的极品啊,真是服了。

  “老子就是能泡校花,你叶添龙瞧不起我没素质,有本事你也泡啊,还真不巧啊,老子不仅能抱着校花,老子还敢亲呢。”

  程生又咧嘴一笑,干脆朝着夏冰薇作势亲去,这无疑是雪上加霜啊,对于叶添龙又是一下暴击。

  “够了,这是叶家,不是给你秀恩爱的,再秀恩爱打死。”

  气急的叶添龙也是一拍桌子,那优雅的形象全无。

  “成,这不就完了么,总算说句人话了,咬文嚼字的听着老子真是难受的一比,行吧,你们叶家说正事吧,生哥很忙,哦对了,夏家事情我做主,我是代表。”

  程生耸拉着眼皮,早这样说话不就完了,父子俩一个比一个酸,穷酸秀才一点没错。

  “哼,罢了,老夫不和你计较,既然你是代表,我直说了吧,我们叶家准备重新出世了,听说你们夏家搞了一个慕生集团,行,我要你们慕生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然后我叶家保你们在京城畅通无阻。”

  叶家家主叶好龙坐在凳子上,缓缓地说出这些话来,简直淡定的不像话,一边说还一边端着茶壶喝了口茶,脸上满是那狂傲之色啊。

  张口就要慕生集团百分之五十股份,不给钱不说吧,还牛哔哄哄说这是保护费。

  “没错,以前是叶家不在,现在叶家回来了,你们自己好好思量着点。”

  叶添龙也是皱着眉头说道,本来他还想对夏家提亲的,他一看见夏冰薇就惊为天人,奈何看见程生抱着夏冰薇心中就是一阵恶心,这么一朵鲜花怎么就插在牛粪上,只好作罢了。

  叶家父子俩简直是个顶个的猖狂,四个大鼻孔朝天,昂着脖子宛如智障,真是一副天老二,他们老大的样子啊,优越感简直爆棚了。

  这种人,说好听点叫装比,其实就是特么的欠打。

  就在这叶家父子俩摆了个目中无人造型,等待着程生跪地求饶的时候,程生那边却是没影了。

  “你们什么意思啊,难道没听见我说话,好歹尊重一下我。”

  叶好龙也是无奈,特么的自己这京城第一世家的家主也太憋屈了吧?

  “呵呵。”

  程生和虚日鼠对视一笑,心道这叶家父子俩莫不是傻子吧?

  

章节目录

发个红包去天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发呆到天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呆到天亮并收藏发个红包去天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