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印堂发绿,大喜事?”

  黄松康的嘴角抽搐着,这是百思不得其解啊,不过这大喜事用词可以,就喜欢有好事。

  可就在黄松康转过头去准备来几句老先生神算的时候,却是勃然大怒。

  “我次奥你大爷的,怎么是你这个小王八蛋?”

  有道是冤家路窄,黄松康瞪大了眼睛,这个小王八蛋不就是之前在外面踹自己的那个学生么,他怎么在这里,还特么冒充算命先生。

  “你特么了个,呃,呸呸,这位同学,你是那个学院的?”

  黄松康是气得鼻子都快歪了,之前被踹了一脚到现在都疼,可到底是在林夏梦面前啊,这特么爆粗口不适合啊。

  无奈之下黄松康就好像是想放屁又不敢放的样子,硬生生的的把这个屁憋回去了。

  这样一来,他这大脸盘子是越发的绿了。

  “黄副校长,这是我以前在皖安省的学生,他现在在京城工作,正好到京都大学办事而已。”

  林夏梦淡淡地声音响起,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啊,哎呦,原来是林老师的学生啊,嘿嘿,那行那行。”

  一瞬间,黄松康就好似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既然这样自己也没法对这小子动手了。

  一想到林夏梦的完美身材,黄松康就是激动的牙痒痒,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特么的,小王八蛋今天就放你一马。”

  黄松康在心中暗道,等自己把林夏梦搞到手再说。

  “哈哈,大家都是自己人啊,自己人,小张小郑你们说是不是啊,哈哈哈。”

  黄松康哈哈一笑,笑得那叫一个假。

  “是,是。”

  旁边的张老师和郑老师也是无奈的敷衍一下,同时为林夏梦揪了一把心,正准备找机会告诉林夏梦不要搭理黄松康这老色鬼呢。

  “煞笔,你特么印堂都绿了还在做梦,真是个纯煞笔。”

  可就在这其乐融融的时候,程生一点不给面子直接骂了出口。

  “什么,你,你特么说谁煞笔?”

  黄松康怒了,这特么是彻底地怒了。

  老子还没计较你这个小王八蛋的事情,你倒好反过来骂老子。’

  “不就是你,又老又丑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回家照照镜子吧,还有,你都绿的发亮了,煞笔,还不回家。”

  程生是看都不看黄松康一眼啊,就这么嘟囔着。

  “我次奥你麻痹。”

  这下子黄松康是忍不住了,被人指着鼻子骂谁能忍啊,自己好歹是学校副校长啊。

  “小李,给我找几个人过来,不,直接打电话让保卫科过来,我怀疑这小子是可疑分子专门破坏学校治安的,把这小子抓了直接送派出所。”

  阴冷的声音响起,黄松康不愧是老手了,看来平常没少干这栽赃陷害的事情啊,那叫一个流利。

  “嘶,糟了,林,林老师你快给黄校长道个歉啊。”

  “是啊,哎呀,年轻人你闯大祸了啊。”

  对于程生的反应林夏梦是没有半点的诧异,就算程生不骂自己也会骂的,这个黄松康太不要脸了。

  但是旁边的张老师和郑老师倒是急的要死,这林老师和她们关系也不错,这一次是捅了一个大篓子。

  谁不知道黄松康的手段啊,林夏梦小男友得罪了黄副校长,以后还不得给林夏梦穿小鞋啊。

  胳膊拧不过大腿啊。

  “是。”旁边的手下当即就去学校保卫科喊人了。

  程生则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甚至还伸了个懒腰。

  “马勒戈壁,一会老子的人来了看你怎么哭。”黄松康不由得心中怒骂。

  “蹬蹬蹬蹬。”

  没多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给响起了起来,只见四五个大汉穿着保安制服站在了黄松康的身前,个个都是五大三粗一米**,尤其那露出的胳膊既然都特么的赶上一般人大腿了。

  可怕的肌肉,可怕的打手,这特么都是高手啊。

  “哼,小子,你特么运气不好遇见了老子,这些保安都是老子千挑万选的,今天不把你打到送医院,你特么是别想跑。”

  黄松康冷笑着说道,之所以招这些高手就是为了应付突发情况啊,这些人都是散打或者健身教练,每个月给他们发的钱不少呢。

  就是因为此,黄松康才能横行无阻,有找死的直接喊保卫科的上去打啊。

  一时之间,黄松康是得意的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这么多人群殴一个手无寸铁的学生,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啊,谁让他得罪了自己。

  那些保安是一步一步紧逼了上去,犹如黑压压的乌云。

  但诡异的是无论是程生还是林夏梦谁都没把这当一回事,这让场上的任何人都是一脸懵比,这特么什么情况?

  为何不害怕?

  尤其是黄松康啊,麻痹自己这不是白装比了么,你丫好歹给点反应啊。

  “唉,说了你印堂发绿发绿,你特么还在这里和我纠缠,煞笔就是煞笔啊。”

  程生咧嘴一笑,随即猛然释放出一股强大的仙力气流,登时就把面前的这几个保安给震的连连后退,甚至于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这,这?”

  几个保安是面面相觑,黄松康更是一脸愕然。

  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啊。

  “一群废物,我让你们弄死这小子,你们在干嘛啊?”

  “叮叮叮。”

  就在黄松康暴怒的时候,忽然一道电话声响起。

  “喂,啊?老婆啊,嘿嘿,没什么,我在学校呢。”

  黄松康一看来电显示是自己老婆,登时就换了一个笑脸。

  “啧啧,总算来了么?”

  程生露出一道意味深长的笑容,你黄松康头顶都发绿了啊,幸亏自己之前看了龙叟的观星之术,顺便偷学了一点点。

  只可惜程生没有龙叟的星辰仙力属性啊,只是能看个面相而已,这也得益于程生几个月前在上古秘境得到的混元道果啊,这玩意可是元始天尊的,有了它学习能力会大大增强。

  这不,程生就偷学了一手么。

  “哦,要钱啊,行行行,给你,挂了啊。”

  黄松康是中年丧偶,娶了一个二十来岁的美娇娘,只可惜这老色鬼是贼心不死啊,对于这年轻老婆的要求也是各种满足。

  然而下一刻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黄松康这边没有挂断而且不小心按错了按键,似乎是按成免提了。

  而黄松康老婆那边也是忘记挂断了,于是乎黄松康他老婆那边的声音通过免提功放让全场人都听见了。

  “嗯哼,宝贝,要到那老不死的钱了么?”

  “要到了啊,哈哈,这老煞笔还不知道我给他戴绿帽呢。”

  “嘿嘿,那我们继续。”

  听筒内发出一男一女的声音,女的当然是黄松康那年轻老婆,随即又是阵阵不可描述的声音。

  瞬间,场上的所有人都露出古怪的神色,几名女老师还涨红了脸。

  这特么太劲爆了啊,我的天啊,还有意外收获。

  绿了,绿了,真特么绿了啊!

  

章节目录

发个红包去天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发呆到天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呆到天亮并收藏发个红包去天庭最新章节